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1/3     Go
主题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连载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楼主 发表于: 2008-06-12  
0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连载

[前三章是题内故事,从第四章开始是正文] "IJMvTmj  
7月15日上午,天空中布满了乌云,让人感觉昏暗,心里象压了快大石头。蒙蒙细雨洒落在大地,清洗城市里的灰尘,空气里充满了新鲜的味道。 ^!_7L4&y  
路上行人稀少,就是零星的几人也是步伐匆忙。二中旁边的一家游戏厅却是顾客爆满,里面挤满了人。玩游戏的人满头大汗,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这里最火暴的要数扑克机了,输赢只在一瞬间,游戏厅的收入也主要来源于此。人们虽知道它是一个无底洞,但是为了那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为了一时的剧烈心跳感,还是无怨无悔的把钱投在它的身上。 VQMd[/  
这里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大家都知道这个老板不一般。因为二中附近的游戏厅都由于离学校过近,纷纷被封,只有他开的这家安然无事。上面的‘门子’不是一般的硬呢! J&65B./mD9  
今天,老板笑呵呵的做在椅子上,心情不错。外面虽然下着雨,但没有丝毫影响他的生意。这时从外面近来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人。中低身材,学生头,穿着二中的校服。从少年近来的时候,老板的目光总是不知觉的放在他身上。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心里解释可能那少年身上有一股常人没有的气质。特别是他的眼睛,不大,但是细长,里面不时的流动出光芒。 BV?N_/DXp  
那少年进屋后环顾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扑克机上。少年走到扑克机旁边,站在那里看着别人玩,始终没有说话。 I} fcFL8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少年旁边的扑克机也换了一个又一个人。新上来的人都是满脸兴奋,但不一会,又垂头丧气离开。 ]V^.!=gh$  
一上午过去了,老板也注意了那少年一上午。他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没有说一句话,象是一棵木头。 :k(t/*Nl3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来到无人的扑克机前面。看了看手中的几个‘币’,最终还是下了决心投下去。不一会,小孩手里的游戏币只剩下两个。 B\ >}X_\4  
“草,今天点真背啊!”小孩拍了一下扑克机,转身要走。旁边的少年突然动了,拦住小孩说:“小朋友,给我个‘币’好吗?” [k 7N+W8  
小孩犹豫的看了看他一下,还是咬牙给了少年一个‘币’。少年接过来弯腰投进扑克机里,‘当啷’发出清脆的响声。 8;f<qu|w  
小孩站在他身边看着屏幕,屏幕上出现三张A一张梅花Q一张黑桃10。小孩大叫:“有三张A啊,这次赢喽!” A<X :K nl  
少年微微一笑,在扑克机上迅速拍了三下,只留下一张梅花A一张梅花Q。小孩抓住少年的衣角大喊:“你疯了?会不会玩啊,怎么能这么扣呢?” 6ri?y=-c  
少年没说话,转身向外走去。这时扑克机发出“叮~叮!”的声音。小孩转头看过去,屏幕上出现的五张牌竟然是梅花A。K。Q。J。10。 <;0N@  
“同。。同花顺!”小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叫声引来周围的人过来围观。 !vVjZ  
“呀?真是通花顺啊!”“恩!还是通花大顺呢!‘暴机’了!” @3TkD_B&  
扑克机下方发出‘哗啦’声,游戏‘币’不停的从机子里涌出。下面的小铁盒快要装不下了,小孩蹲下用衣襟把冒出来的‘币’兜住。周围人眼睛里闪烁着妒忌和羡慕的目光。 bW.zxQ :  
游戏厅老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少年已经走到门外起身追了出去。看着在街角转弯处少年消失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奇怪的年轻人啊!” ( WtE`f;Q  
后来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个朋友,朋友问他少年的样子。老板详细描述了一遍,听完后朋友告诉他,那个少年的名字叫~谢文东。(本故事完) ) wo2GF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但是怕大家说太神了,这根本就是编得离谱了。最后只好忍痛把它栽下来作成一个单独的小故事。 U2>dwn  
我不想把《坏蛋》写成神化,里面没有超强的内力,没有绚丽的魔法,也没有各种奇思妙想的异能。主角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硬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智商会略高一些。我写的是一个传奇,如果让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来做主角,情理上也说不通。:) r]O@HVbt$  
好了,就说这么多。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汗~~~最后一句好象很多人都说过。没办法,我俗人一个哈! \R>5F\ 0  
H大学迎五十年大庆,校内大兴土木。大型的体育馆,图书馆,学生食堂,大学生公寓相继动工落成。本来就很美的校园又增加了许多亮丽的风景线。 Fp6[W5>(-  
2002年盛夏,H市虽在中国的东北方,但天气仍然躁热。男生大多拖掉上衣,穿着拖鞋。女生也是穿得很‘凉快’。在学校里修建工程的民工们,更是光着膀子,一身是汗。累了就坐在道边,见有漂亮的女学生经过,吹起刺耳的口哨声。有的女生回头骂‘不要脸’,却惹来他们一阵轰笑。这些民工大多都不是本省的,天南地北,哪的人都有,而且身份杂乱。 HZ<f(  
入夜十点以后,学生们都回到寝室里准备睡觉。民工也是劳累了一天,纷纷去休息。 d7tD|[(J  
校园内小树林的走道里,三个女生有说有笑的走过。她们刚从教学楼里上完自习,要回寝室休息。但她们的寝室在校内住宅区里,从自习楼里回来都要经过这片树林。天气很热,三个女生只是穿着单薄的衣服和短裙。 s.I1L?s1w?  
