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小说------我家的打工族
ZX68在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5
发帖: 35633
财富: 727613 鼎币
威望: 409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1 点
在线时间: 1208(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7-09-23
楼主 发表于: 09-08  

小说------我家的打工族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7-09-17)
小说 ln_EL?V  
我家的打工族 P7^TRrMF  
2017年07月14日10:13 来源:中国作家网 段松龄 /-cX(z 7  
小妹 9=sMKc%!-  
正月初五,我家小妹打电话要我开车去接。她说,先到长治住一晚,明天跟着一个私人剧团外出演出。我诧异这年还没过完就要出门打工呀,她电话中嗯嗯几声。我又问都谁去,她连声说,都去都去。 WHh2fN'A5  
我兄妹六个,送了两个,现在有弟弟和两个妹妹,算上父母共七口。怎么是七口呢?一会说。 (,Zz&3 AV  
松梅在家排行是最小的,嫁到长治县一个村庄。现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大的男孩18岁,小的女儿才8岁。平时以种田为生,遇到周边有婚丧嫁娶之事,妹妹和妹夫会临时组织一个八音会小团队,给人家办事挣个零花钱。前几年,红白事大操大办,往往忙的两口子脚不粘地,收入尚可。这几年红白事大操大办少了,收入大减,时时两人大眼瞪小眼。你想那转型发展的那么容易的么?去年,小妹夫去当地一家煤矿上班,经验少运气背,井下伤了脚,几乎休息多半年。 a|^-z|.  
正月初五的长治,大雾弥漫。长治到长治县她的家也就20多公里,下午五点出发,路上蜗牛一般走了多半个小时才到。 0L 4]z'5  
尽管还是过年期间,但正月初五的农村,仍掩盖不住一丝的荒凉。水泥铺就的乡村小道没有车辆行驶,整个村庄被大雾所覆盖,隐隐的有几家昏暗的灯光显示着这个村庄还有人居住。 R&d_ WB4w  
我到她家时,他们已经准备好出发的行装。小妹见我进门,也顾不上倒茶让座。外甥不在,说是去网吧玩了。外甥女娅娅还不知道出门干啥,见到我,连喊几声舅舅,天真烂漫呵呵呵哈哈哈蹦跳玩耍。我抽空看看院里。咦,这大黑狗哪去了?问小妹,小妹说,本想卖了它,又舍不得,养亲了,暂寄养给邻居了。 i(TDJ@}  
我不知道这黑狗是什么品种。初见确实吓人,全身漆黑毛发,硕大如藏獒,看人时,两眼炯炯有神,有一丝凶光在闪烁。我微笑着试着取食物和它接近,竟也得到允许。以后每当去了小妹家,车停下,人未出来,这黑狗先跑出来,在我的身边摆头摇尾,甚是亲近。 >H]|A<9u(  
小妹先将一个很大的旅行包放置后备箱,好像搬家一般。又拿着五六个手提包包之类先招呼我妹夫和外甥女上了我车,锁了自家铁大门,返身上车,“砰”一声关上车门说,哥好了,走。 blQzVp-  
车辆慢慢启动离开。临走时,我扭头撇一眼她住的家。一栋二层楼房,算上院落,面积可达到300多平米,黑漆大门高而阔,雄赳赳气昂昂的,有一种霸气。 2v; 7ohK  
小妹家的这栋楼房盖成已经多年,只是格局不怎么合理。去年,妹妹花大价钱重新做了装修和改装。走廊加了隔扇,增加室内保温系数。新增取暖锅炉,又能做饭又能取暖。这小锅炉真的好,大口径,什么煤了炭了柴火了之类,来者不拒。掀开那火盖子,但见熊熊火焰映照,甚是兴奋。坐上锅就要赶紧放油,放入蔬菜,那嗤啦嗤啦的声音特别响亮。别说吃,就是听见这声音,那肚中不饿也要咕咕叫了。厨房还加装洗澡用的太阳能,年前还新添了大容量冰箱和全自动洗衣机。这血本下的,哪里有出门打工的迹象?问之装修价钱,小妹伸出五个指头晃晃道:“花了好几万呢。”又笑道:“这不,连老本都没了,过年衣服都没舍得买。” Y_TL4  
这种居住条件和环境是我们城里蜗居的人所羡慕的,只是人去楼空。虽然设施不会说话,我想那黑狗一定会每天来看看。看看主人是不是回来了,或者会蹲坐在村口的山岗上,眼巴巴的看着远方的路会出现主人的身影也有可能。 IDVY2`sM  
