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冷雨夜钓人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2102
    财富: 803206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39(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5-21
    楼主 发表于: 02-06  

    冷雨夜钓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8-02-21)
    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 5E6|  
    冷雨夜钓人 c/.U<  
    2018年02月01日22:59 来源:中国作家网 秋高鹿鸣 u )+;(Vd  
    小寒到,南方的气候也应节,这几天,冷和冻告诉了人们,冬天确实到了。小北风象带着刀子,疯狂地刮得,让裸露的手生痛生痛的,割了的一样!清晨的街道上,明显的少了许多行人,只有清洁工,穿着厚厚的,再套上一件黄红相隔的反光条外褂,坚持着打扫马路,另外,就是赶货到集市的小贩和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们了。 \(Z'@5vC  
    这天,六点还未到 ,天还黑古隆咚的,孩子穿好衣服,背上书包,钻进我雨衣的后面,坐着我的电瓶车返学校。 返学校的路,需要走一段小江边,没有楼宇的遮挡,小北风更加肆无忌弹的包围过来,似乎要逼着我们退缩。当然,退缩是不可能的,只有咬着牙,憋着一口气冲过去。到了学校门口,放孩子下来,看着走进了学校门口,才把那口憋着的气长长地吐了出来,完成了当天最为艰难和特别重大的任务! C;2!c  
    我赶忙往回走,因为在那小江边,我已连续两天发现,江边同一地方,有一个人,穿着一件泥黄色的军用雨衣在钓鱼。那人坐在一张矮小的塑料椅子上,畏缩着身体,一动不动的,如果不是一道蓝色的光束照着江面上的浮标引起注意,我也不知道那是钓鱼的人,以为仅是一小堆干草或是一个小土堆。 W 0^.Dx  
    谁在这冷雨中夜钓呢?这疑团连续两天盘缠在我的脑中。我想象着他在冷雨夜中的坚持,想象着生痛生痛的手和脸,推测着他垂钓的动机。没有动机,谁也不会在这冷雨夜中钓鱼的!但,始终找不到让我信服的答案。 [/ uqH  
    为了答案,今天我特意穿了长筒的雨鞋,决定拜访这位夜钓人。 LY}%|w  
    把电瓶车支好,锁上,踏着江边的泥泞,来到了夜钓者身后。我没直接跟他打招呼,只静静地给予观察。他也没有察觉到背后的我,专注着他的浮标,身子还是畏缩着,一动不动。 zOA{S~>  
    小北风还在刮着,割着我的手和脸,在这静默的时间,我想起了另一个钓鱼人。 fis**f0  
    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在为一件棘手的事到江边去踱步,寻找开解的办法。江边有不少的垂钓者,一溜儿的排在那里。我没心留意他们,只想着自已的事情。突然,在我左边不远处的垂钓者,手一扬,钓竿便弯了起来,深深地躬着,“钓到啦!”在我右边的垂钓者也发现了这情况,发出了惊叹声,同时站立起来,跑过去帮忙。我左边的垂钓者,早已站立起来,钓竿的一端直直的顶在小腹上,左手伸直,紧抓着钓竿,一伸一缩,一上一下地操作着,右手抓着摇轮的曲把,寻找机会快速地摇动几圈,费力地收着钓丝。“是大家伙!”跑来帮忙的垂钓者,发表了肯定的意见,同时,操起了装着长竿的鱼兜,准备配合地将鱼捕捞上来。经过好几分钟的博斗,被钓的鱼,似乎精疲力尽,放弃了挣扎,被顺利地拖到了眼前,只见一团乌黑的东西拖在钓丝的后面。“是甲鱼,大甲鱼!”拿着长竿鱼兜的人,已把长竿鱼兜伸到水里,从下面往上一抬,兜住了那团乌黑的东西,顺势将它快速地挑离水面,移到了岸上。果真是甲鱼!钓者放下钓竿,微笑着走向甲鱼,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约三十公分长的小钢钳,伸进甲鱼的嘴里解脱鱼钩,然后把甲鱼放进一个小铁桶里。“应有四五斤吧?”跑来帮忙的钓者兴奋地问。“应有吧。”钓者虽喜悦,但还是淡淡地回答。这么大的甲鱼应是很少见的,钓到了,用淡淡的方式对待,引起了我对钓者的注意。 B$A`-  