可是她们没有注意到路边的草丛里,有十多双饥渴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当目光落在她们裙子下露在外面的粉腿时,同时闪烁着邪恶的光芒。 uyRA`<&w  
三个女生没有注意到危险的来临,仍快乐的走在树林里的小路上,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气息。 9H, &nET  
突然前方跳出五六个衣杉零破,浑身是土的民工,嘴角挂了淫笑,目光在她们突起的胸前波动。三个女孩知道要发生什么,转身向后跑。但是后面早以站着六个人,把手一伸拦住她们的去路。“嘿嘿,三个小妞长得挺正点啊!今天陪哥们们玩玩吧!”说着把手伸向女孩们的脸蛋。 r|\'9"@  
三个女孩中一个胆大的大声说:“滚开,你们这些流氓!”这样的话对以被色念冲昏头脑的民工们起不到一点的威胁。看着女孩们因害怕,生气而通红脸颊,在朦胧的月光下,更显出娇艳动人。十多民工再也忍受不了体内的淫欲,象饥饿的黑狼一样扑向可怜的三个女孩。他们撕撤女孩的衣服,拽拉女孩的裙子。单薄的衣服被撕成条状,里面洁白的胸围暴露在空气中。月光下女孩们婀娜的半裸身体使民工再控制不住自己,把三个女孩拉扯到一边的树林里。女孩被扑到在地,三五民工一群纷纷压在女孩身上。一时间,树林里女孩绝望的哭声和民工们得意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民工们一想到能享受平时高高在上,自己一生也不可及的女大学生身体,欲望涨到了顶点。女孩的挣扎更让他们得到一丝变态的快感。 xAd>",=~  
当他们正要享用身下赤裸羔羊时,后面传出冰冷的声音,“你们是畜生吗?!” r {B,uj"  
民工象是突然被人在头上浇了一盆冷水,马上提裤子站起来,转身看身后的人。一个身穿黑衣,中等身材看不清年纪的男人站在那里,茂盛的树枝遮住朦胧的月光,树林里一片漆黑。黑衣人象是和树林里的黑暗融为一体,唯一能看清的是一双一眨不眨的冷目。在闷热的夏夜里他们仍能感觉到丝丝的寒冷。 BUA6(  
一个民工仗自己人多,压住胆怯,向黑衣人走来,“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别怪我们不客气!” +`s&i%{1>  
黑衣人双手插在兜里,没有说话。民工以为他怕了,‘嘿嘿’发着嘿笑来到黑衣人近前,这时他才看青黑衣人的样子,年纪不超过二十,相貌清秀,毫无特别,唯一不同的是他那细长,有冷光流动的眼睛。那民工把心放了放,一推黑衣人的前胸说:“小子,你滚开。要不等兄弟们享乐完了再分你一份。嘿嘿!” ZOrTbik  
黑衣人嘴角挑了挑,民工感觉他是在笑。他也跟着呵呵笑起来。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黑衣人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一把很锋利的刀。从他的脸中间竖着划过。从脑门到下颚,出现一道长七寸深可及骨的伤口,连鼻子和嘴唇也被硬生生割开。 O *J_+6  
“啊~~~~~~~”那民工惨叫一声,双手捂脸满地打滚。 tC@zM.v%  
“象你这种人以后可以不用在要脸了!”黑衣人看也没看地上痛得快晕过去的民工,向其他人走过来。民工们虽然没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手的,但他身上放射出的寒气和在地上同伴的嚎叫声让他们心里凉到极点。这些人早把欲念抛到脑后,见黑衣人向自己走过来,顾不上地上三个赤裸的女孩,一哄而散,拉起受伤的同伴消失在树林里。 ?y*+^E0  
黑衣人没有追,见他们离开,弯腰拣起地上零碎的衣服,盖在女孩们的身上。女孩们刚才已经放弃了挣扎,漩如绝望中,准备默默承受命运的捉弄。突然见有人过来,一个女孩神经质的喊着:“别碰我,别碰我。。。。” A?;8%00  
黑衣蹲下来,把那女孩搂在怀里,拍着女孩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没事了!没事了。。。”女孩先是剧烈挣扎几下,最后象孩子一样搂着黑衣人的脖子痛哭起来。把所有的委屈和羞辱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另两个女生神志清醒了一些,也哭成一团。 PZ!dn%4jy  
好一会,见三个女孩情绪稳定下来,黑衣人把三个女孩送回到她们的寝室,正要转身离开。被刚才他搂住的女孩叫住。“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VM]GYz|#]  
黑衣回头露出迷人的微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是个坏蛋!”而后快步离开了。夜很深很黑,但女孩望着黑衣的背影时却看到了一丝光明,轻轻说:“你是一个好人。。。。!” 4/`h@]8P  
(故事完) 5e/qgI)M5  
大家看完一定会认为这是我编的吧!?其实我只是编了一部分,黑衣人是我创造出来的。这件事确实发生过,现实中三个女孩没有象书里这么幸运遇到黑衣人这样的英雄。在她们被十多名民工蹂躏的时候,曾有两个男生路过。可他们听着女孩痛苦的呻吟都没有说一句话就跑开了,三个花样少女的一生就这样毁掉了。不管她们以后会怎么样,这一夜永远是她们摩擦不去的耻辱。 ]Ic?:lKN  
我曾经也问过自己,如果是我遇见会怎么做。我不敢去想,我怕得到的答案让自己羞辱。十多个民工人性的泯灭,是一种悲哀,当人性没有泯灭的你看到社会上一部分人正在向人性泯灭走得越来越近而你却无能为力时,那是一种更深的悲哀。真的希望那三个女孩能好好活下去,虽然我后来听说其中的一个女孩自杀了,另外两个。。。。。。我不想在说下去。我们都想要一个英雄来惩罚罪犯,其实我们自己就是英雄。当有人在危难中的时候,你只要打个电话或大喊一声,你可能就会挽救一个人的命运。。。。 3?*M{Y|  
好了,就说到这里。话题有些郁闷,引句书中主角的一句话:人的命运有时候能靠自己做决定,而有的时候只有天注定! >: W-C{%  
如果看完后你的心情不是很好的话,那我向你抱歉,SORRY!。建议你去听S。H。E的《I.O.I.O.》心情一定会好过来。 /\-2l+y>J  
(老话)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汗~~~最后一句好象很多人都说过。没办法,我俗人一个哈! .?i-rTF:  
(对了最近看了一部好小说,叫抽杀很不错,值得一看,有好东西大家分享!:)) .W@(nQ-<  
H市,H省的省会,北方的重工业区,人口近千万,是全省的经济、文化中心。对于外商来说,这里更是理想的投资地带。其中以俄罗斯最多,日本其次。相应的,外国游客自是不少,特别是冬季,H市的冰雕艺术节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 gaw4NZd)0  
中央大街是一条步行街,位于城市的中心地带,是H市最繁华的街道。特别是两旁充满了欧美风格的建筑物显示出异国情调。其中的圣•索菲亚教堂,更是富丽堂皇,典雅超俗,是H市的旅游胜地。 M)`HK .  
街道中来往的行人极多,其中不乏外国的游客。 S[L#M;n  
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头发深黄的外国人走在街道中央,不时传出嘻嘻哈哈的笑声,引起路上行人的侧目。二人对此毫不在意,脸上却有着一种似有似无的轻蔑。 ^)hAVf~E  
这时一位面带焦急之色、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他俩身旁快速走过,不小心,撞了其中一人的肩膀。那外国人身子晃了晃,伸手拦住年轻人。 Q_QKm0!  
