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普光三别
羊君在线
党员领导干部除了素质高、为民服务意识强外,工作上还应该雷厉风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891
精华: 44
发帖: 118044
财富: 715542 鼎币
威望: 53 点
贡献值: 150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146 点
在线时间: 3182(时)
注册时间: 2014-02-21
最后登录: 2018-07-19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7  
0
来源于 转载 分类

普光三别

来源: 中国石化报  作者: 张迎亚 }GJIM|7^  
~[d U%I>L^  
    黄昏时分,街边的小饭馆掌了灯,在凤凰大道洒下迷离的黄铜色光芒。 jnsV'@v8Nj  
ojU:RRr4l$  
A|1 TE$  
    同事波波抬起瘦长的胳膊,远远地招呼我,他正和阿毅坐在“东北一家人”店外的小桌旁。我心里一热,朝前打紧跑了几步。 - FV$Sne  
0gO<]]M?  
u[9i>7}9  
    一 U.is:&]E  
=G3O7\KmH  
Wm$( b2t  
    刚落座,一道满目葱翠的素菜映入眼帘,炒南瓜丝! 3IQ)%EN  
 {I+   
u,e'5,`N  
    这是外婆的拿手好菜,面面的绿皮南瓜切成极细的丝,在蜂窝煤炉子上快炒一阵后出锅。外公把刚烙好的大饼往手上一摊,挑几绺南瓜丝放在当中,两根筷子紧紧夹住饼皮边沿一卷到底。这样的卷饼,我一顿能吃好几个,从天色初暗,吃到晚霞满天。 T`KH7y|bv  
/Y@^B,6 \  
oV utHt  
    因此,某种程度上,炒南瓜丝即是故乡。谁能料到,时空转换,在普光最后一餐的餐桌上,我竟与这暌违了十几年的美食撞了满怀? V{@ xhW0  
^_ <jg0V  
l0AgW_T  
    波波俨然十分得意于自己的点菜技术,忙不迭招呼我品尝下一道菜。极肥美的三条鲫鱼卧于盘中,汤汁浓郁、肉质细嫩,三人各食一条,鱼很快见了骨架。 \U;4 \  
ks|[`FH  
S o; ;  
    “鱼怎么样?”老板站在一旁抻着头,极力捕捉我们的一颦一笑。得到一致肯定后,他才如释重负,兴冲冲搓了几下手,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Jv1igA21_h  
k_%2Ok   
'WK}T)o  
    本想细细吃完这充满深挚“革命友谊”的鲫鱼,然而,波波和阿毅还有报道任务,我识趣地放下了筷子。 le*mr0a  
U;Z6o1G  
a7'.*H]  
    三人在岔路口分别。他俩的单薄身影融入寒凉潮湿的夜色。夜色边缘,是如猛兽脊背般起伏着的绵延群山。他们走向的,是与这片土地仍在延续的无数可能;我走向的,则是一个不得已的别离。 9t@^P^}=\m  
.|Y2'TWQ  
KtzoL#CT  
    我的夜晚,就此寂静下来;过去四年间和普光有关的九百一十二个夜晚,就此寂静下来。 wuE]ju<  
XH4!|wz  
!GI*R2<W  
    二 L4`bGZl55  
N %N %  
.,zrr&Po  
    打点好行李,下雨了。 3a PCi>i!_  
*(6vO{  
<>/0 ;J1<  
    拉开窗户,雨声和湿气一点点塞满小小的宿舍。城市的钢铁森林消失了,巴山张开双臂款款走来,变成我身下的摇篮。 lx*"Pj9hho  
xCwd*lsM  
\Z9+U:n  
    不知睡了多久,雨大了起来,随之雄浑的雷,重锤般劈碎黑夜,劈得窗棂瑟瑟发抖。一向宁静友好的达州之夜,第一次变得如此暴躁狂烈。 q<(yNqMKP  
KdU!wsKfG  
1}+lL)-!  
