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原创小说:城市的街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楼主 发表于: 2009-05-22  
    0

    原创小说:城市的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梅花雪 设置为精华(2009-05-23)
                                                                一 fm%-wUgj  
    ;,_c1x/F  
    ?jBh=X\]:  
    胖嫂挎着她的蓝布印花包袱,站在村边的马路上茫然四顾。这条路是村里通向县城的直达通道,西南走向,像一条尚在梦里的长蛇,无限慵懒地伸向远方。 POUD*(DqNK  
    ^Ul *Nm  
    t3$+;K(  
    nxYp9,c"  
    天还没亮,寒风冷飕飕的,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头皮发紧。偶尔,有流星滑过岑寂的天空,闪着一抹幽蓝倏然而逝,神秘而诡异。 1(U\vMb  
    <wt9K2,  
    }NJ? .Y  
    ~dqEUu!C  
    的……的,远远地,牲口的蹄声踏醒了沉寂的黎明。胖嫂回身望去,一辆驴车正欢快地向她奔来。驶近了,胖嫂看到车上坐着一人,神情肃穆,秃顶,面善,却是老五。驴车挟着一缕风,与胖嫂擦肩而过。 *(@[E  
    O/Wc@Ln  
    BcTV5Wcr  
    m&#a M8:\  
    五哥,等等我啊!胖嫂急了,追在后面拼命喊。老五回头,面无表情地说,你,还是自己走吧! al\ R(\p|  
    cvf#^Cu   
    S)\%.~ n  
    ep"54o5=d  
    #6<9FY#  
    五哥,我也要去城里的,我们同路,你捎着我,等等我啊! 9Lxj ]W2^  
    ]hkway  
    NCysYmt  
    Ijj]_V{,  
    不,我们不是同路人,我要赶时间啊!老五冷漠地扬起鞭子,驾!他喊了一声,冲着驾辕毛驴的屁股上狠狠一抽,驴车忽地加快了速度,腾起一股细尘,迷离了胖嫂的眼睛。 (PCv4:`g  
    5zBsulRt  
    ~cx/>Hu  
     ,  
    五哥,你为什么不等我?胖嫂实在追不上了,目送着驴车的远去,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觉得很委屈,蹲在路边哭起来。 X[c8P7  
    mI~k@!3  
    H0B"?81  
    $r=Ud >  
    五哥……胖嫂一咕噜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眼角还挂着泪珠。想起梦中的情形,她忽然感到了惊惧。听老人们说,梦见驴即是梦到了鬼,是不祥的预兆,所谓牛头马面,它们是到阳间索人灵魂的阴差。这样一想,胖嫂被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G(~"Zt}?  
    (yel  
    Ea*Jl<  
    U8KEg)Msk  
    f)+fdc  
    她赶紧拉亮了电灯,急急穿好衣裳。走到门口,怕自己的早起惊醒了儿子一家人,她蹑手蹑脚打开房门,连扫街的家什也没拿,就一头扎进了风里。 ojH-;|f  
    SW%d'1ya  
    9WuKW***  
    zZ=.riK  
    外面下着雪。这是今冬里的第一场雪。雪花很大,像是与大地久别重逢似的,争先恐后地往地上扑。胖嫂没命地朝中心街跑去。这是她熟悉的街。每天,她像擦拭家里的摆设一样扫除着街上的浮尘,因此,哪怕只是一草一木,在她心里都带着别样的色彩。街上异常清冷,黎明的这个时段,路人及来往车辆都少得出奇。皑皑的白雪在脚下“咯吱咯吱”响着,脚印格外抢眼地印在雪地上,少顷,便被纷飞的雪花覆盖了。 :xT=uE.I  
    Ls^$E  
    =2eG j'}  
    e$^O_e  
    胖嫂呼着哈气,跑得张口气喘。猛然,她看到街中央乌压压地围着一群人。胖嫂的心忽地收紧了。老五果真出事了?那梦竟是应验的? Ci ? +Sl  
    ^CwzA B  
    o5FBqt  
    obE_`u l#  
    皑皑雪光映得周围一片莹白,警灯在雪地里无声地闪烁,胖嫂想卯足劲,跑过去看个究竟,可两条腿却软绵绵地没有力量。她艰难地向前挪着步子,快靠近人堆了,她看到了抛在街上的一把扫帚,上面已落了一层积雪。胖嫂一搭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老五的扫帚,为能更彻底地清扫灰尘,老五曾千丝万缕地在扫帚苗上绑扎上了好多条塑料包装绳。在扫帚附近,是触目惊心的滴滴血迹,湮染着积雪的街面,像是散落在雪地上的点点梅花。 93d ht  
    B6b {hsO  
    [sY>ac  
    `QlChxd  
    0 .dSP$e  
    嗡地一声,胖嫂只觉得脑袋像被重击了一下,木木的。周围一切都在无声地动,救护车在人群边上戛然而止,人们七手八脚地抬起一人,胖嫂看到他橘红的工作帽被搡了下来,鲜明地露出一秃顶的脑袋,那人果真是老五。胖嫂眼前立刻蒙了一层雾,说不上那是泪水,还是雪水。老五面色灰白,一双手僵僵地垂着,手心向下,似乎在叩问大地。 r`L$[C5I  
    <vV?VV([  
    Ot]PH[+  
     :RW0<  
    HJ*W3Mg  
    五哥……胖嫂撕心裂肺地一声哭喊,惊得树上晨起的麻雀“扑棱”一声仓皇地飞起,晃动枝条上的白雪簌簌落下,宛若飞花。 a[GlqaQy+-  
    b='YCa  
    U>^ -Db]  
                                            二 ukr a)>Y[|  
     3y?ig2  
    这么宽的路,咋还叫街呢?胖嫂停下挥扫帚的手,很纳闷地想。这可比老家村西头那条大马路宽多了。地面上咋还装了这么多的灯呢?那些地灯五颜六色的,一溜直线亮着,晃得天上的星星一个劲地眨巴眼儿,致使冰冷的大理石街面也泛出一抹温情。 pr[[)[]/  
    E:&ga}h  
    %o +VZEH3  
    唰、唰……扫帚与地面相交的声响极有节奏地传递开来,在寂寥的黎明里显得尤其清晰。胖嫂扫了一会儿,稳住颟顸的身子,拄着扫帚把歇气。这时,老五走了过来。按照划定的清洁区域,他已经扫到了隶属他管辖的地界尽头。老五五十开外,五短身材,谢顶,头发少得可怜,只围在脑袋周围结篱笆似的生了一圈,看上去稀稀落落的,像是初冬时节抖索在碱场地里的小麦苗。他叉开五指,拍了拍自己橘红工装上的尘土,胖……刚开口,觉得想喊出的那个称呼极为不妥,后面的那个字迅速被他咽了回去。 $CVbc%  
    )*iSN*T8q  
    P$\vD^  
    “胖嫂”这个名字是老李给起的。那天,环卫处的王主任领着她来报到的时候,大耳朵老李一见胖嫂,马上眉开眼笑,嘿嘿,刘元萍,一听名字就知道腰粗。看模样你也大不了我几岁,以后干脆就喊你胖嫂吧!而后匝一下嘴,喃喃自语,啧啧,比俺老婆还肉头…… GIDC'  
    <Ep-aRI  
    b&!7(Q[ sT  
    胖嫂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老李一看,像是见了奇景,嘿嘿,五十多岁的人了,开句玩笑还脸红,稀罕! Au,}5=+`P  
    '@iS5Fni  
    S0~F$mP'  
    老李,整天胡咂叽,你不累啊?老五知道他那自来熟的脾气,话匣子一旦打开,如同滚滚长江东逝水,不打断他,甭想他自己能收住。 ;%#@vXH[Oo  
    Ss&R!w9p  
    jv]:`$}G\  
    '+ |{4-V  
    哦,被老五一问,老李眼前一亮,马上转了新话题,来,介绍介绍,他的厚掌往老五的肩头一搭,这位就是秃头老五。老五本姓吴,早年间国家也没实行计划生育,他妈就扑噜一个扑噜一个地生,好吗,几年间就分生了他们弟兄五个。为啥叫秃头老五呢,瞧见了没,一边说着,他一边用食指轻巧地往老五工作帽沿上一挑:瞧这头发,就跟那褪毛的鹌鹑似的,哈哈! 4 |N&Y  
    $N=A,S  
    G~e`O,+  
    这句玩笑击垮了胖嫂所有的矜持,她的圆脸上也漾满了微笑。 c]W]m`:  
    \+g95|[/  
    cV5Lp4wY?  