年轻人心中一惊,急忙说:“对不起!”说完侧身想走过去,却被那人一把把衣服抓住。 h5&/hBN  
“猪!”那外国人用生硬的中文骂了声,然后大声道:“怎么?你是瞎子吗,撞到我了不知道啊!真是猪!(俄)” C?[a3rNH(  
年轻人脸色一变,后面的话那人是用俄语说的他没听懂,但开始的一个猪字听见了,心中怒起,想要发作又忍住了,暗说人家是外国人还是少惹为妙,低下头又说句:“对不起!” t":W.q<  
老外能听懂年轻人在道歉,只是见他方软弱,不肯轻易放他离开,满脸的坏笑,上前推了年轻人一把道:“小子,说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俄)” e'~-`Z9-)  
周围路过的行人看见这里发生事端,特别主角还是老外,纷纷驻足围观,打算看看热闹。 >&<<8Ln  
年轻人眼睛扫了一下周围,见人越聚越多,面子有些挂不住,怒声道:“草你妈的老外,别欺人太甚了!” 8:P*z  
见年轻人对自己怒目相视,老毛子脸一沉,一把抓住比他矮一头年轻人的脖领子,另只手狠狠打了他一耳光:“妈的,知道我们是谁吗?跟我瞪眼睛,不想活了吗!(俄)” XdGpW  
这一巴掌力道十足,年轻人被打得两眼冒金星,好半天才缓过劲,怒吼一声打掉抓住自己脖领子的毛手,抬脚踢在老毛子的肚子上,力量不是很大,但是老毛子眼睛红了起来。旁边的同伙上前抓住年轻人的头发,向下一用力,接着猛掂他小腹。年轻人痛苦的吭叫一声,捂着肚子摔在地上。 })o~E  
两个老毛子见周围人都在满脸惊奇的看着,还有人互相之间窃窃私语,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胆子更大,二人对倒地的年轻人一顿乱踢。 e~+(7_2  
年轻人满地翻滚,发出痛苦的嚎叫声,周围却无一人上前阻拦。 *t#s$Ga  
这时,不远处大楼走出三人,二男一女。看见这边有数百人围在一起,好奇得走过去。由于人太多,三人走不进去。其中一人有两米多高,翘脚向里张望,看明了大概,对旁边那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道:“两个象是俄罗斯的老外在打一名中国人!” VG<Hw{ c3r  
那年轻人一楞,推开前面的众人挤进去。马上就有人不满道:“妈的,挤什么挤,找揍啊!” 49+ >f  
挤到前面的年轻人回头看眼说话的这位,是个二十多岁的大汉,目光冰冷下来:“你很能打吗?那你为什么不去帮那名中国人打这两个老外?” Pv/Pww \  
年轻人细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大汉,后者从心底感觉到一丝寒冷的气息,没有了刚才的威风,懦懦道:“我。。。我打不打关你什么事吧。” lX98"}  
“哼!”年轻人冷哼一声,不再理他,看向场中,一名中国青年倒在地上,身上粘满了土和血迹,旁边两个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老外还在踢打他,没有罢手的意思。 a>wfhmr  
警察呢?这里是最繁华的街道,巡逻的警察应该不少!年轻人左右看看,没有发现一名,心中暗叹一声,警察真象电影里的一样,不到最后时刻不会出现。 w~kHQ%A  
年轻人看见自己旁边站着不少青年男子,不禁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去帮忙,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外国人打中国人!” >aEL;V=}P  
旁边人听见他的话表情不一,有人轻蔑道:“别站着说话不腰痛,你怎么不去帮忙啊?!” ?w+ QbT  
“唉,人家是外国人,咱上了给人家磕了碰了的,弄不好会进监狱的!” ]ZzoJ7lr  
“可不是嘛!外国人咱可惹不起,要帮你去吧!哈哈!” Q'Jv} 'eK_  
年轻人听着这些人说得话,忍不住想笑!是嘲笑!!心中闪过两个字:悲哀! ?xtt7*'D  
年轻人大步走到场中,大喝道:“住手!” $uEJn&n7}  
两个老外闻声一楞,转头看他,见是个矮自己半头、瘦弱的年轻人,心中冷笑,来一个找死的。其中的一个老毛子走到年轻人面前,伸手抓住他肩膀的衣服,撇嘴道:“你是什么东西。。。。。(俄)” N#(jK1` y  
年轻人不等他说完,抓住肩膀上的毛手,用力一搬他的手指。“嘎巴”一声,老毛子痛叫一声,吃痛蹲在地上。年轻人没有松手,仍抓住他的手指,怒道:“在中国,没有你能嚣张的地方!” nE/=:{~Ws  
蹲在地上的老毛子听得懂中文,抬头狠盯着年轻人,咬牙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俄)” cQ8dc+ {  
年轻人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老毛子的眼神却令他十分不爽,没等他说完,年轻人手上一用力,随着骨骼的脆响后,老毛子的四跟手指被硬生生折断,指甲贴在了手背上。 6m4Te|  
十指连心,老毛子也是人,痛得满地打滚。他的同伙知道他受了不利,急忙冲向年轻人。年轻人象是没看见一样,对着地上的老毛子道:“不要把中国人当成好欺负的。以前你们或许能,现在或许也能,但是以后不会再有这个可能!” )46 0 Ed  
另一个老毛子以冲到他的后侧,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正打算刺年轻人的后心时,旁边突然打来有如二大碗般大小的黑拳,这拳又快又狠,正砸在他脸上,闷哼一声,斜着飞了出去。 #F_'}?09%  
“扑通!”老毛子在空中飞了一秒钟摔在地面,接着,两个发黄的牙齿落在他旁边。这时他才迷迷糊糊地看见年轻人身旁站着一位两米多高的大汉,刚才一拳正是此人所发。 BG'6;64kx6  
两名老外到底不起,周围之人对年轻人佩服不已,有些人甚至鼓起掌来。年轻人脸上没有兴奋,黯然得看了一圆周围的人,缓缓道:“我们可能会被外国人看不起,但我们绝不能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请你们自强吧!”说完,年轻人叹口气,向外走去。 JNh=fvO2i  
刚走出人群,过来两名警察拦住他,指着躺在不远处的两名外国人道:“这两人是你打得吧?” G1}~.%J  
年轻人点点头道:“没错!怎样?” Da"yZ\4  
“是你打得就行,跟我们走一趟吧!”说完,一个警察拿出了手铐。这时,旁边的群众中有人大喊道:“是外国人先动手的,你们怎么不去抓他们反抓自己人?” "XCU'_k=  
警察老脸一红,大喝道:“都嚷嚷什么?谁不服站过来说话!” ]]>nbgGn#  
“我不服!”刚才怪年轻人挤自己的大汉站了出来,向年轻人佩服的一伸大拇指道:“好样的!”然后对警察道:“刚才是我喊的,我不服!” |q3f]T&+>{  
“你。。。。”警察一瞪眼睛刚要说话,这时大汉旁边都站出不少年轻人,纷纷道:“我也不服!为什么警察不敢抓外国人,只会欺负自己人!” +'-rTi\  
年轻人看着激愤的人群,嘴角挂起微笑,伏在其中一名警察耳边小声道:“我叫谢文东!”说完,扔下一脸震惊加茫然的警察,扬长而去。 "$GK.MP5  
(本故事完) x+4v s s  
大家好,無机又和大家见面了!这个故事题材不错,只是我讲得不怎么样,呵呵,大家随便看看!本来没有想写,是QQ里的一位书友提的建议,说快过年了,希望我能写一篇贺岁小故事。我想也对,用这篇给支持我的书友们拜个早年吧! fD'/#sA#'  
看见大家书评里好多都是‘打日本人’之类的话,不管说得极不极端,那终究代表大家的爱国之心。 +H7y/#e+3  
我个人认为现实之中,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有多么深的经济基础,也不在于有多厉害的武器,关键在于有没有一强大的民族精神,强烈的民族自尊心。 GGH;Z WSe  
我一直认为日本对于中国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小蚂蚁一只。蚂蚁想吃大象有些可笑,以前不能,现在不能,以后更不会能!虽然屁也不是,但不代表我就不讨厌这个国家,不憎恨它,它给中国留下一页血淋淋的历史。我想大家都没有忘记,至少我们这一代没有忘记。 {={^6@  
我们有民族精神,而且由古至今从不缺少。抗日时期,中国那么乱,那么落后,只用小米加步枪就把日本人踢出中国。援朝战争,就是靠这股精神把美国那高昂的、从没有低下过的头,让他给我们中国彻彻底底的垂下去。 |Eb&}m:E$  
国家的落后不可怕,受人欺负也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民族不觉醒。 D/Rv&>Jh  
美国不是敌人,日本更不值得一提,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要民族精神真正的觉醒过来,还有谁能阻挡中华的崛起?!美国不能,日本不能,谁都不能!他们以前做不到,现在同样做不到,以后更不可能做到! VSh!4z1  
中国人当自强! djUihcqA`  
(其实故事里的警察没有这么夸张,呵呵,人民的公仆是辛苦的,毕竟每年都有那么多人牺牲。我只是挑出其中的两个败类!) 8$ic~eJ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挺长时间没说,有些忘了!)现在却想说抱歉。刚看了书评,书友说‘投资’写了‘投掷’,我倒,我的错字之多应该是起点罕见,完全有可能挤进前三名,大家支持我这样的作者应该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不是我不认真,没次贴上之前都仔细看一遍(我知道错字多哈),可是还有,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缘分吧! g^jJ8k,7(  
最后的最后,無机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TgUyv.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沙发 发表于: 2008-06-12  
-----------以下是正文-------- QzthTX<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一章 欺负 -G b-^G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J市第二中学教学楼的一层走廊里。 \G;CQV#{9  
“嘿,小子,把钱都给我拿出来!”两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的少年把一个身材瘦弱的学生逼在墙角。 Lko`F$5X  
学生底下头,小声说:“我没有钱。” n33kb/q*  
‘啪’两个少年中一个高个的一巴掌打在学生脸上。“草你妈的,别和我罗嗦,快点!” `Q%NSU?  
