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咖啡老头
ZX68在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6
发帖: 46015
财富: 790534 鼎币
威望: 41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4 点
在线时间: 1357(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2-18
楼主 发表于: 02-06  

咖啡老头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8-02-06)
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bHYy}weZ  
咖啡老头 L.2^`mZs  
2018年02月02日13:25 来源:中国作家网 秋高鹿鸣 Oc#syfO  
J市一家著名期刊的主编,几次邀我到其编辑部当编辑,开出的条件也不错,在答应我不用坐班的条件后,我从G市到了J市。主编当然器重我,在招待所为我单独留下了一间房子,其他人,一般是两人合住的。住了一个来月,招待所人来人往的,我感到不尽人意。我喜欢清静,这人来人往,确是清静不了。我向主编提出,到外面找一个清静的住所。主编不反对,但他为难地说,租金恐怕要自己掏钱。他怕口子一开,影响到别人,全都要在外租房子。我深切理解和体会到主编的难处,笑着体谅了他,说:“几百块钱的房租,我自已掏!”主编也笑着拍着我的肩头,那意思在表明,我同意你外住,已是特殊关照了,人是不能得寸进尺的!我当然能理解,对主编也说了谢谢! }5[qo`M  
到了几家房屋中介所,都寻不到我要的住房。条件不算苛刻,就是没有这样的房子:处于闹市又显出清静,离编辑部不能太远,价钱又不得太高,交通还要方便。这样悠荡了半天,最后,在一家规模不大的中介所,中介人员向我介绍了这样的房子,在介绍之前先声明,房东是一名吝啬鬼,对租金等方面抠门得很,您得有这心理准备。我想,怎样抠门也是就钱的问题吧,只要房子理想,我不在乎。 -H@:*  
这房子是在单家独户的一幢五层小楼的三楼里,房东一人住五楼,其它房子都出租了。由于房东的抠门和条件的苛刻,这房子也空置了一段时间。看过房子,合我心意,便搬过来住了。 . B9iLI  
房东我看房子的时候已经见过。高个子的一个老头,精瘦精瘦的,不知是高而显得更加的精瘦,还是精瘦而显得更加的高。穿一套灰白色的衣服,干干净净的,很整洁。一头银白的头发,胶丝般顶在那长长的脸上,见面时,用犀利的眼睛盯着我,上下打量过后才说:“看你也是文化人,墙上有租住的公约,你自已看吧,同意遵守就住下!”我循他指示的地方看过去,看到楼梯的墙上,贴着抄写得工工整整的租住公约。 Lc,Pom  
公约如下:  .Wj;%|  
一、遵纪守法,不在租房内干违法犯罪的事情; K~{$oD7!  
二、访客必须在晚上十一点钟前离去,晚上十一点半门口锁门,非急事不得进出; )gIKH{JYL  
三、各租户商量编排好清洁卫生工作,每天要打扫楼梯和门口过道的公共卫生,垃圾拿出门外的垃圾桶弃放; ^7U G$A  
四、不在门口过道与楼梯上大声喧哗和高声打电话,要顾及别人正在工作或休息。 X,_2FJv  
以上公约,希共同遵守。 =E4LRKn  
这公约我当然赞同,特别是第四条订得好!要知道,我正是在招待所受尽了过道上高声电话之苦,才提出外住的。那些人在过道上打电话,不但声音高,而且话长。两个人之间的说话,非要弄得全天下人都要知道似的。明明已多次说了再见,可是五分钟又过了,还舍不得放下手机。全都是缺乏公德心和不顾及别人情怀的人! *boR`[Ond  
住下来了,感觉到房子租对了。两个月过去,我未曾受到其他人的打扰和影响,看来其他租客也象我一样,喜欢清静,又乐意不打扰和影响别人。 4<Utmr  
住在这里,生活也挺方便,大门对面,就有一家当地小吃,相隔不远,还有几家干净卫生的小饭馆。对于懒做饭的我,当然是最好不过了。我常到对面的当地小吃那儿解决一日三餐的问题。一来二去熟了,当地小吃的老板娘问我: ?k&Vy  
“你是不是租住在对面?” vhW2PzHFRi  
我说:“对呀,你不也看着我常出入吗!” C.yQ=\U2  
老板娘一笑,说:“嗯!”也不再说什么了。 85:=4N%  
有一次,老板娘问我:“觉得房东怎样?” xd?f2=dd~h  
我说:“没什么特别的呀。” :Zbg9`d*  
她说:“怪怪的一个人,住久了,你就知道了。” Fn;SF4KOm  
“你们熟悉他?”我问。 y<|7z99L  
“不是熟悉,知道他的一些事情。”老板娘回答说:“我们在这已经十多年了,知道他是一个怪人。” ^R7lom.  