    我观察起他来,中等的个头,在南方来说,也不算高个子,身体很结实,很强壮,一看就能分辩出是干体力活的。说话不是纯正的本地话,我问:“你不是本地人吧?”他说:“基本是本地人啦!”我说:“怎解?”他笑了,说:“我十多岁到这里,又找了这里的女孩子结婚,现在四十多了,应算本地人了吧。”我恍然大悟,他在内心已把自己当本地人了,他己在这里安了家,把这里当作家乡了。“你原来是哪里人?”我换了说法。他说:“广西靖西。”“你现在干什么职业?”我问了个不恰当的问题,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了,但没办法收回。谁知,他很乐意回答,并从口袋里掏出他的名片双手递了过来,说:“现在我搞搬运,有一台动力三轮车,每天在环城西的大榕树下接活。”我看了他的名片,他叫陈奇杰,上端印着动力三轮车搬运,下端印着手机号码、座机号码和地址。翻过名片背面,印有他的告白词:服务周到,价格公道,随叫随到,平安到达!好一个陈奇杰,搬运工也印名片,打广告,而乐意分派,说明他不介意自己是搬运工。我惭愧着我的内心有不阳光的一面。面对这个内心阳光的人,我忘了棘手的问题,竟然立在那跟他交谈起来。经交谈得知,原来他是一名货车司机,因脾气急躁,开快车,造成毁车事故,老板开除了他,这事故也毁了他这谋生的路。失业的那段时间,儿子出生,老婆也没法工作,日子象进入了长长的邃道,见不到尽头。 K~ gt=NH  
    听着他的述说,我说:“那你怎么喜欢上钓鱼的呢?” @czNiWU"4;  
    我这一问,他神情严肃起来,把装好的鱼饵甩出去之后,才慢慢地说:“这得感谢住我隔壁的吴叔,他钓了一辈子鱼,可以说是以钓鱼为生的。他钓术高超,从没空手而归的时候。他知我脾气急躁闯了祸,现在生活也没着落,便要我跟他学钓鱼。他说,你钓了几年鱼,你这脾气也改了,今后你就会一辈子顺,再说,你跟我钓鱼,学我的技术,虽不能大富大贵,但绝不会饿死!在没有其它生路下,我跟吴叔学起钓鱼了。” 5D0O.v  
    “钓鱼能维持生活?”我问。 I]N?}]uZ  
    “可以呀,那时候河里鱼多,饲养的鱼也少,日子就靠钓鱼维持着,而还有少少积蓄。”陈奇杰不无骄傲地说着。 |&Gm.[IX;q  
    “钓了几年,脾气改了没有?”我关心着这点。 B3[;}8u>  
    “改啦,基本不发脾气了,现在老婆笑容多起来了!”陈奇杰竟开怀地笑起来,用他老婆的笑容来证实自已的改变! d dB}mk6  
    我也为他的改变高兴。俗话说,江山易改,性格难改,看来也不准确。“你为什么又去干搬运这行?” yVd}1bX  
    “你应该知道的,河里的鱼越来越少,饲养的鱼越来越多,以钓鱼为生,困难了。”他说。 :f (UZmV$  
    “那你现在钓鱼,纯粹是修心养性了?” $p@V1"x  
    “也不全是。现在我专钓甲鱼,这鱼在市场上能买一百多块钱一斤。” F?Cx"JYix  
    “搬运的收入多吗?”我问。 7Pspx'u  
    “能维持生活。”他说。 y]$%>N0vLX  
    “没想过做些小生意,慢慢的发展吗?” s0,c4y  
    “想过,但需要较大的资金,拿不出来,再说,也不见得能赚许多。”他把他的思考讲了出来。 @R% n &  
    我又为自已多余的想法自责了,我是谁?是救世主?是牧师?可笑!幸好,他没往这去想,让我保留了自尊。这晚上,谈了很久,他再没钓到鱼,而奇怪的是,我棘手的事解开了,其实也没什么的,只是大度一些,放下就能过去的事。 x]o~ %h$  
    那晚以后,很长的一段日子,再没见过他。一日,朋友送我一盘名贵的茶花,我没办法弄到五楼上去,想起了他,给他电话,他很快便到了,把花盘往肩上一搁,噔噔噔地上去了。把茶花摆放好,我才想起未问价格,给多少钱呢?我忖度着。而他,转身跟我告辞,从没提工钱之事。我说:“得给工钱你呀,多少钱?”他说:“这点小事也要算工钱吗,不算了,力气活,亏不了的。”抬腿便走。我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塞给他,他瞪着眼腈看我,说:“我一天的收入才一百来块,这几分钟那敢拿你的钱!这样吧,我看你一屋子的书,是个文化人,又好说话,我儿子刚念大学,放假了,我带他来拜访你吧!”听他这说,见他态度又这么坚决,我收回了钱,愉快地答应了他。他见我答应,高兴地伸手跟我握别,在握手间,我发现他右手的食指没了一截。 UMsJg7~  