学生被打得嘴角通红,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这时高个旁边的矮胖少年说:“算了,别打坏了。这小子是我班里学习尖子,哈哈!” @ajM^L!O  
那高个看看学生:“草,看他你熊样吧。学习好有个屁用。”转头对一边的胖子说:“老肥,你去翻翻他兜,我咋不相信他没钱呢!” <qY5SV,  
膀子‘恩’了一声,来到学生身前说:“谢文东,你把手松开。”原来那学生听见高个少年的话,用手死死抓住裤兜。 ybvI?#  
见那个名叫谢文东的学生象没听见一样还是用手捂着兜。“草,你当我放屁是不是?”胖子一脚蹬在谢文东的小腹上。谢文东身子重重撞在墙上。胖子把他的手拉开,另支手伸进他裤兜里。拿出一张褶皱的五元钱。 } uQ${]&D  
胖子把钱交给高个少年,往地下吐口吐沫:“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脸。”说完,和高个少年嘻嘻哈哈离开。留下满脸痛苦的谢文东。 f7+Cz>R  
谢文东是J市第二中学初三学生,学习努力,头脑聪明,成绩非常优秀,在整个学校都能排在第一。但是性格有些内向,没有什么朋友,加上身材瘦小,经常受到别人欺负。第二中学在J市不是什么重点中学,学校的管理也很松懈,经常有校外年龄不大的不良少年进出。这些人年龄都不大,由于各种原因不再上学,在社会上糊混。见到软弱好欺的学生,不是找茬就是要钱,或许这样他们能体会到一种成就感吧! Hed$ytMaGz  
站在学校走廊里好一会,谢文东弯腰拣起掉这地上的书包,走出学校。回家的路上,谢文东眼睛里都是委屈的泪水,心里不停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为什么会是我? #T% zfcUj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傍晚的黑暗掩盖了他的泪水。谢文东回到家里,进门前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软弱的人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自尊心,甚至他们的自尊心别任何人都强。谢文东用钥匙打开门,家里只有他的妈妈在。做好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等他放学回来吃饭。见他回来后,谢妈妈说:“快点吃饭吧,一会都凉了。” s4,(26y  
谢文东点点头问:“我爸呢?” m6U8)!)T  
“你爸今天晚上夜班,不回家了”谢文东的妈妈边拿饭边说。谢文东‘哦’了一声,坐下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没有一点食欲。 )H+kB<n  
见谢文东光坐着不吃饭,他妈妈担心问:“文东,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wkikD  
“没有!”为了不引起妈妈的怀疑,谢文东拿起饭碗默默吃起来。 <lo`q<q  
谢文东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爸爸在铁路上班,开机车的,经常夜班。妈妈是下岗工人,后来在外面做点小买卖。家里虽说不上富裕,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却过钱花。由于他学习成绩好,父母也都很欣慰,只要他伸手要钱,父母从没有拒绝过。 yJ/#"z=h?  
第二天,谢文东还是和往常一样,五点半起床。看会儿昨天的功课后,吃点东西,向妈妈要了十元钱上学去了。他家离学校不远,只隔两条街道,快走不到五分钟就能到。谢文东来到自己班的教室,教室锁着门没有一个人。谢文东用班级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l)8sw=  
他坐在班级的第一排,不是因为他个子不高,而是由于学习好。在J市很多学校都是这样,学习好的坐前面,成绩差的坐后面。班级座位按每回大考(期中考和期末考)来定。学校对这种方法有它自己的解释:成绩差的都是上课时爱说话的或不好好听课的,让他们坐在后面可以不影响别人,给认真听课升学有希望的同学一个更好的环境。 `K?1L{p'4  
谢文东坐在座位上看书。过一阵同学陆陆续续来到班级,寂静的教室也慢慢热闹起来。关系不错的同学纷纷凑在一起,有聊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剧如何如何好的,有说最近哪个明星出新歌的,有的几个小女生在一起拿出珍藏的贴纸互相换的。教师里象农贸市场一样热闹。 `-O= >U5nH  
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谢文东皱了皱眉,把手里的书放下。这时昨天抢他钱的胖子进到教室,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见坐在那发呆的谢文东,嘻嘻哈哈走过去。来到近前,一扒拉谢文东的脑袋,“嘿!今天带钱了没有啊?”谢文东被吓了一跳,摇头说:“没带钱。” WK; (P4Z  
“没带?”膀子嘿嘿一笑说:“那你让我摸摸。”说着把手向谢文东裤兜里摸。 og-]tEWA1  
谢文东挡开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别翻了,我的钱还得中午吃饭用呢。”见他有钱不给,膀子一甩手打在谢文东脸上:“草,你和我装呢?!”脸上的疼痛感让谢文东的眼圈发红。 \cZfg%PN  
这时教室里的同学把目光都投向这里,有的带着疑问,有的是幸灾乐祸。见班里的同学都在瞅自己,谢文东脸一片通红,他知道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在地上。谢文东的同桌看不过去了,一个脸圆圆的女生对胖子说:“李爽,你也太过分了,怎么打人呢?” "$8w.C  
李爽一指那女生:“滚边去,有你个屁事啊!” KXe ka  
女生瞪着眼睛大声说:“怎么地,打人就不行。”和那女生关系不错的同学帮她说话,“算了吧李爽,别吵吵了,一会老师快来了。”“徐娜,得了吧。你也别喊了。”徐娜是谢文东同桌女生的名字,平时特别爱闹,象个假小子似的,但学习成绩很好。 o}~3JBn T  
李爽点点头,看着不说话的谢文东说:“行,草你妈的,你给我等着哦!”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呼哧呼哧喘着气。 :_H>SR:  
徐娜大声对低着头的谢文东说:“怕啥?等着他还能怎么的?”说完气汹汹的坐下。一推傍边的谢文东说:“你怎么那么胆小啊?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你家里没有比你大的哥哥吗!找来揍他一顿就消停了。” m2b`/JW  
谢文东木然的点点头说:“谢谢你了。” ou6j*eSN  
徐娜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来气,转过头不理他了。 d@>\E/zA  
难敖的一天终于过去了。放学后,教师里的学生一个个的离开,可谢文东不敢走,他怕李爽找人在学校走廊里堵他。最后只剩下他和今天值日的同学在教室里。今天值日的学生叫张强,以前也被李爽欺负过。见谢文东还没走,一边扫地一边问他:“谢文东,你怎么还没走啊?快六点了(学校五点半放学)。” AZ wa4n}"  
谢文东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我还有道几何题没有弄明白,等会走。” jo0Pd_W8&  
“呵呵,你可真用功啊。难怪学习那么好呢!”过一会,张强把教室打扫干净了,拿起书包说:“谢文东,我打扫完了。你走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x,1=D~L}  
谢文东摇摇头,“你先走吧,反正咱俩家也不同路。” _?b;0{93u  
张强说声‘拜拜’背起书包跑出教室。谢文东又等一会,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感觉李爽就是等他也不可能等到这么晚,也许以为自己回家早走了。 AbZ:(+@cP  
谢文东收拾好书本,拿起书包走出教室。把门锁好后,转身离开。 an KuTI  
(第二中学的教学楼是一做不小的五层楼。第一层和第二,三层都是各班的教室。第四。五层是实验室,微机室,语音室等。谢文东的教室在第二层。) J3&Sj{ o  