“怎么个怪法?”我来了兴趣,寻问下去。 -`kW&I0  
老板娘收住话题,眼珠子转了一圈,才缓缓地说:“他是个吝啬鬼,租客迟交一天租金,要计利息的。” /sx&=[ D  
我说:“严格的,从道理上说,他没错呀!” qZtzO2Mt  
“道理没错,可是,一天两天的,利息值多少钱呀,总不能没有一点人情味吧?”老板娘有点不屑地说。“两年前吧,有一家人租住他那儿,连门口旁的小档口也租下来,用作缝纫档口。当然,已租住很长时间了的,是两年前才搬走的。” uK"=i8rs4  
“有什么故事吗?”我感兴趣了。 JV^=v@Z3  
“那是一家子,夫妻俩加一个女孩子。”老板娘见我有兴趣,便跟我谈开了。“男的好像什么都不干,整天睡觉,连吃饭都要女的叫醒。女的就开这缝纫档口,为别人制作衣服维持着整个家的生活,包括租金和女儿上学的费用,日子过得真是清苦清苦的。我没看见她买过肉,最有营养的就是买一斤猪血或几个鸡蛋了。她女儿倒勤快,常帮她妈干活。女儿学习成绩很好,听女的说,保持着全级第一的。” xw,IJ/E$1  
我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人的孩子最勤奋。” q]ku5A\y  
老板娘说:“对,你说的对,她女儿后来以状元的成绩考取了大学。老师说,北大、清华要录取她,但她报读了军队的学校,因军队的学校免学费杂费等。” |&+ o^  
我说:“她的选择有道理,是智慧的,不一定上清华、北大才有出息!” i(%W_d!  
老板娘惊讶地睁大眼睛说:“你说的对,说得很对!” nLZTK&7}  
我说:“我想听房东的故事,你却说已搬走的人的故事。” f;o5=)Y  
老板娘说:“这跟房东是有故事呀!你别急。” ifMRryN4  
我说:“有关系?” dk#k bG;  
“当然有,而且我弄不懂呢。房东怪就怪在这里!”老板娘神情严肃起来,眼睛带着疑惑地说。 Ju!]&G8  
我说:“你快说吧,我想知道呢!” DZ'P@f)]  
老板娘受了我的鼓励,开始了她有声有色的故事: p J! mw\:  
“那一家子日子过得那么清苦,一定有拖租金的事吧?”我说:“会有的。”“可是,那瘦老头,就是房东,从不放松过,一定要按时交租金,超一天算一天的利息,而且不能超出五天,超出五天,收回房子。有几次了,我看见这瘦老头逼着要租金。最后一次,逼得太紧了,那女的女儿扑通一声跪下来求那瘦老头,说,求您别逼着我们搬走,我们没地方去了,大爷您行行好,把利息记下来,我签名承认,到我工作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还您,利息再加利息一齐还。瘦老头不答应,说,五天后交不了租金,搬走!没办法,最后,那女孩子跑过来跟我商量,要帮我洗碗堞搞卫生的,报酬就是一个月给一百五十元的房租钱。我心一酸,答应了女孩子,一个月给她三百元。从那起,他们不再拖那瘦老头的房租了!” 8yR.uMI$/  
我听了,眼睛潮潮的,为那女孩子。同时,也感到这房东确是心硬如铁,没有一点人情味的。我想起了巴尔扎克的。 gZ3u=uME  
“可是,如果瘦老头是为了钱,自从那一家搬离之后,瘦老头就一直把那小档口锁上,有几个人求租,也不出租了。现在这档口可租一千多块一个月了,不象以前只租一百五十块了呢!”老板娘说着,一脸的不解。 17%,7P9pg  
这确是个疑团。说到这,我也明白老板娘说那瘦老头怪怪的,是有出处的了,也懂老板娘为什么会有那双疑惑的眼睛了。 )np:lL$$  
这故事吸引了我,我想得到一个完整的故事,便追问,那一家子搬到哪儿去了,那女孩子后来怎样了。老板娘一舒笑容,说: Y1W1=Uc uk  
“那女孩子可不了得呢,毕业后参加了国家的航天工作,神舟五号成功,电视和报纸都提到了她呢!她妈妈藏着那报纸,见到熟人便拿出来介绍说,这是我女儿!我、那瘦老头和附近的街方,都看了那报纸,也认出了她女儿!隔这不远的天天餐馆,那天晚上停止营业,专门为她开庆功宴,请半条街的街方一起吃饭、喝酒庆祝呢!原来是天天餐馆免费摆的庆功宴,后来变成了大家涌跃捐助的庆功宴!后来,听说那女孩结婚了,丈夫也是搞航天的。两年前,她搬离的原因,是到女儿处带外孙了。” p SH=%u>  