    胖嫂,起这外名你可别见怪,这叫特点!就拿我说吧,我姓李,人称大耳朵老李。小时候,我奶奶老说,耳朵朝前罩,不是骑马就是坐轿,说我有福呢。嘁,谁料想当工人也没保住铁饭碗,还不到五十我们那机械厂就倒闭了,这不,都扫了好几年大街了。 @qH<4`y.^  
    c)M_&?J!5  
    -~ `5kO~  
    老李虽然仍带着调侃的语气,但听者分明品出了他话语里包含的某些沉重。 2Fce| Tn  
    GjA;o3(  
    @M"h_Z1#  
    好了,一扯就远了。环卫处的王主任搭腔说,其实叫胖嫂也挺顺溜,是吧?你俩先干活去!胖嫂,这条街上就你们三个环卫工。瞧瞧这街,这可不是一般的街,是这座小城的中心街,是黄金地段,说白了这条街就是代表小城的一张脸面,所以,清洁工作马虎不得。走,我跟你说一下你们地界的分工…… pVw)"\S%  
    Q<r O5 -K  
    b#.hw2?a`  
    是啊,叫胖嫂也挺顺耳,想到这里,老五很肯定地喊出了这个称呼,胖嫂,我扫完了,要不我帮你扫吧? vGC^1AM  
    u[^(s_  
    ?iUAzM8  
    不用了,五哥!我在家干农活干惯了,倒觉得这活儿轻快呢。胖嫂俯下身,起劲扫起来。 8KW}XG  
    L;'+O u  
    ZSMOq4Y 9  
    呵呵!瞧瞧这是咋论的辈份,一个称嫂,一个喊哥的,嘿嘿,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老李见状,远远地站在橘红的路灯光下打趣。一早晨的忙活,此刻他感觉汗珠子正沿了他的胸膛涔涔地往下滚,他索性摘了工作帽,汗气便如同刚掀锅的笼屉,腾腾地从他花白的头发丛里蒸腾。 /cr.}D2O  
    gR(*lXm5w  
    M,PZ|=V6a  
    闻听这话,老五正准备挥动的大扫帚如同奔腾的河水遭遇了冰点以下的寒流,立时冷凝。僵了好久,看到胖嫂圆圆的腰身正温吞地在前面晃,他白了大耳朵老李一眼,索性走到长街的另一头,唰唰扫起来。会合的间距越来越短,胖嫂直起腰,用衣袖抹一下额头上的汗,感激地望着面前移动着的橘红身影。 Bj J$I^  
    t.>vLzrU  
    >b |l6 #%  
    此刻,顺子已载着他的大嘴老婆出摊了,他把满是油渍的手往胸前的花围裙上一抹,利落地从旁边热气腾腾的小锅里捞出几块烧肉,往砧板上一搁,“邦邦邦”一剁,城市的街上便溢满了烧肉的味道。上空,曙光正犁铧般翻开浅灰色的天幕,天亮了。 yKa}U!$   
    lBL;aTzo  
                                          三 ^;$f-e  
      ]5'  
    "S^;X @#v  
    9QI\[lT&  
    胖嫂眼里,城市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它的明艳、熙攘、冷漠与热闹让她觉得新鲜而陌生。街上那些把头发挑染得一绺黄一绺红的女孩子们,画着夸张的眼线和唇形,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大声地对话,好像话筒那方欠了她八辈子的债;各种牌子的轿车炫着名贵的身份,像一只只灵动的游鱼,在川流不息的人流里来往穿梭;晚上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如同夏天坡里的萤火虫,扮靓了整个夜晚。 ?jBna ~  
    ~-6Kl3Y  
    A[!Fg0X0  
    街的南端有一家“安安”洗头房。门面不大,装饰得及其花哨。晚上便早早打烊,落地的玻璃门被厚厚的窗帘挡得很严实,只透出些许暧昧的玫红灯光。里面常晃出一个红嘴唇的姑娘,浓妆艳抹的,大冷天仍穿着露膝的皮裙,她嘴里嚼着口香糖,常站在门口搔头弄姿,眼风撩人。 7+j@0v\  
    t@!X1?`w  
    ,l` q  
    午后,胖嫂拿着抹布擦着街边的垃圾桶,忽听“噗”地一声,一团胶状物落在了她身边,像磁石遇了铁器,牢牢地粘在了地面上。胖嫂连忙抬起头,洗头房里的红嘴唇正扭着秀挺的屁股娉婷地摇进屋去。 Sz"J-3b^  
    TjlKy  
    e0*',  
    嗳,你这闺女!你往哪儿吐呢?胖嫂喊道。 ZV_Z)<  
    h&5H`CR[  
    Zcz)FP#  
    喊什么喊?谁是你闺女?我又没吐到你身上,管那么宽干吗?红嘴唇冲胖嫂瞥了一眼,满脸的不屑。 xZL`<3?  
