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永远的镌刻 永远的怀想 永远的牵念
小仪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6440
精华: 3
发帖: 141
财富: 68529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54 点
在线时间: 27(时)
注册时间: 2009-04-03
最后登录: 2017-02-13
楼主 发表于: 2009-04-13  
0

永远的镌刻 永远的怀想 永远的牵念

管理提醒: 本帖被 bztdxxl 执行取消置顶操作(2009-05-16)
    [font=楷体_GB2        永远的镌刻 永远的怀想 永远的牵念                                    dJYQdo^X  
                                                          (永远的东汽中学) Lavm  
                                                                  小仪 Lm}J& ^>  
    当白发苍苍已经退休多年的东汽中学老校长张天明向我约稿的时候,我很感动。说真的,我的工作已经很忙很忙,上班时间根本不可能有闲暇忙工作之外的事情,而下班后,家务、孩子和手上一些签约的稿件也让我忙得不可开交,所以通常我的小说随笔什么的都是在晚上10点以后家务活差不多做完了、孩子也睡觉了,然后抱了笔记本电脑在床上匆匆写成,而我又有12点之前必须睡觉否则就失眠的习惯,算下来我能够支配的时间少到可怜,所以一般轻易不会答应别人的稿件。但是张校长的约稿我却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虽然从三月初拖到今天——3月31日才写。因为我答应张校长本月底交稿,所以今晚必须赶出初稿。      hJcN*2\:  
84uHK)h<%  
    因为东汽中学有我永远的镌刻、永远的怀想、永远的牵念。 l{b*YUsz>  
M7 Z9(3Va  
一、 永远的镌刻------那些在中学的营救…… @p}"B9h*^  
1__Mf.A  
    5.12大地震发生的当天,当得知中学的惨状后,东汽抗震救灾总指挥张志英、何显富明明知道公司内部灾情惨重,还是当机立断,在第一时间将企业最重要的力量、最关键的设备——当时唯一一台大型挖掘机派到了东汽中学。 X_nxC6[m%  
\L@DDK|"`6  
    当党委书记何显富出现在中学的时候,派人出去求救的唐祖贵老师他们只觉得心头一热:亲人来了,救星来了。那是一种找到了家人和依靠的感觉。血浓于水的感觉。何书记到现场后,一边组织救人一边加入抢救行列。因为停电,现场非常黑暗,为了多救几个人,在现场的杨宏明他们是将摩托车组织起来打开车灯照明的。事后,我看见了何书记在中学现场抬人那张血淋淋的照片。很感动,说真的,他和张总,在那种时刻的表现让我们看见了希望,看见了光明。 MU/3**zoW  
gE~]^B{  
      而肖珉,这位东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被任命为中学现场总指挥。在整个救援期间,肖珉带领谢平、关绍友、蔡久名、张强等人废寝忘食、通宵达旦,三天两夜未合过眼,七天七夜未下火线。由于过度劳累,原本就有严重腰痛病的肖珉几乎无法站立,只能用手强撑着在废墟中爬上爬下。在最危险的残垣断壁下,在救援队伍的最前面,都可以看见他的身影。…… 39+6ZTqx  
%]15=7#'y  
      我去中学的第一眼,就看见救援队伍的最前面,一块随时可能掉下的预制板下面赫然站着的正是肖珉。我担心死了,如果余震或者下面的动作稍微大点,那钢筋水泥的板子掉下来他还有命吗?可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争气的泪水在我眼眶打转。转眼,又看见谢平在救援队伍队列跟前奔来跑去地跟着肖总做现场的调度。关绍友,这个平时看起来一句话也不多说的严肃男子,当面对众多学生家长的愤激和误解的时候,他仍旧镇定自若在现场坚持指挥,而当时,他自己的几个亲人还被埋着…… ' 3MCb  