这时学校里的学生大多已经离开了。走廊里的灯关了不少,显得有些昏暗。谢文东走到一楼的走廊,这里是他最害怕的地方,因为李爽那些人经常都是在这里等他。见走廊里空无一人,谢文东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在走廊里刚走一半,旁边的教室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四五个人。里面有李爽和昨天抢钱那个高个。 GP]TnQ<*;  
李爽一脸邪笑说:“谢文东,你可出来了,让我们好等啊!”说着,四五个人把谢文东围起来。 }+DDJ6Jzs  
谢文东心里有些发凉,他从没有被怎么多人欺负过,眼泪差点掉下来,“李爽,今天。。今天上午对不起啊!” if@,vc  
“我去你妈的吧!别的先别说,把钱先给我掏出来。”李爽仗着人多,说话硬气不少。 ][t 6VA  
“我的钱中午都买饭了,现在真的没有啊。” xt))]aH  
李爽呵呵一笑:“没有是吧,我打你就有了。”说完一叫踢在谢文东的大腿上。其他人都是各班的混子,不怕事大的那种。见李爽动手了,二话不说,围起谢文东一顿拳打脚踢。李爽边打边说:“都鸡巴别往脸上打,打坏了不好说。”谢文东被逼靠在墙上,双手抱头。这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因为和心里的痛苦比起,那实在是轻得多。听不见外界的声音,耳朵里充满嗡嗡声。 Tc_do"uU  
“行了!别打了。”李爽看差不多了,把其他人拦住。他也不想把人打坏事闹大了。抓起谢文东的头发,李爽用手拍拍他的脸说:“你明天上学给我带十快钱。要是不带我还找人揍你,知道不?” ;+/NjC1  
谢文东身体靠在墙上,腰弯着,低下头,泪水顺着面颊滴落在地。见谢文东不说话,李爽用力的拉住他的头发说:“草,我和你说话呢没听见啊?”谢文东精神麻木的‘啊!’一声。李爽满意的点点头和其他一起离开,“一会干什么去啊?”“打游戏去吧!”“没意思,不如打台球去呢!”“去你妈的,你有钱啊?”李爽几个人说说笑笑走出学校。 ]ymC3LV]  
这时谢文东靠在墙上的身体慢慢滑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现在他觉得自己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学习好有什么?还不是受人家欺负!为什么?他用拳头用力打自己的头,他狠自己太软弱,狠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们拼,狠自己为什么不敢把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的事告诉爸妈。 0||F`24  
过了好一会,心情平静了一些,谢文东站起来把褶皱的衣服整理一下,走出学校。这时外边的天空下起雨来,谢文东漫步在街上。他感谢上天在这个时候下雨,至少可以让别人看不见自己的泪水,自己只是想过平凡人的生活,难道这都很难吗?为什么别人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学,自己却要担惊受怕。如果这是上天对于软弱人的惩罚,那么他在这个时候决定以后要坚强。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这一天,外面下着雨,谢文东永远无法忘记,因为这天是他人生转变的开始。 Nt,~b^9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章 yoW> BX  
谢文东不知到自己走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家里。打开门,文东的爸爸和妈妈都在。俩人看见儿子脸上有伤,赶忙问:“文东,你的脸怎么了?” i;]CL[#2e`  
谢文东的自尊心使他说不出口是别人打的,含糊说:“外面下雨了,不小心滑倒摔的。” Bb_Q_<DTs  
妈妈关心问:“没事吧文东?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UtHf<=k  
“妈,我没事,你别管了!”谢文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门关上,他现在心情很乱,不想见任何人。 e>!E=J)j  
谢文东的爸爸敲敲他的门说:“文东,那你吃点饭在进屋啊!” l $w/Fz  
“爸,我在外面吃完饭了。”屋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谢文东的父亲转头看看妻子说:“我感觉咱们和孩子的代沟越来越大了,现在文东都很少和我们谈起他自己的事。”“是啊,这孩子。。。” p z @km  
到十点多,谢文东听见父母都回房间睡觉去了。于是从房里出来,先到浴室里把身上洗得干干静静。然后到凉台把家里的工具箱找到,拿了一把装潢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h D~6a  
在自己的房间,谢文东脱光了身上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镜子前面,手里握着装潢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谢文东发出冰冷的声音:“谢文东你记住,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再欺负你!” K @C4*?P  
然后把装潢刀的刀片推出来,伸出左手,向自己的掌心处划了下去。锋利的刀片划过手掌,形成三寸多长的伤口,鲜血瞬时涌了出来。谢文东咬紧牙让自己不要叫出声,看着镜子里脸孔扭曲的自己,咬牙说:“谢文东,你要是连这样的痛苦都忍受不了,那你还有什么希望不让人欺负?”手心的疼痛感刺激他的每一跟神经,嘴里不自觉的发出‘恩恩’的呻吟声。 mR,O0O}&  
也许是太痛了,或是血流得太多,谢文东感觉自己一阵头晕,但手里仍紧紧握住装潢刀。谢文东的父母听见儿子的房间里有动静,象是生病的声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把开谢文东房间的门,俩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只见谢文东的手上.地板上都是血,自己赤身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P4[]qbfd,  
谢文东的爸爸赶快用毯子包住儿子,向外走去,他的妈妈跟在后面,两人向医院跑去。 .5z&CJDiIi  
一星期后,谢文东象往常一样,提着书包来的学校,只是左手缠着白声药布。 NQ{-&#@/v  
进到班级里,不理同学们好奇的目光,默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同学们感到一周不见的谢文东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到底哪不一样自己也说清,那只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5(W[$f*]v  
看着同桌,徐娜关心的问:“谢文东,听说这几天你有病住院了。到底什么病这么严重啊?” dFMAh&:>  
“没什么。”谢文东微微笑了笑:“只是不小心把手割破了。” ()B7(Y  
徐娜看见谢文东手上的纱布,了解的点点头,生气的说:“多大了你,自己还这么不小心!” FH[#yq.Pr  
谢文东哈哈一笑说:“好的,我下回一定注意。”看着满脸笑容的谢文东,徐娜感觉他真的有些不一样了,至少开朗了很多。 ]*GnmG:D*  
“什么事这么好笑啊?谢文东你不为了躲我跑到医院里去了吧!哈哈!”李爽带着一脸坏笑向谢文东走过来。 5f{wJb2  
徐娜一看李爽欺负谢文东就来气,大声说:“李爽,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没看见谢文东受伤了吗?” [tz u;/  
“哎呀,他是你对象啊你这么帮他,你俩什么时候有一腿了?” n5\}KZh  
徐娜气得满脸通红,“你。。。你不要脸。”谢文东拉了拉徐娜说:“算了,就当他是在放屁吧!和他计较什么?”徐娜‘扑哧’一笑,调皮的看着李爽不说话。 F#KF6)P  