    天亮的时候,达城多处已成泽国,肆虐整晚的雨,仍不怀好意地下着。雨把达州装进一个罩子,与外世隔绝,也隔绝了一切离开的通途。 T0BFit6  
rFJ(t7\9h  
v0euvs  
    然而,时间终究来到最后一刻。在达州火车站的进站口,我别过头,再看一眼站前广场天桥背后那鳞次栉比的高楼,转身汇入人流。 lc1?Vd$  
|uo<<-\jTO  
@IL_  
    火车全线晚点,人们在候车厅滞留。 cU <T;1VQ  
sLiKcR8^  
`s HrC  
    “姑娘,帮我拍张照撒!”一男子把手机交给我,又一溜烟跑开,以候车厅的众生相为背景,站定,脸上一朵朵绽开的全是孩子般按捺不住的笑容。 %oVoE2T{@  
"e]1|~  
W,&z:z>  
    照片拍好了,男子迫不及待地挑了一张发到家庭微信群,“直播”自己的动态。然后,他掏出火车票,左翻翻、右翻翻,宝物似的不停把玩。我匆匆瞥了一眼:梁尤达,终到站:平顶山。 f9v%k'T[  
RC(fhqV  
bxX[$q  
    “现在是晚上七点,人少了很多,本来就大的候车厅更宽敞了,忆苦思甜,很有乐趣啦!”梁尤达在微信群里一字一句写道。 !V|i\O|Q2  
F-i`GMWC  
I| j Gu9G  
    手机自助充电站里盘虬卧龙般的充电线渐渐稀疏了,泡面卖断货的小卖部和门可罗雀的旅途书店都落了锁,头顶的射灯亮了起来,在人群中洒下明明灭灭的瞌睡的光影,听故事的小男孩枕着妈妈的大腿,睡着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真以为,自己就可以被这么留在达州了。 Fy1@B(V%  
S[!sJ-rG  
ap|7./yg  
    “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郑州方向的K1388次列车已经到站……”晚上九点,甜美的报站语音终于从极渺远的地方传来。链锁断裂,闸口轰然洞开。我被裹挟着朝前涌动,梁尤达消失了。我和这片土地,失掉了最后一点牵系。  CZ&VP%  
^rF{%1DT  
eu!B ,  
    三 !OwRx5  
(`S32,=TS  
4`Com~`6"  
    迟到七个小时的列车打了个哆嗦,驮着我,无比艰难地离开了南国。 Gao8!OaQ  
76e%&ZG)Q  
DRS68^  
    窗外的黑夜,像一条通体昏黑的巨流河,逆着列车行进的方向,不知疲倦地汩汩流淌。就这么失去了最后一次看看达州山水的机会。 EPx_xX  
IIC1T{D}v  
cEkf9:_La  
    可是,我不用动脑筋,就知道那里有什么。有铺满鹅卵石的明亮小溪,翡翠般绿而神秘的大河;有高架铁路桥顶天立地的桥墩,凌空飞跃深谷的输气桁架;有沉积层之间的分界线清晰可见的嶙峋山石,生长在山石缝隙的倔强的蒲苇丛;有山间小道旁那一幢幢永远只贴一半墙砖、只刷一半墙漆的民房,房子里的小彩电,刚上演完八点档。 )$18a  
)b<-=VR  
q,b6).  
    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对这些风物熟悉入骨;我不知道,对这片土地的情愫,究竟是爱,还是习惯。 34Q;& z\e  
=4RXNWkud  
:U^!N8i"=  
    一次采访结束后,开往达州的二层大客在达陕高速上疾驶,我坐在首排,蓝天、夕阳、晚霞、群山,以及刘家湾、金银河、炒米梁隧道,朝我纷至沓来。 8Ar5^.k  
&(H;Bin'  
J*)Vpk  
    车过方斗村大桥时,一侧的山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开阔谷地。火柴盒一般的民房挤挤挨挨地排列着,每个盒子顶端都升起一缕炊烟,融汇成漫漫轻雾,仿佛把群山都晕染了,晕染出了吊锅饭和炒苕尖的香气,晕染出了每一户巴山人家的喜乐悲辛。 QbGc 9MM  
]{- >/.oB  
Tac7+=T  
    那一刻,潜藏许久的爱喷薄而出。第一次,我想像结交一个新朋友那样,去重新认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pk&kJ307  
L<HJ!  
SKTf=rY  
    黑脸蛋、方脸盘的集气站站长,曾领我参观正进行管线清洗的装置区。结束后,他顿了一顿,极为隆重地说:“清洗结束后,所有装置都会重新刷一遍漆,到那时你看到的站场,会和刚投产时一模一样,特别漂亮。” aAHx^X^  
1mT3$Z  
U1pL `P1  
    一位在普光工作了近十年的党支部书记,曾在安全检查间隙走向集气站外,眺望远山。连绵的群山是绿色,山岚是乳白色,他的工衣,是镶嵌其间的一小点耀眼的红色。他平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望了许久。 wwnl_9a  
#X&`gDW  
O*MC"%T  
    我们都是在这片土地上认真生活过的人,每一滴汗水都洒得坦坦荡荡、酣畅淋漓,对于这里,我们可以随时到来,也可以随时离开。 X"V,3gDG  
XA`<*QC<  
e1'<;;; L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我就是我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