CS<,qvLpL  
    就在头两天晚上,在山上召开的情况汇总会上,我本想采访下肖总,但是他的嗓子已经嘶哑了,根本说不出话来。谢平也是沙哑着嗓子用手示意。 6YCFSvA#/  
?\D=DIN-r  
    简单说,那些个晚上的汇总会总体是在手势和大喇叭试图努力将那些沙哑得说不出话来的声音传出来的情况下简短直接地召开的。 QIg.r \>o  
Q-:IE T  
    张志英、何显富、我是刻意观察了的,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父母官,无论是作为公司的一员还是作为一名记者我时刻关注和关心他们是必然的,这两个人当时眼睛里全是血丝,嗓子完全是哑的,全靠手势和大喇叭。至今,我的电脑里还留存着张总和何书记有一晚上现场会议的照片,那种表情,想忘也不能忘,让每一个看到的人痛彻骨髓,尽管我看一次痛一次,可是,它毕竟还使我深刻产生东汽当家人那种“公司就是家、他们就是可以信赖的家长”的真实依赖感,所以我没有删去。 m)aNuQvy:Z  
Bh\>2]~@a  
    而肖珉,是我试图单独接近的参访对象,所以也刻意走近。 S)h0@;q  
'l| e}eti>  
      可是,他们都太累了、太苦了,那时候几乎都憔悴得脱了形,而且会议匆匆开完又奔赴现场,我实在不忍心去打扰他们,所以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观察和默默为他们祈祷、为我的所有同胞祈祷。 iO,_0Y4  
]$VYzE2e  
    关于肖总在中学施救的具体情况,当时我的采访虽然没有做成。但是后来读到的一篇文字让我对他更加崇敬,文中详细记录了一些有关当时他在中期中学的情景: Y,%d_yR[  
;F;"Uw  
    ●大地震发生的当天,当肖总了解到东汽中学伤亡严重,许多学生还被埋在倒塌的教学大楼废墟中时,便主动向指挥部请缨,首先到东汽中学负责那里的救援工作。在火速前往东汽中学的路上,他看见置业公司带吊车司机陈元忠开着一台32吨吊车正赶往叶片分厂。他顿时怒火中烧,当着许多人的面大声呵斥:“陈元中,你在干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着车到处乱跑!中学倒塌很严重,许多学生被埋在废墟下面!赶快把吊车开到中学那边去救援。快!”陈元中含着泪想要说什么,可又把话咽了下去,往叶片分厂那头望了望,掉转车头跟着肖珉同志往东汽中学疾驰而去。 |QI FtdU5T  
    后来他才知道,陈元中的爱人当时也被埋在叶片厂房废墟里,他本想开车去救自己的妻子和其他职工,可想到学校那些孤立无援的孩子们,他强忍住心中的悲痛,把吊车直接开往东汽中学……很多孩子得救了,陈元忠的妻子却永远地离他而去,最终陈元忠没能见上妻子最后一面。为此,肖珉同志心头一直很愧疚,如果吊车去救援叶片分厂,也许陈元中的妻子就不会死,叶片分厂的灾情也不会那么严重。他说,他对不起陈元忠和叶片分厂职工,等抗灾救援工作结束后,他一定要亲自向陈元忠说声对不起,他冤枉陈元忠了! GkT:7`|C  
    当肖珉同志带领自救队来到东汽中学时,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整栋教学大楼多处出现倒塌,哭声、喊叫声布满整个废墟之中,情况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看着这一切,肖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人!于是,他马上组织自救队进行抢险救援。 WjrUns  
    为了能够挽救更多的生命,他连续奋战在东汽中学七天七夜,坚持战斗在救灾指挥第一线,直到第四天才和家里人联系上。在匆匆与家里人通过电话以后,他又投入到忘我的指挥工作中。在救援工作展开的前三天,肖珉同志始终没有合过眼,眼睛里早已布满了血丝,看着让人心疼。由于汉旺镇的通讯完全中断,所有联系都是靠大声嘶吼。几天来,他的嗓子都喊哑了,所以一切联系就只能依靠手势继续进行了。 V*bX>D/  