李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盯着谢文东说:“草,你刚才说啥?” 01o [!nT  
谢文东站了起来,挺直胸膛向李爽走去,当他的面孔和李爽的面孔只有半尺远的时候停下,一字一句说:“我刚才说你是在放屁!” o Fi) d[`  
大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现在的谢文东。李爽只觉得自己头里‘轰’的一声,象火山爆发一样。红着双眼说:“谢文东,你他妈的别以为住了几天院就牛逼了?和我装什么装!”说着一拳打在谢文东的脸上。 hWm0$v 1p  
谢文东嘴角处流出血来,但这回他没有哭,而是在笑。看着李爽‘哈哈’笑出声来,把手叉进裤兜里。当李爽和大家都以为谢文东的神经有毛病时,笑声停止了。谢文东把叉进裤兜里的手掏出来,李爽看见一把刀,一把崭新的装潢刀。 eN4t1 $  
谢文东把刀片慢慢的推出来。教室里一片寂静,只有装潢刀发出的‘噶哒!噶哒!’的声音。 S,VyUe4P4  
李爽压住心里的害怕,他不相信,一周前还让自己打得够戗的谢文东,现在能把自己怎么样!“草你妈的,别以为你那个破刀我就怕你了,烂虾还想上大盘?也不看自己是什么熊样。”见谢文东没有动,更加肯定他是在吓唬人,李爽推推谢文东的头“看见你就讨厌,现在给我滚远点。” Z) t{JHm:  
谢文东等他把话说完,身子一侧,握刀的手突然在李爽的眼前划过。李爽只觉脸上一凉,接着周围的同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股味道又甜又咸的液体流进李爽的嘴里。李爽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是什么?好粘啊!放下手一看,满手的鲜血。 }q]jjs  
“啊~~”李爽双手捂脸大叫起来。谢文东上前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拉,让李爽的眼睛看着自己:“知道吗?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李爽看着谢文东冰冷的眼睛,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这不是人类的眼睛,而是只有野兽的眼睛才能发出这样的光芒。现在他很怕,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死亡。不是因为自己脸上的伤口,也不是谢文东手里的刀,而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 <oQ6ZX  
初中的学生毕竟还都是少年人,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胆小的女生吓得哭出声来。一个男学生跑出教室,大步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推开门跑了进去。这时的班主任正在看课前参考材料,发现自己班的学生惶惶张张跑进来,问道:“孙学文,干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t7_3%%w  
孙学文喘口气说:“老师,不好了,谢文东把李爽的脸割破了,流了好多血呢!” "5 y<G:$+~  
班主任是个男老师,平时很喜欢谢文东,觉得这孩子不只学习用功,而且脑袋特别聪明,再难的题教他一遍就会,只是性格内向一些。听孙学文说的话他有些不信,象谢文东这样的好孩子怎么能割破同学的脸呢?!但看孙学文的样子又不象撒谎,抱着一颗好奇心和孙学文向班级里走去。 1NW>wo  
到了班级门口,听见屋里一片寂静。老师奇怪的看看孙学文心说,你这个臭小子千万别骗我,要不看我怎么整你。孙学文被老师看着发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老师推开门走进教室,班里的学生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先看了一眼谢文东,这时他正趴在桌子上看书。然后抬头向后看,只见李爽用一个手帕捂住脸,可鲜红的血已经把手帕阴透了,血滴答到桌子上。 sc9]sIb  
老师大声问:“李爽,是谁把你的脸割破的?” i"< ZVw  
李爽抬起头,偷偷瞄向坐在前面的谢文东,发现他正回头看着自己,又是那种眼神,野兽的眼神,使他感觉到只要自己一说出真相马上就会被撕的粉碎。心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站起来大声说:“老师,是我自己不小心割破的,不是别人割的。” d;<.;Od$`  
象他这样的学生老师本来就很讨厌,听他这么说松口气,“那你还坐在这干什么。陈辉,你带他去卫生室!”说完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真讨厌,弄了一地血!” i"vDRrDe  
然后一指孙学文,“你怎么说李爽的脸是被谢文东割破的?”孙学文委屈的说:“刚才我亲眼看到谢文。。。”可当他看到谢文东的眼神时,把下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转头对老师说:“对。。对不起老师,我不应该说谎。李爽的脸是他自己划破的!” pA*i!.E/b  
“下回看清楚点再和我说。”老师转头对谢文东说:“文东啊,快期中考了,复习的怎么样?” mcCB7<. e  
谢文东恭恭敬敬站起来回答:“老师,你放心把!我有信心拿学年第一。” *XHj)DC;  
有谢文东这样的学生是作为老师的骄傲,班里有一个这样的学生,他自己和别的老师站在一起都会觉得高出一头。满意的笑了笑,拍拍谢文东的肩膀说:“文东,努力学习是好事。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累坏了知道吗?” " xlJs93c  
谢文东乖巧的点点头:“谢谢老师关心,我会注意的!” $G)&J2zL  
老师让谢文东坐下,对孙学文说:“你去拿拖布把教室里的血擦干净。”孙学文现在是认了,宁愿得罪老师,也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因为他觉得现在的谢文东把老师更可怕。老师在教室里站了一会,看孙学文把地擦干净了才离开。教室里出奇的静,每个学生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好象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还是徐娜最先打破沉静,看着身边的同桌问:“你怎么变得这么狠了?” ~R)1nN|  
谢文东漠漠说:“因为我明白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 V@Ax}<$A  
“可就算李爽坏了点,你下手也太狠。那么大的伤口会在脸上留疤吧?”徐娜觉得谢文东做得有些过分。 { qjUI  
谢文东笑了笑,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人的一生早被上天注定了,就算你再努力,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说完,趴在书桌上不在理会旁边一脸疑问的徐娜。 ta@ ISRK  
过一会,李爽和陈辉从卫生室里回来,李爽鼻子上横帖一条四寸长的纱布,上面能看到淡淡的血丝。当李爽走过谢文东身边时停下,恭敬得弯腰鞠躬,“东哥,以后你就是我老大,我跟着你了!” [1e.i  
经常欺负谢文东的胖子----李爽,这时起成了他以后最忠实的护卫。满身的伤疤不知道有多少条是替谢文东挨的,这是后话。 A(PE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三章 BF>T*Z-Ki  
第二天中午,二中卫生间里。 *13g <#$  
“老肥,听说你让你们班这个窝囊费把脸划了一道口子,你还跟了他,真的假的啊?”一个叼着烟卷的高个歪着脑袋看李爽问。李爽沉着脸,“你他妈再敢叫他窝囊费我揍死你!” Hi$#!OU  
高个眼眉跳了跳,掐住李爽脸上的肥肉来回摇晃:“篮子,你知道自己和谁说话呢?”  MK<  
李爽打开他的手,瞪着眼睛说:“我草你妈的高强,你以为我怕你是不?别以为自己认识几个人就和我装牛逼!”高强‘呵呵’一笑:“你行,小子。今天放学你和那个篮子在教室里等我,要是敢先走我把你腿打折!” P>>f{3e.  