    HH2*12e  
    >wM%|j'  
    街上人来人往,听见争吵声,小市民的心理最终难敌看热闹的秉性,三五成群地凑上来。 SA{A E9y  
    ZsUxO%jP  
    :j vx-jQ  
    老五、老李闻讯,也急忙冲进了人群。 zpIl'/ i  
    2:/'  
    M&y!w   
    我吐口香糖怎么了?你一个扫大街的,你管得着吗?红嘴唇一张一翕,下巴高高抬起,目光极度鄙视,像把尖利的冰刀,刺得胖嫂回不过腔来。 #=b_!~:%  
    ((Ec:(:c  
    rFn;z}J2  
    你说什么?扫大街的?扫大街的是你这号人叫得吗?你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吗?你知道怎样做文明市民吗?老李太阳穴边的青筋如同一根不安份的蚯蚓,噗噗直跳,哈哈!我猜就你这种素质,你憋到天黑也回答不出来。跟你说,我们是‘宁可一人脏,换得万户洁’的环卫工人,我们自食其力,靠劳动吃饭,我们干这活干得理直气壮,干得无愧于心,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扫一下围观的人群,大家说,职业有高低贵贱之分吗? gV!Eotq  
    mhp5}  
    kte Dh7  
    没有!回应发聋振聩。 l@<^V N@  
    P~i^V;g  
    >RBq&'f  
    红嘴唇像被电了一下,三两步走到门口,却又不甘心被这声音所击溃,并不隐回屋内,而是面朝里站着,倚了门框翘起一只穿着长筒靴的脚,漫不经心的点着地面。 OcMd'fwO  
    +:~&"U^ z&  
    @iy ^a  
    怎么不吭气了?理亏了吧?贬斥环卫工人!哼,我们不像有些人,长得人模狗样的,背地里却是‘公共厕所’。你不说话就了事了吗?你把口香糖给捡起来!老李声色俱厉。 )"jG)c^1*  
    }vxb, [#  
    _ts0@Z_:  
    算了,算了,别得理不饶人,我铲起来吧!老五蹲下身子,用锯条铲起了那块口香糖。 netKt_  
    HPCgv?E3  
    i?'HVx  
    围观的人眼见没戏,也顿时散去。老李仍然火气未消,他狠狠跺了一下脚,你说你干吗拆我的台?没看见她欺负我们环卫工吗?牛什么牛?还不知道她的底细,哼! }!& w<wR  
    /^#k /z  
    E[t\LTt*n  
    算了!老五有气无力地重复着,她还年轻,很多事理还不懂,他顿了顿,话音哽咽,她……跟晶晶一般大,让我想到了晶晶。撂下这句话,他扛起扫帚,头也不回地走了。 i,S%:0c7)  
    |VlAt#E  
    & .+[~2  
    落日余晖下,老李推着三轮车,上面放着他清洁的家什,他向胖嫂讲起了秃头老五的家事——他和我以前也是一条战壕里的弟兄,我们同时去的机械厂又同时下岗。屋漏偏逢连阴雨啊,企业倒闭了,他老伴又得了癌症,拉下一腚饥荒,人还是去了。他们两口子一辈子没生养,晶晶是他们收养的姑娘,从小惯瞎了脾气。没考上大学,在家也待不安分,非要嚷着到外面闯世界去。她妈去后,老五更是管不了她,求爷爷告奶奶托关系找得几家企业,她没干几天就撂挑子,高不成低不就的,只知道没白没黑地泡网吧,把老五逼急了,就打了她,没成想她第二天留张条子就离家出走,这一去就是几年。这没良心的孩子,完全不念老五老俩口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她拉扯大,简直白白养活了二十年。 M`KrB5a+6  
    ()(@Qcc  
    C 1|e1  
    老李轻咳一声,继续说,她没良心,老五却悔青了肠子,后悔自己甩出的一巴掌,她从小到大,那是老五第一次抬手打她。后来,老五就到报社、电视台登寻人启事,托付亲戚朋友四处寻找,找了整整一年,可是音讯全无。去年晶晶往邻居家打过电话,说不愿意回家,人在深圳…… _1dG!!L_  
    fmA&1u/xMs  
    ,^,Vq]$3  
    唉!这都是命啊!胖嫂叹息道。夜色就裹着这声叹息,分外凝重地渗透于城市的每个角落。                    ^;NM'Z  
    1B6Go  
                  +fAAkO*GP  
                                  四 . %tc7`k8  
    u-pE ;|  
    A86#7  
    C\.?3  
    胖嫂提了保温饭盒,匆匆走在城市的街上。 ?;|$R   
    s:R>uGYOd  
    但凡晴天,老五一般不回家吃饭,当街买几个包子就是一顿午饭。顺子没有营业执照,只能选择清晨在街口亮摊。日头一冒红,就乖乖地另谋营生。不过,他做的馍饼的确好吃,老五吃过。只是一元钱一个,太贵。 :I F&W=?9  
    Nb#E +\q  
    胖嫂把饭盒递给老五,五哥,尝尝我刚做的红烧排骨。  t\{q,4  
    A! <R?  
    你这……老五连连搓手,有些不好意思。排骨贵哩,这年头,啥都涨价,连无花肉都涨到十块多了。 *A GC[w}/  
    /zuU  
    钱是人挣的,该花就花呗,你快趁热吃吧! '7wI 2D  
    L,waQk / @  
    老五打开饭盒,排骨的香气热热地窜进了他的鼻息。 ^gH.5L0]gH  
    7u!R 'D  
    城里啥都贵。扁豆都几块钱一斤,要是在老家啊,在天井里种下几架,就一直能从夏天吃到秋后,吃不了的就摘了煮后晾晒起来,像这冬天,泡泡后细细跺了,再掺上点肉末、辣椒、姜、葱、盐、酱油调味,那入屉蒸来的包子,好吃着呢! (bH"x  
    2j4VW0:  
    胖嫂说着,一脸神往。 X||o iqbY  
    {;Mcor3  
    是啊,那样做的扁豆包子我早些年也吃过,好吃,地道。老五用舌头舔一下嘴角流出的油道子,咕哝道。不过,那滋味倒远了,嘿嘿,还是这红烧排骨好吃!我老伴活着的时候常做这菜,这菜有讲究,火候要准,没有功夫不行!”老五憨憨地追上一句。 .+ai dWd  
    8 8pz<$  
    五哥,你先吃着吧!我孙子想吃糖葫芦,在家等着呢,我得买上送家去。 /Rx%}~x/m  
    t{!}^{ "5  
    好,快去吧!老五急忙把嘴里还匝着滋味的骨头吐出来,冲胖嫂喊。 kdQ=%  
    E^1uZI\z  
    日子巨幅样的铺展着,转眼快清明了,天上一片云朵也没有,风软绵绵的,像个敞着怀的流浪汉,低吟着不成调的曲子,四处游走。 {TzKHnP  
    ]J;^< 4l  
    ]![ewO@  
    一个打扮前卫的女孩踱着步子,从胖嫂面前飘然而过。她樱唇轻启,瓜子皮便在暖风里打着旋儿,菜粉蝶般落到了地面上。 C n\'sb{  
    Puily9#  
    uMPJ  
    哎……胖嫂想喊住她,但又想起那天的插曲,不由住了口,跟在女孩后面扫起来。她臃肿的身影极为艰难地俯下去,眼神专注,好像她扫起的不是瓜子皮,而是一张张人民币。女孩极有规律地吐着,她紧跟扫着。街上上演的这看似滑稽的一幕吸引了过往者的目光,他们指点着,议论着。女孩也觉察到了异样,但她没有回望,更为得意地仰起脸,满脸阳光。她或许以为之所以被人注目,是因为她轻盈的步履与飞扬着的青春,而丝毫没有想到自己随口吐瓜子皮的行为有何不妥。 9:fVHynr  
    > g8;x#  
    cm-cwPAh  
    哎,你这姑娘,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咋不知道维护公共卫生?老五冲到女孩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Si6%6rAhj  
    -Qiay/tlu  
    5U3="L  
    k2<VUeW5  
    女孩有些惊愕,咀嚼着的嘴一下抿住了。她循着老五的视线猛一回头,看到胖嫂正直起腰来,把扫起的瓜子皮往脚下的垃圾袋里装,顿悟,她情不自禁地吐了下舌头。 \ zhT1#O  
    H]UM2.  