    “肖总,小心!”突然,一块砖头飞过来,肖珉同志本能地闪开了。好险,幸亏没有被砸到!他回过头,一位学生家长蹲在地上,悲痛欲绝地大声哭泣着,手里还拿着半截砖头。他望了望这位家长,丝毫没有怪责这位家长,他知道孩子父母的心里一定比他更难受,因为这名家长的孩子此刻正被重重地压在倒塌的废墟之下,半截身子已经露在外面,应该可以马上救援。但要吊开这个孩子身上的梁柱,旁边的立柱和断墙肯定会顷刻倒塌,包括救援人员和存活在废墟下的孩子都会送命!肖珉同志让人赶快安抚这位家长失控的情绪,告诉他救援人员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把孩子救出来。其实,在赶往东汽中学的路上,他就想到了这些,但是救人是第一位的,即使再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救人的脚步。 5:o$]LkOWC  
    由于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肖珉的腰痛病一直折磨着他,连走路都感觉困难,只能用手撑着,但他依然不下火线。每每看到一个生还者被救出来,肖珉都会流出激动的眼泪。为了能保证救出更多的生还者,肖珉经常把自己的一份食物让给救援人员,让在场的所有人员都为之感动。 )TmqE<[  
\VTNXEw*G  
    我和爱人在山下的中学、技校和家属区采访和拍照,也尽力安慰和帮助需要帮助的难民。当我看到一个女生的被揭掉的一头长发的头皮,忍不住爆发出凄厉的哭声。当一个孩子被救出来时,我心里又替他不停地祈祷平安。以下是我当时在我的《抗震救灾》一文中对东汽中学抢救现场的真实记录的一个小片段: o?Wp[{K  
@4'bI)  
    ●“还活着,他还活着。”在探测人员惊喜的呼喊中,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疲累,饥饿……,都被又可以救出一个生命的渴望所带头。东汽救援者和部队战士以及施救的志愿者十万火急而又万分小心地用手挖掘着钢筋水泥和泥石、砖块。手套磨破了,膝盖蹲麻了,腰累得直不起来了。“看见了,看见了。”他们惊喜地叫着,更加迅速而小心地掏着、扒着……终于,“出来了,出来了。”汗水伴随着惊喜,他们目送着生还者被送上救护车,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z`^DQ8+\j  
krw_1Mm  
    “叔叔,你们救救我吧。”被卡在楼梯钢筋水泥石板中的小女孩微弱地呻吟。 GomTec9.  
4a&*?=GG  
      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个叫可爱而顽强的孩子在命悬一线的关头,还向人们挥手招呼。人们可以看见她却不敢施救。因为女孩所在的地方只要一动,整个残垣断壁就会坍塌下来,不仅下面的人会有生命危险,小女孩自己也少有存活机会 QBNnvg4v  
,EAf/2C  
    靠着救援人员从她所在的水泥缝中滴水下去,她还维持着生命。为了营救她,现场救援人员已商量过几套方案,但因为各种原因都被一一否认。今天,再不救援,她的生存机会渺茫。 e+!+(D  
%4%$NdU"  
    掏、挖、扒……  !IZbMn6  
m5G9B-\?  
    终于,医生能够上去了,尽管他的头上吊着的那块巨大的钢筋水泥板随时可能砸下来。但是,医生还是上去了。战士上去了。他配合医生给小女孩做着施救工作。 RW!_Zz Z  
Z=B6fu*  
    东汽现场总指挥(指肖珉)就站着在距离医生、战士和小女孩最近的地方传递东西和即时指挥,上面是随时可能砸下来的悬吊着的钢筋水泥板。 qm.30 2  
># q2KXh  
    “斧头,斧头……。”随着上面的呼喊,一把斧头被飞快传递过去。 hU}!:6G%[P  
< O5r|  
    万般无奈,要救出小女孩,截去她的双腿是唯一可行的方案。人们的心在震颤,许多人在哭泣。 g=*`6@_=  
Y=%SK8]Q;  
    勇敢的战士和医生,坚强的小女孩…… O:=%{/6&D  
ii.L]#3y  
    她被抬下来了。 ]8}+%P,Q  
^ lUV^%f  
    许多人满含热泪,目送着这个孩子被送上担架。 0g-bApxz*&  
kHO2&"6  
NV|[.g=lg  
o)X(;o  
    有一个穿浅色粉红紫色的女孩子,尸体被放在卡车上,头颅和长发垂掉下来,手里还紧紧握着写子的笔.一个男孩子,穿兰色体恤、牛崽裤,大约身高在174-176左右,被抬出来,身子微微躬着,脸被盖住,哭得死去活来的母亲不让人抬走他的遗体……,目不忍睹…… `m~x*)L#  