因为初五有女儿不回娘家住之说,小妹只好在她姐松涛家里将就一晚。 #h|,GvmF<b  
次日初六,长治下了一场雨夹雪,路滑难行。 -n$rKEC4  
小妹本来要到西客运集中的,我问了目的地,在手机上查了查,说,也不远,不如直接送你们一步到位算了。 Z!BQtICs  
路滑慢行,中午时分到了他们要去的这个村庄。舞台上有人在忙着布置场子,村委院的大锅还没支起来,有几个人缩头缩脑在院里比划这什么。 r5$?4t  
车内暖气融融,外面冷风飕飕。放下小妹一家,我独自返回。平常喜欢听的音乐我也没心情去听,就这样沉默的开着车。心里难受,泪水不知不觉模糊着我的双眼。 QK/+*hr;  
大妹松涛 APOU&Wd  
松涛是我的大妹妹,排行老四。住在地方离我家不远。这是妹夫所在单位分配给他们的临时居住地,说临时,其实也有好多年了。开门就是大院,大院里是一个水泥作业场地。没生产任务的时候倒也安静,忙的时候,那大院里机器轰鸣,人声吵杂,灰尘弥漫,大车小辆进出不断。生产的水泥罐子满院堆放,有许多时候,那大水泥罐子常常堵了门。想进家门,还要七弯八拐才能进去。 ($ 1<Dj:  
比起小妹来,大妹居住的条件真没法说。面积只有不到40平米,里外两间,里间放置一张大床,算作妹妹妹夫主卧。主卧还放置许多杂乱的家具和常用品,满满当当,走路不小心,常常会被脚下的东西所绊住。外间的摆设也极为简陋,放了一大一小两张床。一个老式的电视机是家里最值钱的家用电器。家里没有电脑,没有冰箱还好说,冬天还没有暖气就惨了。寒冬腊月时节,一个小煤球火根本不能满足取暖要求。很冷的时候,一家人就挤在外间的两张床上。一家四口都不宽敞,所以再增加小妹一家四口,拥挤之尴尬是可以想象的。 M#gGD-  
当我们穿背心在暖融融的屋里看电视,我们没法想象妹妹一家是怎么度过那漫长的冬天的。 pDnFT2  
尽管设施简陋,但妹妹家里的客人是最多的。说客人其实就是自家人。从外地回老家途中了,从老家来长治办事了,都会吃住在她家。老五兄弟把大妹家冠以段家客栈的美名实在恰如其分。 u\& [@v  
大妹夫在一家市政公司开推土机,属于固定临时工。单位也交五险一金,就是工资少于那些正式工。 T"0)%k8lJ  
有工程时收入还行,没工程时就在单位闲坐。按说单位没工程时,让他们打个零工也可以挣些小钱补贴家用也好呀,实际不行。单位管的很严,签到签退不含糊,就在办公室干坐着嘻嘻哈哈聊天。想提前回家,没门。 `EW_pwZPA  
大妹家也是一男一女,女儿20多了,在太原上大学。人家孩子上大学,走之前,必须要买电脑,但我这个外甥女没有的,就是一部手机也极为普通。 h[v3G<C~r  
家庭收入不好,注定我这个大妹妹不能在家相夫教子。也走不远,就在长治周边打工。因为文化程度不高,也只能在医院做一些简单的清洁工之类的工作,收入自然高不到哪里去。 38.J:?Q  
最为心酸的是在附近一家废品收购站清理瓶装包装纸那段时间。在堆积如山的废品收购站,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冰,早晨天不亮就上工,晚上实在看不见了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家。双手长期在冷水里侵泡,剥一个瓶装纸才几分钱。唉,那滋味我们是很难体会得到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 )-:f;#xJ  
大妹妹很会持家,亲朋好友办事了,过年过节亲戚之间的礼尚往来了,平时待我们这些中转的客人了,从没有怨言和丢面子。她笑着说,老哥呀,这挣不上钱,花钱的地方又太多,不省着点花不行呀。 M:q ;z(  
和小妹一样,大妹是很漂亮的女人,高个苗条圆脸大眼。这若放在条件稍微好一些的家庭,略微装饰一番就会光彩照人。只是环境所致,美丽的脸上有了许多的艰辛和沧桑。有一次,我单位司机见到她,问我,这是你姐吧。我瞪眼怪道,你什么眼神啊。是我妹妹。 OU964vv  
前几年我在长治买房,钱不够,发愁。突然想起小妹妹来。我想,小妹每天给人家办事,应该有个活钱才是。满怀信心打电话过去,小妹电话那头哈哈笑道:哥呀,我刚盖了房,还有饥荒哩。 2ZIY{lBe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af5`ktx  
从不知道节省的小妹,狠狠心,积攒了五千元,要给我。我的QQ正好被盗,那网偷通过我的QQ将那仅有的五千元也给骗走了。报警吧,不值还麻烦,不报警吧,一肚子怨气没处撒。唉。 .KMi)1L)  