    Qgo0uu M  
    lx U}HM  
    你走吧!没事,以后记得不吐地上就行了。胖嫂直起腰来,用手朝耳后挽一下耷拉在额前的头发,语音温婉。 }v0oFY$u`H  
    GZXUB0W\@)  
    A37Z;/H~k  
    哦。女孩答应一声,遂作风散。 3,oFT   
    AJ^9[j}  
    胖嫂,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呢!那女孩丢一路,你还跟一路了?老五埋怨道。 F{]dq/{  
    #2_phm'  
    c pgHF`nt  
    我本来想喊住她的,可又怕会跟那天一样,围那一拨子人,跟看大戏似的,就没作声。 Q++lgVh)E  
    {G%`K,T  
    T"in   
    唉,你这人啊,就是老实,这在城里吃不开。 -g;iMqh#  
    -7'>Rw  
    {{SQL)yJ  
    呵呵,胖嫂宽厚的笑了。皴黑的圆脸上,笑纹跟着一条一条地伸展开去,沧桑的五官便显得愈加鲜明。 '<>pz<c  
    ,U],Wu)  
    PM7*@~.  
    俺本来就是一个农民,要不是随儿子来这城里,俺现在准坐在老家的炕沿上,给城里人加工十字花绣呢!屋里,炭渣炉烧得旺旺的,村里的几个老姐妹都聚在一起,绣着花,唠家常…… tE3!;  
    -AD3Pd|Y[  
    ;8|uY%ab  
    p!|Wp  
    胖嫂走到就近的连椅上坐下来,老五也随着走到她身边。 >Ah [uM  
    Eae]s8ek9  
    ysGK5kFz  
    可是现在,想回去都没有个窝巢。胖嫂的眼窝红了。 asj^K|.z  
    -?2ThvT  
    为啥?老五满脸惊诧。 4}W*,&_  
    #&1mc_`/  
    ,D+pGxbr   
    h[ba$S,T  
    命不济啊!胖嫂摘下手套,用手背抹一下泪,她的诉说里,展现在老五面前的是这样一副情景:位于舟山渔场的一片海面,一艘渔船正缓缓行驶。经过一番辛苦的捕捞作业之后,船舱里的渔民们又困又乏,大都睡去。海风不大,波浪拂动渔船,像一双温柔的手掌在轻轻地摇动摇篮。没有先兆,灾难就在一团晴和下猝然而至——一艘迎面驶来的巨轮,如同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鲸鱼,劈开着宽宽的航道,忽地一下,掀起的浪头便把渔船压在了身下。渔船挣扎着,像激流下打旋的一枚树叶,只冒了几个漩涡,就踪迹全无。 z1T.\mzfX  
    $w)yQ %  
    5mnIQ~psR  
    E2LpQNvN%g  
    俺那口子水性好着呢,可惜没有派上用场。胖嫂哽咽着,船上仅仅幸存了一个人,当时他待在甲板上,看势不好就跳了海。他说我那口子临走时稳稳睡着,这要比他醒着害怕着走要好得多。我一直想,兴许在他的梦里,还会有俺娘俩的影子哩! <[8at6;  
    jGb+bN5U7  
    T.`EDluG  
    .N5}JUj  
    胖嫂叹口气,接着说,后来事故调查出了结果,是那巨轮的舵手午间喝了酒,竟然掌着舵就睡着了。就因为他的酒意却搭上了七条人名。大船倒是无碍,而小小的渔船等于是活活地被它吃了。海事局赔了些钱,但死活不答应打捞沉船,说那样做费用太大,得不偿失。协商不成,我们这些渔民家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永远地待在海底,连个尸首都不见。埋他的时候没法,我只好捡了几件平时他在家时爱穿的几件衣裳,给他做了个衣冠冢。之后,我就含辛茹苦地拉扯孩子,供他上了大学,为了给他在城里买套房子成家,我把老家的五间瓦房也卖了。唉,现在,想回去看看,连个住脚的窝巢也没有了。 5``/exG>  
        ,Tvk&<!0  
    Dx4?6  
    说到这里,胖嫂的泪水又来了。 DN;g2 R`f  
    flR6^6E  
    qg'RD]a>R  
    人啊,有时候就得信命。说是事在人为,可是世上有的变故来得太突然,并不是人为的力量所能左右的。就拿我说吧,老伴没了,晶晶走了。真应了那句话“命里无孩求不得”,那孩子离家都两年多了,也不知在外面过得好不好?语毕,老五的眼里泪花翻涌。 ~>k<I:BtrT  
    ,wlF n  
    XcR2]\  
    胖嫂抹了一把眼泪,抬头,她惊喜地看到,身畔国槐吐翠,玉兰飘香,春天正带着青葱的希望在每一寸土地上绽放,生机如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热博推荐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沙发 发表于: 2009-05-22  
                                                      五 Ne<={u%  
    1P4cB w%  
    盛夏,胖嫂戴着遮阳帽,捡拾着街上零落的纸屑。老五提着水壶走过来,胖嫂,过来,喝口水歇歇啊!胖嫂显然渴坏了,端起水壶咕咚咕咚猛灌一气。老李见状,从国槐树的阴凉里站起身来冲着她喊,哈哈,牛饮啊? w0qrh\3du  
    `EKmp|B_p_  
    G&,1 NjSi  
    p7et>;WRx  
    胖嫂也不恼,用手背擦了一下挂在嘴边的水滴,老李,你也喝点儿! :btb|^C  
     lS@0 $  
    MDV<[${   
    ?YE'J~0A6  
    老李喜滋滋地走过来,打趣道:瞧你们这脸,经不起一点太阳,看这皮色跟掏炭的似的,瞧咱,他很得意地指着自己的大长脸说,就我这皮色,怎么晒就这颜色,嘿嘿,气煞太阳。 -#<6  
    W>f q 9  
    \9"   
    KuBN_bd  
    正说着,一朵浮云遮住了阳光,干热的空气也瞬时清爽了许多。看着太阳与老李如此配合,三人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 4'3do>!  