李爽盯着他的眼睛“我等你,就怕你不来。” dvC0 <*V  
回到教室,李爽把刚才的事和谢文东说了。谢文东问李爽:“高强是谁?干什么的?”“就是以前总和我在一起那个高个,上回和我一起抢你钱来得。”说到这小心看了一眼谢文东,见他没在意,放心接着说:“他就是高强,上小学时就出来混了,手下有一帮人。现在是初三六班的混混头。” }5QZ6i#  
谢文东点点头,问他:“你能找来多少人?”李爽想了一下说:“可靠点的能有五六个吧!其他那些就是一些虚张声势的墙头草,见风头不对肯定第一个跑。” (\T8!s{AO  
谢文东说:“那好,你去把可靠的那几个人找来我看看。”李爽答应一声向外跑去。 K<D`(voL  
晚上六点,二中二楼教室。 V|+ `L-  
李爽站在教室后面,举起一把坐椅,狠狠向地上摔去。‘砰’走廊里传出一声巨响。坐椅被摔得七零八落。李爽弯腰拣起一跟长二尺的‘方子’,来到谢文东座位边说:“东哥,这个你拿着,一会打起来能用得上。”  <WO&$&  
谢文东摇摇头,“不用这个。”李爽不敢说别的,把方子放在一张书桌下面,老大不要留着自己用吧。不一会,教室里紧关的门被人一脚踢开。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爽吓一跳,扭头一看,高强带着七八个人进入教室里。“行啊,你俩还真有种,真在这等我呢!”高强回头对后面的人大笑“哈哈~~看看这俩傻逼!” 7YoofI  
谢文东没有说话,冷漠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李爽听完,心里的火腾一下烧到顶点,“高强你他妈要是个人就和我单挑。谁输谁是儿子!” -7&^jP\,  
“和你单挑?我去你妈的吧!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熊色!”转头看坐在那的谢文东说:“小子,你给我过来!” t `N ">c"  
谢文东慢慢站起来向高强走去,李爽跟在他身后。看比自己矮半头的谢文东,高强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你小逼最近嚣张的很啊,跟我抢人。李爽是个篮子,你要我就给你。但我咽不下这口气,你说咋办吧?”谢文东底下头,略长的头发遮住眼睛,嘴角微动传出冰冷的声音:“你要是聪明就最好咽下这口气,李爽有他自己的选择。” &8pCHGmV)  
高强听见冰冷的声音心里没来由的一跳,可看到谢文东身后含笑的李爽,把心里的一丝软弱抛在脑后,“你和我装犊子呢?”一把抓住谢文东的头发向下拉,抬起腿,膝盖猛撞在谢文东的脸上。谢文东蹲跪在地上,鼻子里流出血来。李爽大喊一声向高强冲去,却被同来的几个人压倒在地。 K(%dcUGDK>  
高强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又一脚把谢文东踢倒。“怎么了,这么快就熊了?”高强用脚踩在谢文东的脸上,回头问李爽“这就是你的狗屎老大,现在在我脚下呢!哈哈~~~~~~” XYz,NpK  
李爽挣扎想起来,可是四五和人分别压住他的手脚。“高强,我草你。。。。”话没有说完,就被旁边一人踢在脸上,李爽咳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水。 R>Z,TQU  
倒在地上的谢文东突然左手抓住踩在自己脸上的脚腕,高强一楞。谢文东右手的拿出装潢刀刺在他的大腿上。“啊~~”高强发出象杀猪般的惨叫声,捂住腿上的伤口向后倒退数步。谢文东站起来,走到高强身边,轮起拳头打在他脸上。高强的手下见见红了,都有点不知所措。 >lUBt5gU  
他们楞着可谢文东没有停,瞪着血红的眼睛,连拳带脚往高强身上招呼。不一会,高强被打得满连是血,倒在地上。李爽趁其他人愣神的时候站起身,顺手拿起桌子下藏好的方子,轮在刚才踢他的那人头上。那人闷哼一声被打得抱头跪在地上,血顺着手指缝流出来。李爽大喊一声:“兄弟们,都给我出来!” rhlW  
话音刚落不久,走廊里向起杂乱的脚步声。不一会,教室里又进来七八个人。李爽叫喊:“我‘打样’!”轮起棒子向其他几人打去。后进来一伙人见李爽动手了,二话没说,把高强带来的人围在一起一顿暴踢。 0sq=5 BnO  
谢文东抓起高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拉起来,这时的高强神志模糊,一只眼睛被打得封候肿起老大一个包,另一只眼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小子,我这回我认了,是因为我没有你狠。要打要杀随你便吧,我高强哼一声就不是人妈养的!” )->-~E}p9  
谢文东把装潢刀片放在他的脖子处说:“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挂,一是跟我。你自己选。”谢文东放下高强向后退了两步。这时其他人也都挺手站在谢文东的身后。一个机灵的学生马上搬过一把凳子,谢文东看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坐在上面,翘起腿,手指轻轻在脸上划动。 6n2Vx1b  
高强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看看倒在地上的手下问:“兄弟,你叫什么名?” 6ON  
“谢文东。”谢文东把刀放进自己的裤兜回答。 /vFxVBX  
“好,东哥。小弟服你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高强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只是够狠,而且还很有头脑,以后应该能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G%V=idU*"  
谢文东站起来,拍拍高强的肩膀说:“呵呵!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有我的就有你的!”说完走出教室。高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脑海里还留刚才谢文东拍他肩膀时那种热切的眼神,这时他感觉到一种没来由的幸福。 U08<V:~  
后进来的人都有些发傻,他们都是李爽的朋友,今天李爽和他们说有一个人是他老大,让他们去见见。见面后大失所望,因为眼前的谢文东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碍于李爽的面子,也随着李爽叫谢文东‘东哥’,可心里一点都没服气。没想到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平凡人,一个人几下就收拾了高强,还让高强服服帖帖的做了手下。现在他们对谢文东才算是心服口服。 L%c]%3A  
李爽打破沉静,对旁边人说:“草,还楞着干啥?赶快把强哥和受伤的兄弟送医院啊!”其他人听完赶快抬着高强和他受伤的手下。高强把过来扶他的人推开,挣扎站起来说:“我自己能走!老肥,这回叫我强哥了?真是打我一把掌再给个舔枣吃啊!” @&nx;K6h  
李爽尴尬的笑了笑:“强哥,看你说得哪的话啊?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跟着东哥一起闯天下保证没错。来,我扶你!”李爽扶住身体摇晃的高强,高强一扒拉他脑袋“草,你小子啊。。。。!!”一伙人嘻嘻哈哈向医院走去。 w 7=D6`  
谢文东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很慢,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怎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只有自己比别人强。怎么才能比别人强?那就得够狠。学校内部有名的混子基本上已经被自己控制住,再有就是校外的因素。谢文东决定要建立自己的势力,就以现在的二中为中心,拉拢社会上的一些小混子。这些人年纪都不大,打起架来没轻没重,说白了就是够狠。凭着年轻的热血,对英雄的盲目崇拜,也很容易被控制。现在谢文东的头脑远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甚至一些大人也比不上他。 7Va#{Y;Zy  
谢文东在家里,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个听话的乖儿子,父母眼中的骄傲。在学校里,还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学习尖子。但他的名声却在二中附近传开了,这里的混子都知道二中最近崛起了一个新霸王~谢文东,打架特别狠,武器是一把装潢刀。。。。 +X2 i/}  