啊,明白了,那一家子的生活彻底改变了,走在一条幸福美满的路上了!可故事的另一头,那精瘦精瘦的房东,到底是哪回事?我想这问题了,觉得故事还未完整,或许精彩还在后面呢。 In"ZIKaC  
我要破解这个疑团,要将这个故事弄明白,搞完整。于是,我想办法贴近房东,因为这故事,只有他能续完整,说精彩! -n~1C {<  
我留意起我的房东来了。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七点半穿着运动服出门,运动之后十点钟回来,手上提着一天的肉、菜,晚上八点出去,十点回来,基本上天天如此。白天中间那段时候他干什么,我未曾得知。 X Swl Tg  
为了拉近与他的距离,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一见面,都是我首先发出:“您好!”他也热情地回复:“您也好!”我还规划了创造见面接触的机会。听到他的下楼声,我也准备出门,与他伴行一段路程,一次两次之后,我们交谈多了起来。有次一同出去,我邀请他回来后,到我房间喝茶,我有上好的茶叶,我说。他听了,笑着说:“不如到我那里,一切比在你那方便,茶叶我也有上好的,还有咖啡!”听他这一说,喜从天来,我挖空心思要到他那里的愿望,这么快他就把机会给了出来!我按奈心中的喜悦,说:“是速溶咖啡还是您煮的咖啡?”“当然是我煮的咖啡。”“呵,好呀,我要好好的品尝您的好手艺!”我笑着把心中的意图藏起来。他听我爽快答应,更加愉快地告诉我:“下午三点你上来吧,中午要午休。”我说:“好的,我一定依时赴约!”互道再见之后,我回了一趟编辑部,主编对我编的几期稿件,大加赞赏! T9E+\D  
下午三点,我准时敲响房东的门。敲门声响过,房东很快把门打开,脸上驻着对我能依时而来的满意。他热情地让我进屋,并让坐在茶几旁,茶几上已作好了煮咖啡的准备。趁他煮咖啡的时候,我打量了向我开放的客厅。客厅不大,很整洁,墙上挂着字画,字多是正楷,只有一幅行书,功底笔力可见。画多是松竹,也是工笔所画。房东姓沈,我对他说:“沈老先生,墙上字画,是您所作?”他笑道:“闲时涂鸦,见笑的。”我说:“非一日之功了,拿到市场,定可换得钱回!”他再笑道:“自娱的,还失雅意。”我看到正墙左侧有个书柜,柜上摆满了书,多是史记等书籍,没有文学作品之类。 .]Y$o^mf  
咖啡煮好,他微笑地问我:“喜欢添糖还是牛奶?” %ufN8w!p  
我收回目光,看着茶几,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摆在面前,我忙说:“不用加糖和牛奶,我喜欢原味的咖啡。” av8B-GQI*#  
他一点头:“正好,我也不喜欢加糖和牛奶。” :gv{F} ##  
我呷了一口,咖啡不错,地道、纯正。我们喝着咖啡聊着天,知道他原是一间中学的历史教师,已退休十多年了,有一儿子,在北京一国家科研机构工作,儿媳也在那儿。老伴早年去照顾孙子,住在那儿就一直不回,留下他一人看着这幢房子。这幢房子原是他岳父的,岳父是统战对象,早年落实政策,赔退后建成这幢房子,房子建成后,就赠与他们。岳父己过世多年。 $t'MSlF  
房东不是健谈之人,但与他交谈,也不显得吃力,有话多说,无话默坐,没有尴尬与不适之感。 d=$Mim  
“你从事哪行业?”房东问我。 !I{0 _b{  
我说:“码字的干活,杂志编辑。” b4%??"&<Y  
“哦,搞文字的,怪不得不用上班。”他说。原来他也在观察他的住户。 xf\C|@i  
我一笑,说:“所以才寻到您这合适的地方住下来。” ,B*EVN  
他也笑了,说:“租我房子的,都是安分分子,不闹事、不浮躁之人。” t9GR69v:?  