急病乱投医,或者找大妹试试?电话打过去,大妹问何事?我试探着问你家里有多少钱?大妹说哥怎么了,是不是房款不够?我哎呀说,可不是?正发愁呢?她问缺多少?我问你有多少?她说五万?我正好缺五万,也不客气说,都拿出来吧。缺额落实了,急忙掉头望长治赶。大妹二话没说,定期的不定期的都拿了出来。 YD>>YaH_3@  
后来我感叹道:“这五万放在她家里需要多少年才积攒下来呀。” -{sv3|P>  
二弟板孩 u z2s-,  
初七就要上班,我在家吃了饭休息之后,下午赶回县里。 _+Kt=;Y8  
打开段家人的微信群,看见许多人在群里说话,有小妹问我是不是到了的关心,还有二弟板孩的女儿说去北京的行程,还有聊走亲戚之类的话题。 JBJ7k19;  
二弟大名段松彪,少我三岁,敦实身板憨厚模样,说话先眯着小眼睛笑,和善心态溢于言表。小时候被父母取小名“板孩”。膝下也是一男一女,都在20多岁。 )'CEWc%  
他原在村上,先后栽了许多花椒树。每年七月,热浪滚滚,我和妹妹们会回家帮忙采摘几天。我算了一笔帐,说,指望花椒树供孩子念书娶媳妇肯定不行。弟媳妇叹一声道:“这也是没办法,谁愿意在这大热的天干这个呀。” (#"s!!b  
后来,打工潮盛行,被父亲逼着出门打工了。 M HB]'  
弟媳妇先走的,去了北京,主要做月嫂。经过几次折腾,目前固定在一家私人别墅做家政。听她说,一栋二层别墅十来个房间带一个大院的卫生打扫,花草浇水等日常维护,还负责主人全家十余口人的洗衣做饭,还捎带看护两条看门大狼狗,工作之繁重可想而知。每日脚不沾地,陀螺一般上下忙乱,连打电话的功夫都没有。 |dzF>8< )  
你想那主人是那么好伺候的,免不得看人脸色,忍气吞声。还好弟媳灵活,和这家人相处还算融洽。有时候,主人家人吵架了,还要充当和事佬。唉,容易吗? `GWq3c5  
后来弟弟也去了北京,先后当过保安,做过修理,现在一家变电站当保安,每月不到三千元。我问这个工作挣钱不多,应该找一个能挣钱的工作才是。弟弟眯缝着眼自豪道:挣钱不挣钱,我来过北京。 oVsazYJ|?  
哎呀,这理念,这想法,我都赶不上。2009年,我去过北京旅游,正是盛夏季节,受不了那个热。坐下不想起,起来不想走。 ymCIk /\  
拖延跟着旅行团队在北京街头遛弯,突然听见流水声,我纳闷,这北京市实在没有大河大江呀,哪里来的流水声。探头看去,不禁惊呆,原来是立交桥下车辆流动发出的哗哗声。 H?^#zj`Ex+  
那车辆那个多那个快,我是没见过,一辆接一辆,还速度特别快。我吐舌想,若前面有一辆出了差错,这后面的车大概要叠罗汉了。 ~,1q :Kue  
北京旅行期间,看了弟妹。打车七弯八拐,好不容易见着。高楼大厦,如耸云天,遮天蔽日之景象是我们所居住小县城的人无法想象的。唉,北京。 WYzaD}  
去年,侄女受她母亲之邀,也去了北京。都在北京,应该常见面吧,问了问,弟弟说,哥呀,可远呢。 |;-r};  
侄儿20多岁,也没有考上大学,跟着其舅舅学理发美容。学业既成,每日也是东奔西跑,没一个固定栖身之所。 # Kr.!uD  
弟弟弟妹远在北京,过年回家也成为难事。有许多的春节,侄儿侄女都在我家过。其他人纳闷说,这当爹娘的也太不负责任了,春节也不回家,丢下自己的孩子也放心? W+S; Do  
唉,其实回家也难。一是春节期间北京的生活好找,可以兼职。二来嘛,节日期间是三倍的工资呢。 gQDK?aQX  
弟弟六月六生日,有一年,我给他发了祝福短信,说:我不记得你的生日,只是父亲前几日念叨过,说板孩要生日了,我才替父亲问候你。 PCfs6.*5Mf  
短信发出,长久没收到回音。 zL}hFmh  
弟弟当年春节就回家了,说看到短信,泪流满面。 "A+F&C>  
两外两个弟弟 ;O11)u?/s|  
两个弟弟都姓张,老三送到阳高乡一个村庄,后随父母在长治定居。其养父母得此一儿如获至宝,娇生惯养只不必细说。后来结婚生有一个女儿,现在也已经20多岁了,出落的亭亭玉立。 3:#rFb  
后来听弟弟说,其时年少不懂事,向父母要摩托车,父母不允,就偷。正赶上严打,那时候一个偷盗事件可获死刑。后来经多方打点,减为无期。 eF1%5;" W  
弟弟方面大耳,是个活跃的人,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屡次获得减刑,于2008年出狱。媳妇早已改嫁他人并已生儿育女。 ]w_)Spo.  