$=x1_  
    然后往技校走,看到沿途的建筑几乎完全是齑粉瓦砾,基本找不到还完好或者只是外面裂缝的建筑,这一带离山近,所以受灾更是严重中的严重。 3f u*{8.XZ  
; bBz<  
      平时巍峨高耸看起来深入云霄的紫岩山已经垮塌到半山腰。那撕开的一片裸露在外,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后来听在河那边足球场的人讲,当时山崩地裂一声响后,只看见漫天的烟雾,那是山体滑坡坍塌后腾起的尘烟。 KuU]enC3  
hPC t-  
    而小学的操场则挨个排放着无数遇难者的遗体.那个可怜的母亲和那个兰色体恤的男孩子已经在操场边的马路旁,大概母亲还是不让人们将他的孩子抬去埋葬.可是,上苍,你也不能告诉她该怎么样才能够使那年轻的生命复活是吗?我不知道那对母子最后怎么样了.可怜的孤单的母亲是让孩子被抬去埋进了那个埋葬许多受难者的大坑还是最后想办法将她孩子的尸体送去火化了。 n21Pfig  
Zu4|1 W  
    这些遇难者将同前一天被埋葬的遇难者一样将在紫岩山下所挖的大坑内集体埋葬,而这些遗体,至少每人身上还有裹尸布,还洒了一层石灰,而且坑内也有石灰,至少还是十个人左右一个坑,叫“集体宿舍”。但是街上的居民和那些农民,则连安葬也更寒酸,是直接的一个大坑扔进去埋了,也就是俗话说的“万人坑”。 7,i}M  
WjyuaAWY  
    …… I)xB I~x  
(xp<@-  
    看着那些哭泣的亲人和那一具具遗体,我心里的惨痛无法表述,眼泪在那一天几乎没有干过。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正在如花的年龄,生命还是娇嫩的花蕾,却不得不凋谢在这场大地震中。苍天啊,你的惩罚未免太残酷了! >&@hm4  
?_\t7f  
    被掏挖出来的人中,死去的占绝大部分,而活着的只是极少数.还有不小的一部分,即使活下来了,也是残疾. 为什么大自然这么残酷地对待他的子民。 }Yi)r*LI3  
]=s!cfu  
  …… L<kIzB !  
\9U4V>p  
59?@55  
二  永远的怀想--那些不得不说的老师和孩子们…… jpL' y1@Ut  
pK)*{fC$`  
    本在山上采访的我是主动请缨去到山下那一片的,因为中学在山下,而那里,有我牵挂的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同事、有我爱人和他的同事、学生。 3Y\7+975m  
s m42  
    在中学门口,看到那副惨状,几乎从不掉泪的老公忍不住放声大哭。中学的教学主楼是只剩中间没有坍塌,而两边的楼全部垮塌,下面压着数百师生。包括校长的女儿周文超。据跑出来的老师讲,周文超如果跑快一步或者跑慢一步或者说如果早跑一步或晚跑一步,就还有可能被从废墟下掏出救活,但是她跑出的时候正好一块水泥板砸下,她当场遇难。 Gj[+{  
.U8Se+;  
    我在中学的时候,因为除教书外,还兼着校务员,校办的办公室就和周校长当时所在的教导处办公室一墙之隔。因为周校长人非常好,很和蔼实在,所以我很喜欢和他说话,我们很谈得来,而他的女儿周文超,因为放学了来爸爸那里写作业的缘故,所以我们经常看见。她喊我姐姐,这小女孩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嘴巴也甜,我喜欢她得紧。遇难的时候,文超正读高三,成绩非常好,在整个德阳地区都名列前茅,是标准的考北大或清华的料子,但她,就这么走了。我心里是那样难过,所以你们可以想见周校长的感受。而他的夫人,是技校的老师,在汉旺本部技校上班,那栋楼也坍塌成碎石烂砖,所以也不幸遇难。我去的那天,他的女儿和夫人都还没掏出来。 }uI(D&?+h  
-{Lc?=  
    周校长还守在现场,伤痛已经使他几乎麻木。尽管天气是晴的,但他还是穿着红色的雨衣在现场从这栋楼走到那栋楼,走来走去,看来看去,分明是个灵魂早已经因伤心而飞出躯体的纸人,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我看得眼泪滚滚而下,转身,悄悄擦去,却又掉落一串……。内心,沉痛无比。 r ]XXN2[jO  