    钓竿一扬,又弯了起来,我从回想中回到了现场。穿泥黄色军用雨衣的人没有站起来,只是竖起弯弯的钓竿在摇动绞盘,很快,一只甲鱼便吊起来,离开了水面。雨衣人将甲鱼放在草地上,用脚轻轻踩住,然后掏出小钢钳,解脱鱼勾,再用脚一拨,把甲鱼拨回水中。 S*,DX~vig  
    在他用小钢钳解脱鱼勾的时候,我看到了半截的食指,我唤了一声:“陈奇杰!”雨衣人回过头来,也认出了我。“是你,这么早又来看钓鱼?” #(6^1S%  
    我说:“我来看人的,想不到是你。哎,为什么放了那甲鱼?” \FOoIY!.x  
    陈奇杰说:“这甲鱼还小,不到一斤,让它再长长。” ktX\{g!U  
    “这么冻的天,你还来钓鱼,而且夜钓?”我充满惊讶地问。 <u>l#weG,  
    “没办法的,生活得继续。老婆所在的纸厂因污染被关闭了,儿子下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没着落,所以得加班。”陈奇杰竟轻松的把困境和盘托出,没有抱怨和埋怨。钓鱼真的改造了他! NzB"u+jB  
    “夜里钓鱼,白天搬货,你身体吃得消?” c*LB=;npI  
    “没事,我把时间安排好了。早上十点以前,一般没有活干的,我七点回家,有三个钟头睡,十二点到两点,也少活干,我再睡两个小时,晚上睡几个小时再来,睡眠够啦!” r}>8FE9S'H  
    “这冷雨、北风,刀子一样呢。长夜静坐的,多难熬?” K,f*}1$qM  
    陈奇杰拿出一个保温瓶在我面前一晃,说:“老婆给我煮了一大缸的红糖姜水,冻了就喝它几大口,又暖和了。” [JI>e;l C:  
    “工厂关闭了,政府有安置费的呀!”我说。 t5 :4'%|  
    “厂主要工人去政府静坐,我对老婆说不要去,老婆听了我的话,不去,厂主说我老婆旷工,安置费不给了。” z7B>7}i-  
    “真是岂有此理,”我怒愤起来:“去告厂主!” h/`]=kCl  
    “呵呵,费时间费精神的,不如用来钓鱼!”陈奇杰又将他的思考告诉我。 -Zs.4@GH  
    我说:“这是合法利益呀!” F91uuSSL  
    陈奇杰再把他的思考告诉我:“厂主要是讲法,他就不会逼工人去静坐了。” B",5"'id  
    我无言了,感觉对陈奇杰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7wKN  
    这时候,陈奇杰收拾好钓具,要回去休息了,我看了看他的小铁桶,啊,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5]_m\zn=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0
    发帖: 93090
    财富: 189839963 鼎币
    威望: 73 点
    贡献值: 466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81 点
    在线时间: 10302(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8-05-21
    沙发 发表于: 02-06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2102
    财富: 803206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39(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5-21
    板凳 发表于: 02-06  
               W7c B  
    PC\p>6xT  
    p({Lp}'  
    A<^X P-Nrp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M?=I{}!@Q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72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