    loRT+u$&  
    H<_BnT #  
    dbn9t7'{  
    笑够了,老李一本正经地说,你们俩呀,一个寡妇,一个光棍,要是组成一个家,那真应了我们老家的一句歇后语:辇上的嫁了坨上的——正(郑)事正(郑)办。如何?要不我保媒? L\0;)eJ#M  
    LLyw9y1  
    %+ln_lgD:  
    ot\  FZ  
    话音刚落,胖嫂一记拳头捶来,老李,你咋这么没正经?看我不捶烂你的背! ;f;A"  
    J]&^A$  
    gu?e%]X3  
    y8*MNw  
    老李见势不妙,嗖地一下跳开,边跑边说,哈哈,不愿意啊?那等于我什么没说,什么没说啊。 jfmHc(fX4  
    C,;T/9  
     +kA>^  
    1oKF-";u(  
    胖嫂回过身来,难掩内心的尴尬,局促不安地站在树荫的街椅边,想坐,又欲坐不能,只好靠树站着。老五瞅了她一眼,正色说,以后冬天我扫早上,这大热天的,你就甭来了,我替你一块扫着。下午三点后天凉快些再来。 .8o?`  
    h/oRWl0r  
    X0:V5 e  
    sX8d8d`}  
    那哪成?胖嫂很不好意思。 Xir ERc.e  
    8;PS>9<  
    rA+UftC:p6  
    s;brs}  
    就这么办吧,别跟我争了。我一大老爷们,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饥困,哪像你啊,家里事多,又得做饭闲时还得看孙子…… nm"]q`(K  
    uu7 ?,WT  
    ),{v  
    r ^=rs!f@  
    胖嫂张了张嘴,想再说点什么,又觉无趣,终于没再推让。 EPEWyGw  
    8y:/!rRN  
    ;x<5F+b  
    mJxr"cwHl  
    傍晚,天越加燥热起来。没有一丝风,稍微一动就一身臭汗,胖嫂感觉周身都被汗液浸湿着,粘乎乎的难受。她拾掇了扫街的家什,正准备回家。街上,行人们像归巢的鸟儿,匆匆地赶着回家的路。 87!D@Xn  
    ;X_bDiG$  
    I+oe{#:.  
    就在这时,忽听旁边一声喊,快去看啊,“安安”洗头房被查封了! .lsD+}  
    m}UcF oaO  
    T`?7z+2A  
    像是平静的海面上突然起了狂飙,街上的行人呼啦一下围上来,洗头房门前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板凳 发表于: 2009-05-22  
    “大家让一让,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警察的厉喝中,人们自觉地闪出一条通道。在群众雪亮的目光下,几个穿着吊带衫的姑娘低垂着脑袋,从洗头房里走出来,先后被带上了警车。走在最后的是“红嘴唇”,她头压得很低,几乎触到锁骨。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OTGy[jY"  
    k+%&dEE|vH  
    瞧瞧,她还知道害臊?老五嘟囔道。 ,N _/J4Us  
    wMw}3qX$j  
    J0 dY%pH#  
    好好的,干啥要带走她们啊?胖嫂迷惑不解。 Vo6+|ztk|  
    vsyg u  
    n=PfV3B  
    老李斜她一眼,土老冒吧?为啥?严打呗! u(fZ^  
    u|Oc+qA(  
    Yg?BcY\  
    警车鸣响警笛,一路叫嚣着疾驰而去。 tUuARo7#  
    ${E^OE  
    A|,qjiEJCc  
    +~BP~  
    像看了一场具有教育意义的正剧,曲终,看客们穿着不同款式鞋子的脚,踏着不同的节拍走向远方。 7x=4P|(\}  
    @)x*62r+  
    >gs_Bzy]  
    老五却一屁股坐在了洗头房的门前,一言不发。神情像阴沉着的天空一样郁闷。 ^Zp  
    5]GgjQ  
    -Bl^TT  
    五哥,咱回去吧!胖嫂喊了一声,他却没反应。 BsA'r+ho?H  
    ]kXW eY<  
    a'`?kBK7`U  
    你们不走,我可得先走了,不然一会儿准得浇成落汤鸡。老李撂下一句话,骑着他的三轮车咿咿呀呀而去。 Ch3MwM5]  
    9=j)g  
    L,.AY?)+7  
    这时,西面天空的那一小片晚霞刷的一下隐没了,平地起了风,像一匹没有羁绊的野马,呼呼拉作响,刮得国槐满头乱发,无助地在风中狂舞。一个不知从何方吹来的塑料袋被高高扬起,噗地一声挂到了树梢上。 SSxz1y  
    V%)Tu{L  
    S*>T%#F6Uo  
    快走!老五喊了一声,一把扛起放在地上的两把扫帚,拉起胖嫂就跑。 Kj"X!-  
    +zd/<  
    gq;>DY]   
    2NJ\`1HZ\  
    还没跑出几米远,豆粒大的雨点就下来了。俩人在友谊商场的廊檐下站定,呼呼直喘。 NjT*5 .  