出狱之后,原来的固定工作没了,弟弟沦为打工族。先后找过许多事,及时不能如愿,目前仍东奔西跑,为生计而奔波。 34:EpZO@  
另外一个弟弟老五也送到不远的北耽车村。我在《母亲》中提及过这个弟弟。调皮得很。父母娇惯只不必细说。但在老五8岁左右,养父母离婚,家庭破裂。养母丢下老五走了。养父不善言谈,自然管不了调皮的老五。 a $%[!vF  
那老五的调皮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上房揭瓦掏鸟偷鸡无所不为。养父在外忙顾不上,老五只好由奶奶托管,你想那小脚奶奶能管得了?骂几句弟弟不听,还顶嘴。想打,老五瞥一眼撒腿就跑。八九岁的小孩子,似跑如飞,当奶奶别说追了,跺脚都脚疼,只好抹眼泪罢了。 <J`xCm K  
养父无奈,带着老五送了回来,对我母亲说,你家的孩子我要不起管不了,给你送回来了。母亲闻言正色道:“这好好的孩子,怎么就不好管呢。”缓了口气道:“你先给我放几天,我替你管管再说。” *b_54X%3  
母亲养育六个儿女,管理这么多孩子自有办法,那就是打和骂。不听话了,轻则骂,重则打,也不说什么理由。六个儿女年龄差距也大,往往是大的管小的,互相监管,倒也相安无事。饭好了,也不用喊,个个争先恐后踊跃积极。 &2igX?60  
一年之后,老五被送回养父家。至此之后,这老五果然变了个人,孝顺奶奶和养父,养老送终,进了养子的责任。 1U7HS2  
老五也是一男一女,男孩20多岁,在外读书,女儿尚小,随母在耽车学校读书。老五先后在周边卖菜,打零工,后来看看这终究不是一个事,随村里人到了新疆。 $ '*BS  
眼看2016年春节就要结束了,看来老五一家也要分别,各奔东西了。 1D6O=j\  
表弟江平 Ti'kn{ Zv  
腊月二十五是父亲的生日,我们兄妹带上自家的孩子,共20多口回老家相聚庆寿,表弟一家也来了。 <DS6-y  
他们家就住在老家不远叫枣章地的一个自然庄。两户人家,那一户还常常关门不在家。农村的夜晚是很恐怖孤独的,也没什么业余生活,住在两孔简陋的窑洞里,家里最值钱的就是一辆二手摩托车和一台二手电视机。 I!D*(>  
开头说过,母亲一生生养我们六个,先后将老三老五送养,为什么还剩下七口人呢。 %'z3es0  
以前我在《母亲》的文章中提过。大家可能不记得了,我再作简要说明。两个弟弟先后送养之后,二舅因破坏集体资产进了监狱,什么罪?大概是放羊期间尽心不够,死了一只羊。放在现在,死了大队一只羊,最多赔偿就是了,不至于入刑。但那个时候就另当别论。 tvRy8u;  
其时舅妈还很年轻,要改嫁不说还要带走两个孩子。母亲坚决阻拦,后经调解,留下我这个表弟。谁来养?只好母亲代管。 7d)' y  
表弟从五岁开始,一直住到他结婚,先后长达20年。要知道,那个时候很困难,主要是温饱不能解决。 W<o0Z OO  
表弟也没读过大学,当兵回来也没安置。表弟很灵气,见什么会什么。我没见过他学音乐,拿起吉他就会弹奏悦耳音乐,没学过木匠,做的家具也不错。没学过泥瓦匠,常常给人家铺地板抹墙。现有一儿一女。 A o$z )<d'  
表弟体质较差,农村的重体力劳动做不了,就跑东家走西家给人家修房盖屋。虽无需远离家门,只是收入很不稳定。 Q;nr=f7Ys  
孩子大了要上学,上学需要花钱。弟妹无奈,出门打工,先在北京试了几天,因为腰不好,个子又低,后来在河南鹤壁市落脚。 qV,j)b3M  
其子先后在平顺长治读高中,花了一堆钱也没考上大学,大概觉得考大学前途暗淡罢,随辍学到了河北学汽车修理。 GR `ncI$z  
写这篇文章的日子是正月初七,虽然没问,但我知道,最多到正月十五之后,弟妹去了河南,其子要到河北,留下的女儿要在平顺高中读书,表弟仍坚守老家。一家人四散各地,全家团聚大概要等到来年了。 f*Js= hvO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