VZOf|o  
    作为一校之长,他完全可以跟救援队的人说,营救的时候先从他女儿所在那边的楼救起,因为谁也不知道他女儿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经离开,但是他没有那样做,而是让救援队按照营救规则先易后难、先多后少从另一边的大楼救起。听说先去的媒体想采访他,他一律拒绝,我完全理解,所以我带的媒体朋友去,只是无声地拥抱他,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们的感觉。 0nkon3H  
2b+0}u>a  
    在学校的篮球场,我看到了瘦弱不堪的退休老校长张天明。某大媒体的记者正在问他一些情况。看得出,老校长身上那种沁入骨髓的悲伤和痛心,我百感交集,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和他打招呼,所以我们只是相互点点头。那种无法表达的痛彻心扉……。 G;:D6\  
go, Hfb  
    大震前的几个月,我在时任人力资源处尹处长处见到他,当时他正为学校的一些事情奔走,但是无论是他,还是尹处长,面对一些现状,也只能够是去努力,但是,那时我还是被他狠狠感动了一把:都退休那么多年了,还那样为学校呕心沥血……。 7g-#v'.N  
#!Iez vWf  
    而现在,看着在他手上诞生的学校突然之间就成为人间炼狱,他内心的感觉可想而知。 HaP0;9q  
Jjb(lW  
    还有唐祖贵老师的女儿唐佳琪。非常高挑漂亮、亭亭玉立。我对唐老师一家的感情开始于我还在大学的时候。那年我即将毕业,因为先我一年毕业的爱人是为了我毕业后可能好分点而选择来了德阳而放弃了去部队、成都和南海等地的机会,所以我毕业前夕也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成都广元等地更好的机会而选择了来这里和他在一起。但是东汽是企业,当时我只能够去到任何学校或者政府等地方单位,要选择企业就必须算转行,必须交转行费。因为我的父母根本不同意我和他好,作为刚毕业不久的他,为了我们能够在一起,只好自己解决费用,于是他只得去借钱来帮我交这笔费用。唐老师那时候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助之手,使我们感念终生。所以我在刚到东汽中学不久还误将唐福铨老师当成他而表达了感谢之情,后来才知道是唐祖贵老师。而祖贵老师本人,就跟从来没帮助过我们一样,从来不把他对别人的帮助放在心上。再后来我生了孩子缺人照顾,在单身楼上班的他的爱人葛姐也总是抽了闲暇时间来看望和帮助住在单身楼的我。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尽管我们一直没有机会也从没有报答过他们,可是内心的感念却不可能忘记,于是心底就格外对他们一家多了分亲近,也所以认识他的女儿佳琪。 \bt+46y@]  
;().  
    佳琪和文超属于一类,都是很乖很可爱懂事的孩子,也所以我喜欢她。当她被从废墟掏出来以后,唐老师正在营救孩子的工作中忙碌,只看了女儿一眼,待女儿被送上救护车后就又投入抢救和安置孩子们的行列,却未曾想,他看到的那一眼成为和女儿的永诀! V?g@pnN"  
,2F4S5F~rC  
    所以后来,当我看着唐老师拿着女儿在运动会上举着牌子的那张照片看的时候,我的内心“嗵”的一下,猛然间滞重和疼痛如决堤洪水般袭击。我完全了解唐老师的痛。我不知道葛姐是怎么过的那些日子。 zE{@'  
s52c`+  
    如果可能,我多么想自己会魔术,能够变出这些活泼可爱艳如鲜花的孩子送还他们啊! #4(/#K 1j  
[\o+I:,}wi  
    而李开胜老师,我在中学的时候因为不在一个组,平时接触少,见面大家也只是互相打个招呼的交情。可是地震后我听爱人说,他最先想到的不是在二楼读高二的亲生儿子,而是自己正在上课的班级学生,他疏散着这些孩子……,等到想起自己儿子的时候,孩子已经不再存活在这个世界。我爱人说他儿子非常优秀,不仅长相帅而且能够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但是,为何上天如此残酷…… 2#4_ /5(j*  
AL.zF\?  