    )#8g<]q  
    *Wvk~  
    好一会儿,喘息才定,胖嫂问,又想你闺女了? Bu&9J(J1  
    _si5z  
    @tPr\F  
    嗯。老五应了一声,用大手摸了一下粗糙的脸:看那姑娘被警察带走,我愈发不放心晶晶了,真害怕她不知深浅,在外面学坏了! c{dabzL y  
    ;BqCjS%`N  
    n((A:b  
    别老往坏处想,儿孙自有儿孙福。胖嫂劝慰道。 6D[]Jf,9  
    FF#+d~$z  
    …… ^<qi&*  
    t1U+7nM  
    K9.Gjw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一阵疾风骤雨后,暗沉的天空豁然明朗,一轮皎月升了起来,清辉水银般渗透于这个祥和的城市,星星如同洗亮了眼睛,越发晶亮得可爱。 \K~wsu/?`  
    MoQ\~/Z|  
    |IV7g*J89  
    胖嫂和老五慢步走着。老五的话题还是他的晶晶。虽然她是那样不成器,可现在留在他心里的全是她的好,他念叨着她上幼儿园的时候,不舍得吃老师发给的苹果,把它带回家给了她妈妈;有一年也是大热天里,她兴冲冲地拿了一幅画,说是给爸爸的礼物——那画上是一个很大的蛋糕,色彩很鲜亮。晶晶告诉他,那是给他的父亲节的礼物,因为她没钱买蛋糕,只好给他画了一个。当时,晶晶的那番话把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也是从那天起,他知道世上还有一个属于父亲这个亲情称呼的节日:父亲节。 Cc*R3vHM6  
    \'<P~I&p  
    dCS f$5  
    老五始终都想不明白,自己与晶晶二十年的父女情分竟是那么脆弱,就轻易地被一巴掌打没了呢? ]jm:VF]4  
    ?]D))_|G  
    utBrH  
    Ef?hkq7X<  
    别想太多,兴许她想通了,就会回来的。胖嫂住了脚,温温地望着老五。她温热的眼神像是密闭房间里透进的一缕光亮,照得老五心里亮堂堂的。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地板 发表于: 2009-05-22  
    AhF@  
    fg)*TR  
    |:R\j0t  
    清晨,顺子的馍摊前。老五摸出一元硬币,当啷一声掷进旁边的钱罐里。来,给拿一个夹肉馍。 I+& T}R  
    ;\0|1Eem`  
    vTK%8qoZ  
    顺子的大嘴老婆揉着面团,身上的赘肉随着她的动作起伏不定。嘿嘿,大爷,想吃馍啊,还得再拿五毛钱。这肉、面价蹭蹭地涨,我们这小本生意,不涨不行啊!顺子在一旁开了腔。 , lR(5ZI  
    ]jhi"BM  
    I3nE]OcW@  
    这么贵了!老五自语着,很不情愿地又掏出了五毛钱。 hH1Q:}a  
    _s^tL2Pc  
    h.vy SwF"j  
    他刚咬了一口夹肉馍,便看到胖嫂走过来。五哥,我熬了粥,你喝点吧!说完,便把手中的保温壶放在了街边的石凳上,然后拿出了碗、勺。 uy<3B>3~.  
    utZI'5i  
    MT>sRx #  
    哈哈,这么齐备!真跟过日子似的。老李边说边凑过来,胖嫂,啥时侯你也照顾照顾我啊! 3HrG^/  
    7p.8{zQ*  
    }U_^zQfaj  
    去,别没正事。胖嫂板起了脸。 #EzhtuHxn  
    %]LoR$|Y  
    L>14=Pr^(  
    喂,你们俩看那边,老李与胖嫂顺着老五手指的方向望去——雕塑边的长椅上,一个面色憔悴的妇女抱着一个三岁多的男孩,木呆呆坐着,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Z2]0brV  
    mKe6rEUs|  
    =T[P  
    从早上一来,我就看她娘俩在这里呢!看这光景,八成有什么事吧? daKZ*B|  
    gtuSJ+up  
    n{4iW_/D  
    胖嫂拥了他一把,说:过去看看吧! [}4zqY{  
    #g6_)B=S  
    H2jypVs$2  
    上前一问,那女人竟然哇地一声哭了,慌得他们不知所措。女人边哭边说,仨人听了好一阵儿,才从她的外地口音里听出了原委:她怀中的孩子正病着,先天性心脏病。夫妻俩辗转了好几个地方为儿子求医问药,花光了所有积蓄。后来,丈夫无法面对为儿子无力医治的事实,于半年前不辞而别。年轻的妈妈不肯放弃,只好带了儿子来A城投奔亲戚,可是那个亲戚好多年没联系了,如今A城已是旧貌换新颜,原先的地址早已面目全非,娘俩没钱入住旅馆,只好流落在陌生的街头,茫然无助。 X <xM '  
    Dr.eos4 ~  
    yf:0u_&]  
    u<:uL  
    原来这样啊!老五听完,一把从口袋里摸出了50元钱,送到了女人手里,你先拿着,给孩子买点东西吃。老李见状,也慌忙去掏口袋,捏索了半天,掏出了30多元,也塞到了女人手里。胖嫂看着孩子青紫的嘴唇,忙把饭罐里的粥全倒了出来,端到了女人面前:这粥还热乎着呢,先给孩子喝点儿,再去买吃的。世上,没有翻不过的山,没有趟不过的河,孩子看病的事,再想办法。 \7LL neq  
    jv~#'=T'  
    F `:Q  
    这时,几个晨练的市民见此情景,也过来询问,得知真情后,纷纷倾囊相助。 UmVn:a  
    ,9ueHE  
    "QOQ  
    g4WmUV#wp  
    老李索性站在路边喊起来,大伙都来帮这对母子一把吧! vb~%u;zrC@  
    ;&j'`tP  
    )W\ )kDh!  
    wnX;eU/n  
    很多过路的车辆摇下了车窗玻璃,继而停了下来。车主也走到捐助的人群里。女人手里的钱多的攥不了了,老五拿出一个方便袋,把钱装了进去。外乡女人感激涕零,连声道谢。一热心的哥打开车门,对她说,我先带你们去吃饭,然后直接送A城中心医院。看女人有顾虑,的哥很真诚的说,大姐,相信我,我绝不收你一分钱。 viG=Ap.Th  
    6n2RTH  
    ]x metv|7  
    Ms6 ;iW9  
    第二天,具有敏锐新闻感知力的《A城日报》便在显著位置刊登了题为《无情丈夫,抛妻弃子天理难容;无名市民,爱心相助情憾A城》的大幅报道。报道一出,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的圆满——市民们以更为高涨的热情进行着无私的爱心接力,他们到医院继续捐钱捐物,买来鲜花装点得病房里满眼灿烂;媒体通过热线,联系到了外乡女人的亲戚;随后,A城中心医院对这个不幸但却幸运的孩子实施了心脏修补手术,并减免了部分医疗费…… pA.orx  
    i<Ms2^  
    \2/X$x<?X  
    胖嫂,快看今天的报纸,那个孩子的手术很成功,不久他就能出院了。老五手里举着一份《A城日报》,兴奋地冲她喊。  GhfhR^P  
    wetu.aMp  
    那就好!毕竟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胖嫂看着老五兴奋的表情,轻声说。 gaXo)oS  
    i`@cVYsL  
    la{?&75]  
    = cxO@Fu  
    老五扫了胖嫂一眼,忽又定睛去看,哎,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跟烂桃子似的?他急忙问。 U[pHT _U  
    J0IKI,X.  