我一想,几个月的时间,已证明他说的不错,租住这儿的人,确具这特征。这个下午,我们聊得愉快。因为还不熟,我不敢贸然挑起话题,破解疑团。我在等待机会,一个水到渠成的机会。 q"CVcLi9  
喝过多次的咖啡,我们已无话不谈了,以至他对我说:“如果不影响你工作,你随时可来,我时间是充裕的,咖啡也是有的。”呵,我发觉,他不属于抠门的人了。当然,不能说我喝了他的咖啡,说他的好话! ]`!>6/[  
一次,咖啡喝过一杯后,我试探地提出:“沈老,楼下门口旁好像有个档口,属您的吗?” RtkEGxw*^  
“是我的呀,怎么,你要用?”他说。 :DK {Vg6  
“我不用,我用来干啥?我是说,您为什么不租出去,这租金可不少呢!” A_"w^E{P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清楚能租多少钱,但我不愿意出租了!” R^8o^z['6u  
“为什么?”我问。我知道,话题已挑出,导火线开始点燃,疑团就要爆破!心里一阵的欢喜。 60^`JVGWH  
“说来话长,这档口一直以来,我是出租的,而且一直都是租给一家人。”他说。 [t m_Mg  
“是不是有故事?”我说。 U#7#aeI  
“有,而且是一个刺着我心的故事,一个让我不能原谅自已的故事!” @(EAq<5{  
“那说来听听。”我呼唤着他。 y>8sZuH0  
房东喝了一口咖啡,啧啧嘴,停了一会才慢慢地说:“二十多年了,那时候我还没退休,这房子也刚赠给我们,有一对夫妇带着个女儿来租房子和那档口,男的不工作,全是靠女的缝制衣服维持着一家的生活,包括供女儿的上学。我同情他们,但我看不起那男的,没有一点为家庭担当。一个大男人,应该是家庭的脊梁,而他,象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不工作,连门也少出。他们经常拖欠租金,于是我以苛刻的态度对待他们,想逼那男的去找工作,为家庭作出一些担当,结果,逼了那女孩子放学后去对面的餐馆洗碗扫地,差点影响了她的学业。幸好那女儿懂事、勤奋,最后以十分出色的成绩考取了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国家的航天机构,而且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1 fp?  
“啊,如果那女孩子为了帮助家庭的经济,放弃了学业,国家的航天事业或许是个损失呀!”我让故事感动了,发出了感概。 ch*8B(:  
“不是吗,现在,我为我那时的行为不能原谅自己!”房东声音低沉的说。 (R,#a *CV  
我安慰房东:“沈老,您也不必自责了,您的动机是好的!” ].avItg  
“不,我不能原谅自己!真的不能原谅自己!”房东眼睛里好像有了泪花。 `z}?"BW|  
“为什么?”我觉得还有故事,接着再问。 r5S[-`s;  
“你不知道,神五成功返回,天天餐馆开庆功宴的那天晚上,也邀请了我,但我没脸参与他们的宴会,心自责着,不是滋味。晚上八点了,他们还不愿意散去,我下耧,在小巷里面站着,偷偷地分享他们的高兴,他们的快乐!一抬头,发现二楼的灯光亮着,这是他们房间的灯光,我以为我出来时忘了关门,贼进去了。于是我返回小楼,轻手轻脚地摸到二楼,贴在门缝上看里边的动静,一看,让我吃惊,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我看不起的男人,他正在布料上划线!为什么他不参与庆功宴?我心里想,手便去叩门。门打开了,那个男人也一脸诧异地望着我,嘴上极小心地问:您,有啥事?我说,你不参加庆功宴?他摸了摸头,腆腆地说,我不够资格参加,小女的光荣,全都是她母亲的功劳!我明白了,他也象我一样,心里有愧!我问,那你为什么不工作,挑起家庭的担子?他吱唔着,迟疑了好一阵子,终于说出了原委。原来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干不了体力活,只能在家休养调理。后来学会了裁剪衣服,就在住房子里帮着裁剪。” gi3F` m  
啊,我让电击了的一样,身体一个颤抖!房东也处在激动得不能自控的状态。他说:“我最看不起不认真生活的人,这次我看错了人,所以这件事一直刺着我的心,让我不能原谅自已!”房东在情绪稍为平静的时候,说了这翻话。 aL\PGdgO  
我说:“这是对的,我理解您。可是,他们搬离之后,您为什么不愿出租这档口了呢?” z#9aP&8Q  
“我把档口锁起来惩罚自已,让我每每看到了,都能深深地后悔,也算向他们谢罪吧!”房东说。 O#4&8>;=  
我不能再问什么了,眼睛定定地望着这个请我喝咖啡的老头,我的房东。 dM.f]-g  
静默了一会,他为我添上了滚烫的咖啡。入口苦涩,但地道纯正。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0
发帖: 88012
财富: 189826503 鼎币
威望: 73 点
贡献值: 466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81 点
在线时间: 9897(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8-02-18
沙发 发表于: 02-06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在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6
发帖: 46015
财富: 790534 鼎币
威望: 41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4 点
在线时间: 1357(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2-18
板凳 发表于: 02-06  
           `1fY)d^ZS  
\Uq(Zga4)  
VjZ|$k  
W[e$>yK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lrztM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