    地震后我见到李老师的次数反而比我当年在中学的时候见到的多了。他的表情也是一种痛到骨髓的麻木,这个坚强的男人,强掩了内心的伤痛,奔忙在学校的各个地方。在家里,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怎么才能够减轻妻子的伤痛……。 LGN,8v<W(  
"7R"(.~>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内心汹涌的痛让我分明又一次看见了李老师心中那无法掩盖的伤痕…… G"CV S@  
cH>rS\|Y  
    还有谭千秋老师,我在中学教书的时候,他已经是政教处主任多年,他人非常好,性格有些刚直,但人很随和。当时我和他的办公室也在同一层楼,所以他空了有时侯过来坐坐,我们非常谈得来。他那时侯离婚已经几年,带了女儿谭君子过。他非常节俭,日子过得朴素清苦。就在大震来临的前几天,我老公的一个晚自习,看看都要到点了因为临时有事,不得已打了电话去跟千秋老师说能否麻烦他代下课,他本来已经和人约好出去耍了,但是当即还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没想到,说着说着,他人就没了……。他的遇难,我很难过。他的遇难方式,也在我的意料之——大震来临时为了保护学生,而将自己的双臂死死撑在课桌上,最后四个学生都得救了,而他却…… nZ>bOP+,  
sIuk  
    而在地震中双双遇难的王樱、王伟光老师夫妇中,王樱老师是我老公一个组的同事,都教语文,王伟光老师则是我那时侯在中学教书时候同教一个班的班主任。王樱老师书教得很好,是德阳地区语文老师竞赛中第一名,人也温柔漂亮。我那时侯刚毕业,她听说我没有游泳衣还专门将她的一套不错的泳衣交我老公转送给我。而王伟光老师则总是在我被几个调皮的孩子弄得心情糟糕的时候给我送来关心。他们夫妻,感情非常好,经常手拉手上班或散步,有时候走过我们5字号楼下碰到的时候大家总会很客气地打招呼。……。万没想到,他们双双遇难,我最担心的是他们的女儿王迎霜。幸好她转到了五中在读,所以逃得性命。能够想象她得知噩耗后有多么伤心。所以我专门叮嘱老公一定要去看看王迎霜。记得我初到东汽的当年,王迎霜、杨蓓、谭天,三个小孩都是语文组几个老师的孩子,大小也差不多,经常放学后到语文组来找他们的妈妈,在办公室写作业,那时侯看着他们我都动心,觉得这些小孩子好可爱好可爱。没想到,10年后,我却不得不看者他们中的一个成为孤儿,心中好不惨切。 V:h-K`~ /  
T`g.K6$b  
    还有杨蓓的妈妈高文君老师,当时正在上课,叫醒后来爬出来了。而在上课的老师中,那天几乎无一幸免。而她,大约是唯一的幸存者。只因为她喊学生快跑,而自己也跑的时候被混乱挤倒了,然后被跨塌物砸伤了,然后晕了过去,而且幸运的在醒来后爬了出来,捡了一条性命。不然的话我也得看杨蓓失去母亲。…… [@ ]f@Wd  
Q)\7(n  
      还有薛运财老师,曾经在当年我和老公才结婚的时候帮助过我们。而且后来曾经对我说我儿子和我的笑容都是最好看的,都非常相象。他最爱运动,身体也很好,本来爬出了废墟的,却也不幸遇难。  iw6qNV:\Z  
`d#l o  
    还有刘思源老师,曾经因为跳水抢救落水孩子的事迹,我采访过他。还有看起来很严肃,但我老公却颇赞赏的罗晓明老师。还有我老公带过的一个女徒弟,而她,则刚结婚没多久,肚子里据说还怀着刚两个月的孩子。还有认识的彭玉明。还有在家睡觉居然也被砸死的王定生,我尤其记得王定生的笑脸和老远就“小杨、小杨”喊我的亲切声音…… \1 4"Bgj1  
<{7CS=)  
    一张张鲜活的脸,转眼阴阳两隔,叫人怎不惨痛,叫人怎不泪落纷纷。 SCl$+9E  
hd~X c  
    如果有什么可以让时间倒流,如果有什么可以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那么,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去换取。 de{KfM`W;  
q/xMM `{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没有任何人能! &H!3]  
r]eeKV,{p  
    于是,这生生世世无法忘却的痛将永远伴随我们,那些鲜活的笑脸也将永远在我们的脑中徘徊、盘旋…… Evkb`dU3n  
!3>(fj+QS  
V,bfD3S3  
^yUel.N5"  
三  永远的东汽中学——不可能遗忘的牵念……[/font] 2wE?O^J  
U'S}7gya  
    灾难的突降,使我们的心一寸寸被撕裂。疼痛的袭击,使我们一波一波地迷茫和麻木。 FR9<$  
 ZSq7>}  
    然而,我们活着的人并没有因此而倒下,都选择了坚强!东汽中学,在5月19日,就复课了。 |R:gu\gG  
|du@iA]dP  
    当时是在东汽公司的大力支持和德阳市教委以及二重中学的帮助下先将毕业班的孩子安顿好,因为他们马上面临着高考。 hK9Trrwau  
z]ZhvH7-  