    \5}PF+)|  
    jj&G[-"bv  
    经他一问,胖嫂的泪哗地一下就来了。她抽泣着说,我卖了房子为啥啊,还不是为了儿子能在城里能有个窝儿?可这孩子根本就不知好歹。我刚来城里的时候每次吃过饭我刷碗,他俩都不让我刷。我还寻思儿子、儿媳疼我呢!但我还是刷了,吃完饭刷碗,是习惯。昨晚我又刷碗,听到儿媳在跟儿子说,别让你妈刷,她都不知道用洗洁精,我儿子说,用着呢,我看见了。她又说,用是用了,可冲不干净咋办?那玩意残留了,对身体不好。转眼功夫,儿子便像领了圣旨一样过来跟我说,妈,你就别刷碗了。唉,这还是与我从小相依为命的儿子吗?想想我都觉得寒心。 *I?-A(e  
    @-)S*+8  
    hXI[FICQU{  
    %@:>hQ2;  
    嗨,报纸上天天登‘学会感恩,学会报答’,人家小学生都知道这个道理,敢情你儿子这大学白上了!老五愤然地脱口而出。看胖嫂还在哭,又规劝说,凡事得往开了想。不让刷更好,吃完饭歇歇。 -`q!mdA2  
    LBG`DYR@  
    z\tY A  
    &;ddnxFI  
    歇歇?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我可不想让人觉得无用。让我老坐着,我闲不住。 zKP[]S-  
    ]CP5s5  
    BPkMw'a:  
    s&ox%L4  
    那好啊,等再过两年,咱俩就回乡下去。在农村老家我还有口屋。咱在屋前开辟一大片油菜地。春来的时候,我在地里锄草,你就在旁边拔荠菜。老五望着胖嫂,忘情地说。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里像盈满了星星,亮晶晶的。 &G%AQpDW5  
    i}LQ}35@  
    ^iEf"r  
    胖嫂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听,你都说了些啥?随即,黑幽幽的圆脸盘上飘起了两朵红晕。 |h $Gs2  
    "#wAGlH6>  
    ',hoe  
    ?3N/#  
    谈笑间,城市的喧嚣似乎距离他们很远。落日熔金般裹着两个闲侃着的老人,把他们身上的橘红工装一并融进金灿灿的余晖里,浑然一色。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地下室 发表于: 2009-05-22  
    \wo'XF3:  
    xYWg1e$k  
    `BZX\LPHm  
    8:(e~? f6  
    2JRX ;s~  
    n<>/X_m  
    肇事司机撞人后无视他人生命,驾车逃逸的事实激起了当地民众的强烈谴责和愤慨。A城的环卫工人自发组织起来,到公安局门口联名上书,请求公安部门火速破案,严惩肇事者。 AVv 8Hhd  
    0Fm,F&12  
    3P2L phW  
    g JMv  
    VYN1^Tp  
    e$@azi1  
    《A城日报》也以题为《拷问肇事者——驾车逃逸,于心何忍》亮诸报端,之后由热心网友把这篇报道发至论坛,网络里顿时也掀起了跟帖的旋风,帖子浏览量一日突破了5000人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制社会里,肇事者注定无路可逃’,论坛上诸如此类的呼声不绝于耳。  t12 xPtN1  
    o.H(&ex|  
    由于事发清晨,路人稀少,加上事发当天大雪飘飞,肇事车辆的车辙印痕也被飞雪覆盖,所有这一切,无疑给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苦于当地群众的众愤难平,执法部门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了能收集到知情人的线索,做到及早破案,公安部门利用网络、媒体等平台发布了线索悬赏通告,这让关注此事的人们多少看到了一线希望。 oT27BK26?h  
    p=U5qM.O  
    老五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在一个飘雪的上午举行的。殡仪馆内,胖嫂、老李和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同事望着躺在鲜花从中的老五,痛哭不已。老五似乎是睡着了,他的一双粗糙的大手安然地交叠在胸前,以生前从来都没有的优雅姿势作别着红尘。 :Qra9; Y  
    `]:&h'  
    很多陌生的市民胸前戴着白花,恭敬地向老五鞠躬,然后像目送自己的亲人远行一样恋恋不舍地离去。胖嫂看到,市政府也为老五送了一个大号的花圈,上面的挽联尤其醒目:闻鸡扫尘为添城市光辉;平凡工作铸就不凡丰碑。 vErlh:~e  
    #EdsB  
    ? v2JuhRe  
    $3MYr5  
    4 U`5=BI  
    0?nm`9v6  
    老五,这个生前默默无闻的环卫工人,他也许不会想到在他撒手人寰之后,会有这么多人对他关注、惋惜,甚至是同情。任何人的生命,在法律、道义面前都是同等的,没有高贵、卑微之分,同样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与权利。 `JL&x|q o  
    |F#L{=B  
    五哥,有那么多人念着你,你该知足了!胖嫂这样想着,哭得更凶了。 t{)J#8:g  
    CK+_T}+-  
    就在告别仪式结束时,一个妙龄女孩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扑在老五的玻璃棺前长跪不起。 gcf EJN4'  
    Z}'"c9oB  
    爸爸!她泪水涟涟,我对不起你啊!她哭着,爸爸,我来晚了,我是你的晶晶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呀!她捶着玻璃棺,越发哭得惨烈:爸爸,其实我一走出家门就后悔了,我没回来,是想在外面混出个样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接的那些无音电话都是我打的。爸爸…… BAS3&fA  
    i^'Uod0d.  
    胖嫂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去拉晶晶,孩子,你能回来见上你爸最后一面,若他泉下有知,也会心安了。 j8Csnm0  
    #/ Qe7:l  
    悲凉的哀乐声中,哭声呜咽。 ~'l.g^p bv  
    *b0f)y3RV  
    “12.30”交通肇事案终于在一星期之后得以告破,令市民跌破眼镜的,肇事者竟然是个年方十九岁的大一学生,他的身份似乎比与其关联的案件更为引人注目——他是A城一企业家的公子。他自首时的陈述也及其简单:那天清晨,他开着他老爸的“本田CR-V”送他的女朋友去A城学院上学。途中,经不起活泼女友的挑逗与嬉闹,一手开车一手去搂他的脖子,怎奈雪天路滑,车身随他硬性的动作偏离主道,慌忙中他急打方向盘,只听“嘭”地一声,一个橘红的身影在前窗一闪,就没了动静。 P*;zDQy  
    Xz, sL  
    撞人了?沉默中,俩人马上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顿时惊惶失措,魂飞魄散。 PXYo@^ 3  
    9fL48f$  
    SNK _  
    B}y-zj; T  
    9>"To  
    kdry a  
    怎么办啊?女友嘤嘤地哭起来。 f#9\&-h e0  
    5#U*vGVT  
    UF00K1dbz  
    FWbA+{8  
    0vRug|}k#%  
    aGz <Yip  
    男孩想下车看看。女友一把拉住他,咱快走吧!反正又没人看见。 UE9r1g`z  
    wN ![SM/+  
    `o~9a N  
    m mj6YQ0a  
    ES#K'Lf  
    }TCOm_Y/qL  
    经女友的提醒,男孩四顾无人,猛踩油门仓皇而去。可是在逃逸的这几天里,他却惶惶不可终日,每夜他都被噩梦所惊醒,那个橘红色的身影老在眼前晃动——他倒在血泊中,眼睛睁得溜圆,似乎是在质问他,你,为什么逃逸,为什么见死不救?当各路媒体的狂轰滥炸随之而来后,他立刻乱了阵脚。后来看到追查线索的通告之后,他已全线崩溃,无奈中只好告知父母,随后在他们的陪同下,踏上了自首之路。 E|Lv_4lb=  
    `<L6Q2Y>j  
    { +%S{=j  
    5'Fh_TXTD  
    !Z6GID})p  
    :!f1|h  
    $fE$j {  
    A,T3%TE  
    Sgt@G=_o  
    “12.30”交通肇事案的庭审现场。在严惩肇事者的呼声中,一袭黑衣的晶晶在人们的注目中走上了法庭。随后,她的一纸请求封住了所有人的嘴巴。她含着泪光,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我请求法官念在当事人年龄尚小且还是在校大学生的份上,给予他最为宽大的处理。我爸爸人已不在了,再怎么做,也挽回不了他的生命。他是个善良的人,我想他若有知,也会赞成我这么做的。 .{1MM8 Q  
    PiRbdl  
    f`j RLo*L  
    v5 yOh5  
    R3$K[Lv,  
    2Xm\;7  
    法庭一片哗然,随之而来的是经久不息的掌声。胖嫂坐在旁听席上,再一次泪水盈面。老五,晶晶没有学坏,她像你一样本性良善。胖嫂默念着。 3'WS6B+  
    e_BOzN~c  
    X192Lar  
    IRZ?'Im  
    ;?9u#FRtw  
    |'2E'?\/x  
    又是人间四月天。胖嫂仔细地扫着街面,自从老五去世,他的那片清洁区她也包揽过来,一并扫着。她并不觉得累,因为她一直感觉是俩个人在一起扫的。 hfGA7P"  
    <,Zk9 t&  
    V}>0r+NL<  
     nO~TW  
    TY=BP!s  
    e FPDW;  
    A城的那个企业家被晶晶为儿子开脱的善心所感动,安排她到公司业务部做职员。但晶晶拒绝了他的好意,没过多久,她就离开了这个养育她的城市,回到深圳继续打拼。临走之前,她给胖嫂买了一条丝巾,湖蓝色的,很美。并说,扫街时戴着可以防晒、防尘,但胖嫂一次也没舍得戴。 4V7{5:oa  
    ,zLi{a6  
    <o_H]c->  
    @Kd lX>i  
    Cp_YIcnEJ  
     @GYM4T  
    这期间,A城建成了小吃一条街,顺子领了营业执照,有了注册的摊位,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地亮野摊了。只是他的肉夹馍,已经涨到两块钱一个了。 bqMoO7&c  
    TWC^M{e  
    ^zv28Wq>  
    Pv`^#BX'  
    m(Cn'@i`"0  
    $ #C$V>  
    胖嫂边扫边在心里向老五念叨着近期小城的变化,扫了一阵,胖嫂站起身,擦一把脸上的汗水,看着这个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加靓丽的城市,看着街道两旁一树一树的花开,默默地说:五哥,再过些日子,我就不用再一扫帚一扫帚地扫大街了,市里刚上了扫路机,不久就能投运了。 ) tGC&l+?/  
    CW Y'q  
    : /9@p  
    mb*L'y2r  
    ] y, 6  
    :G|Jcl=r  
    她抬起头,向着曙红的东方望去,那里漂浮着一小朵云彩,像是广袤原野里盛开的一小朵雏菊,纤弱、平凡。胖嫂专注地望着它,恍惚中,似乎看到老五就端坐在那片云彩里。她忽然想起在乡下时,曾听老人们说过,这辈子在阳间干啥,去到阴间还是做啥。 @Zs}8YhC  
    !m$OI:rr  
    l|fOi A*K  
    /._wXH  
    ^z$-NSlI  
    MS6^= ["  
    胖嫂望着那朵云彩,不胜悲凉地想:五哥,你在那边,还扫大街吗?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梅花雪离线
    受约束的是生命 不受约束的是心情
    级别: 万米冲刺会员
    UID: 327
    精华: 3
    发帖: 2678
    财富: 25663 鼎币
    威望: 217 点
    贡献值: 1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207 点
    在线时间: 867(时)
    注册时间: 2007-09-01
    最后登录: 2020-01-21
    5楼 发表于: 2009-05-22  
    哈,月儿老师的大作来啦。有点长,还没细看,先置顶,方便大家看哈。
    关注平台,守候平台,服务平台。
    梅花雪离线
    受约束的是生命 不受约束的是心情
    级别: 万米冲刺会员
    UID: 327
    精华: 3
    发帖: 2678
    财富: 25663 鼎币
    威望: 217 点
    贡献值: 1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207 点
    在线时间: 867(时)
    注册时间: 2007-09-01
    最后登录: 2020-01-21
    6楼 发表于: 2009-05-23  
    一口气看完这篇小说,胖嫂、老五、老李、晶晶、顺子以及红嘴唇、嗑瓜子的女孩,都还在眼前晃悠,在大街上演绎着城市里底层劳动者的心酸和温情。这些平凡的人,琐碎的事,真实,也无奈。只是对于老五的结局,还是有些遗憾,竟然没能看到晶晶一眼。虽然知道这只是小说而已。 {1;j1|CI  
    其实,真实的生活远比小说残酷,月儿老师似乎也不愿触及太深。 \?{nP6=  
    呵呵,不过在我看来,依然是一篇比较成功的小说,因为它的确感动了我
    关注平台,守候平台,服务平台。
    张耀杨离线
    不求与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280
    精华: 26
    发帖: 23934
    财富: 38442168 鼎币
    威望: 1433 点
    贡献值: 48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500 点
    在线时间: 3511(时)
    注册时间: 2007-08-20
    最后登录: 2022-08-05
    7楼 发表于: 2009-05-23  
    花了半天功夫,终于看完了!月儿老师的文章,真是耐看呀!谢谢月儿老师赐稿!
    不求与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5000
    精华: 18
    发帖: 180
    财富: 301 鼎币
    威望: 31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2 点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08-09-05
    最后登录: 2011-05-13
    8楼 发表于: 2009-05-24  
    感谢两位版主的鼓励!谢谢!
    不求精彩,活出自己
    范礼敏离线
    级别: 百米会员
    UID: 7303
    精华: 0
    发帖: 40
    财富: 89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23 点
    在线时间: 9(时)
    注册时间: 2009-09-03
    最后登录: 2017-07-17
    9楼 发表于: 2009-09-18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72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