    当政教处主任王成杰电话告诉我:“小杨,麻烦你在东汽抗战救灾指挥部的大喇叭中通知下大家”的时候,我百感交集。眼泪一下子又“啪嗒”落下来了。 )n 1b  
Ei2Y)_   
    那些孩子,那些老师,那些我热爱着的孩子和老师,他们是多么不容易啊!为了他们在血泪中的坚强,为了东汽中学的明天,为了我的朋友们,我愿意尽我所能尽的一切努力,可恨我只是个渺茫的小女人。但是他们的每一秒每一分我感觉自己都在和他们一起呼吸、一起度过。心,紧紧地系在他们身上…… c%v[p8%  
~U`oew  
    而东汽公司的领导和员工对东汽中学那种深刻的关注和关爱也让东汽中学的师生和身为中学家属的我们真正知道了什么叫“血浓于水”。 + 8 5]]}I  
L+Yn}"gIs  
    无论是在我随后跟随的一些会议还是我所看见的一些汇报场合,公司的领导都没有忘记东汽中学。即使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的时候,东汽的总经理张志英、董事长何显富他们都没有忘记东汽中学,尽管东汽中学早已经划归地方。对他们来说,过问不过问,都关系不大。可是,他毕竟是从东汽分娩出去的孩子,他们的心怎么可能与之割断。 6lO]V=+  
#}L75  
    有一天,公司副总经理林光平专门找到我说,“小杨,你还是要写写东汽中学啊,他们,很感人!”于是,我专程赶赴东汽中学,采访写成《在灾难中站起、在伤痛中屹立 》那篇稿子。 [H z_x(t26  
CJ S  
    在接下来东汽的所有福利包括灾民安置等工作中,东汽公司都是将东汽中学视为一家人来对待的。 `,d*>  
b'Qia'a%  
    要知道,东汽中学从东汽公司分离出去已经好几年了,公司对他们,是完全可以不考虑的。但是,这种血缘关系,这种曾经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亲情以及东汽领导班子血液中凝聚的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感使他们尽可能地替中学和地方政府分担一些担子。而东汽公司的本身,也正在进行繁重而紧张的生产、重建和安置…… e>~g!S}G  
.MkHB0 2N  
    所以,东汽中学的全体师生员工,上至校长周德祥、下至普通教师和每一个学生,都对东汽公司有一种子女对母亲的依恋和感激情怀。 jW*|Mu>2  
/ pzdX%7  
    所以我去采访的时候周校长动情地说,“小杨,没有东汽公司、没有德阳市教委和地方政府,我不知道我们该是什么样的情景,我无法想象……。” R;&C6S  
<l]P <N8^  
    而老校长张天明的约稿也再三嘱咐,“小杨,你一定要写写东汽公司、写写东汽的领导和员工、写写肖珉……。” N&7= hni  
l T~RH0L  
    我唯有点头,唯有感动! k\$))<3  
gRv5l3k  
    这种情怀,这种感觉,这种血肉相连的紧密和不可割舍,我在每个心跳和呼吸的瞬间时刻都能够感受到并正在感受啊! )I'?]p<  
exw~SvT3  
    因为,无论是东汽公司的每个领导和员工还是东汽中学的每个教师、员工和学生,他们彼此之间,是永远无法割舍的牵念呵……
[ 此贴被小仪在2009-04-20 17:19重新编辑 ]
描述:当日东汽中学救援现场
图片:DSC03218.jpg
描述:倒塌的废墟倾诉着一段段伤心的往事,那些人,那些情,永远在人们心里久久停留。
图片:1.jpg
描述:地震后孩子们搬到板房学校上课
图片:DSC03507.jpg
描述:墓碑式的流动厕所
图片:DSC03509.jpg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你认为它特别它就特别了~
zy6983离线
在平台,你快乐,我也快乐!
级别: 通讯员联谊会白金会员

UID: 5710
精华: 30
发帖: 16897
财富: 184370 鼎币
威望: 680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442 点
在线时间: 3139(时)
注册时间: 2008-12-25
最后登录: 2019-06-03
沙发 发表于: 2009-04-13  
永远的怀想
刻画、注重在“情”、“事”、“理”字上延伸
小仪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6440
精华: 3
发帖: 141
财富: 68529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54 点
在线时间: 27(时)
注册时间: 2009-04-03
最后登录: 2017-02-13
板凳 发表于: 2009-05-21  
永远永远……
你认为它特别它就特别了~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许振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