这天,谢文东和往常一样在班级里上课,认真听着老师每一句话。他认为不管自己怎样,以后干什么,文化永远是最重要的。拥有一颗过人的头脑要比强壮的身体实用的多。下课后,李爽从外面跑进来,在谢文东耳旁压低声音说:“东哥,三眼的手下要见你。” _qO;{%r  
谢文东正低头在纸上算题,头也没抬说:“恩,你让他等一会,我把这题做完的。” *:fw6mnJ#  
李爽点头又飞快跑出去。三眼本名叫张志东,是二中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头,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有次和别人火拼,在脑门上留下一道两寸长的伤疤。打眼一看,给人感觉好象三只眼。三眼的名头也是这么来的。 /iuUUCk  
李爽跑到楼下,学校的操场上站着两伙人。一伙是高强带头的十七八个人,另一伙是三眼手下的十来号人。高强正歪着脑袋,蹲在地上抽烟,见李爽回来了把烟头弹出去,站起来问:“老肥,东哥呢?” mVc'%cPaw  
“东哥等会下来,让他们等会吧!”李爽肥胖的身体微微有些气喘。 #T gz,e9  
高强见了心里不爽“草,看你那胖样,减减肥不行啊?跑几步就喘得和猪是的。” $ ufSNx(F  
“我靠,你当我不想减啊。说得到容易!”李爽看看等着不耐烦的三眼手下说:“你们再等会,我们老大一会就下来。”  1pYmtr  
“草,什么鸡巴东西,还他妈真当自己是个玩意了!”一个带着黄色墨镜的人大声说。 7Ap~7)z[  
李爽一听,身体里的血燃烧起来,走到那人身前,毫无预兆一拳打在他脸上,墨镜被打飞好远。三眼手下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一点面子都不给。纷纷把手放在衣服里,抓住藏在里面的片刀。里面带头的挥挥手,稳住手下,对李爽说:“那个小弟新来的不懂事,见笑了。” ]ut-wqb{p  
李爽‘哈哈’一笑“好说好说!”接着板住脸盯着那带走的说:“带小弟儿出来先调教好了知道不,别满口喷粪。草!” "tg\yem  
带头的脸色一变,但很快皮笑肉不笑说:“恩,兄弟教训这一拳我记住了。嘿嘿!” s= GOB"G  
“你记你妈了逼!”高强在一边憋很久了,见对方带头的那个样子心里更来起,骂了一句,一脚踢在对方的小腹。那人弯腰退出数步,让手下扶住。这下三眼的手下真不干了,把刀都抽出来。李爽高强带来的人也纷纷把身后别的方子拿出来。双方一处即发,每个人都瞪着眼睛寻找自己的对手。就在这时,谢文东双手叉兜,不慌不忙的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_Vk,&'  
“呵呵!好热闹啊!?”谢文东来到人群中央,无视对方手里的片刀。见场中来个穿二中制服的平凡学生,对方代头的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问:“小子,你干什么的?” OI]K_ m3  
谢文东没说话,李爽大声道:“这就是我们老大!” \@ WsF$  
代头的来的谢文东面前上下打量,心说:草,这二中是不是没人了,找个营养不良的做老大。谢文东没有放过他眼中闪过的轻视,笑呵呵站着。 4}r\E,`*X  
看了一会,那人点点头说:“谢老大,我们大哥有事找你商量。晚上你有空能否赏个脸出来聚聚?” XEgx#F ;F  
“没问题,时间地点你说,太完我可没空。”谢文东答应的很爽快。 Yt O@n@1  
那人又点点头说:“你放学时来‘欣欣’台球厅,我们老大在那等你。你看怎么样?” N,sqrk]  
“好,就这么定了。”其实谢文东早就想见见这个三眼的混子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今天会主动找上自己。看着那伙人离开,对李爽和高强说:“你俩太冲动了,以后得改。”高强低头没说话,李爽大声说:“东哥,是他们太嚣张了,他们要不是先骂你我也不会动手。” \KnD"0KW   
谢文东笑了下,“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们,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可以让自己少吃亏!”  n_xa)  
李爽和高强点头齐说:“知道了,东哥!”他们觉得老大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刚才要是老大不来真打的话,自己这一边别看人多,但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nY"rqILX?  
高强想了一下说:“东哥,我看三眼找我们去没有什么好心。你看是不是就。。。” ELkOrV~a{:  
谢文东正色道:“如果我们真想在这里立足,那就必须先过今晚这一关。或许会有凶险,但没有胆量还出来混什么?”高强听了脸一红,点头应是,“东哥,你说晚上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nM(=bEX  
谢文东点点头,深思不语。 D"( 3VIglq  
‘呤~~’二中的放学铃声响起。顿时学校的大门人满为患。不知道为什么,学生都冲向原本就不宽的学校大门。第一个出来的大喊一声‘YE~~S~’兴奋的象中了头奖。 x>8}|ou  
教学楼内,一层到二层之间的楼梯两边,站着二十几个学生,一各个双手叉兜,嘴里叼着烟,不管会不会抽,至少他们觉得自己这样很帅气。见到有漂亮女生经过,又是吹口哨又是欢呼,“赚了,赚了,这个真靓啊!养眼啊~~”“滚吧你,什么眼神啊?长得象猪八戒。。。的二姨!哈哈!”“草。。。。” !rsqr32]  
李爽和高强站在人群里可没有他们那么高兴,李爽问高强:“强哥,几点了?”高强看下表,拍拍他肩膀“才放学你说几点?紧张个毛啊!天大的事我顶着。” ffoo^1}1  
李爽咽口吐沫说:“奶奶地,不紧张是骗鬼呢!对方可是三眼啊!” ^b `>/>  
“三眼怎么了?不是人啊。喝多了不也吐,吃多了不也拉嘛!?”高强的话引起一片哄笑声。李爽哈哈笑说:“就你老鬼词多。” t\|K"  
这时谢文东从二楼走廊下来,大家都收起笑容,在楼梯两边站得笔直,一起弯腰说:“东哥好!” Z.Y;[Y  
谢文东点点头问:“东西都带了吗?”李爽说:“东哥你放心吧,家伙人手一把。” >gOI]*!5  
“恩,走吧。现在咱们终于可以去会会传说中的三眼了!”谢文东半开玩笑说。大家看着一脸轻松的谢文东,更是放心了,一路上有说有笑来到‘欣欣’台球厅。 9^ *ZH1  
‘欣欣’台球厅在二中左侧,二中的学生要打台球一般都到这来。一是离学校近,二是价格便宜,一杆五角。(不过球桌破点!) 1R+ )T'in  
谢文东等人来到‘欣欣’,这时的台球厅里一个客人没有,整个让三眼给包了。三眼拿着球杆正和一个小弟打球呢,见谢文东领着一伙人进来,‘哈哈’笑了几声迎了过去。台球厅里面很昏暗,等他走进了谢文东才看清三眼的样子。二十岁多点,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留着平头。很人第一感觉是此人很豪爽,总是笑呵呵的。 |>/&EElD  
三眼也在打量谢文东,点点头说:“兄弟就是最近出名的谢文东吧?” M\.T 0M_  
谢文东呵呵一笑:“三眼哥都知道小弟的名字了,不知是小弟的福还是祸呢?” ,d [b"]Zy  
三眼一楞,接着又笑起来“谢兄弟是明白人啊!我喜欢!哈哈~”拿起一跟球杆递给谢文东说:“兄弟有没有兴趣来一杆!” VqO<+~M,E  
谢文东从没有玩过台球,但还是毫不犹豫接过球杆说:“好的。就算我不会玩也得玩,要不就是不给三眼哥面子了。”三眼眯着眼睛“恩,兄弟这话我爱听!” J!K/7u S  
拿着球杆,三眼狠狠把摆好的球打开,“兄弟在学校怎么样我本不应该过问,但既然是在我的地头上结帮,要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是有点过分了。” Z564K7IV  
谢文东看过别人打球,知道怎么打。拿起球杆打六号球,说道:“小弟也是‘立棍’不久,有些事不明白还得要三眼哥多指教。”球没有打进。 _F/lY\vm  
“指教不敢说,大家也都是互相合作嘛!”三眼打进一个球,“最近兄弟在学校里收了不少钱吧?” 1~xn[acy  
“太多没有,都是穷学生,一天也就几百快吧!”谢文东擦了擦杆头。 !K^Z5A_;  
三眼‘哈哈’一笑,边打球边说:“兄弟好大口气啊,一个月下来最少也有一万多快呢!”球没进,三眼接着说:“本来这里以前都是我控制的,现在你这二中立棍了,我小弟一个都进不去。兄弟你是不是得给条生路啊!” 9bcyPN  
谢文东微笑说:“给条生路不敢说!既然话说到这,我看也只有几个办法可以选择了?”三眼拄着球杆看球桌对面的谢文东:“哦?怎么说。”“要么你走,要么我走,要么我们就合并。” n XeK,C  
“哈哈,兄弟说得到都是实话啊!”三眼目光冷下来,“兄弟的意思是打算把我踢出这片儿了?” SeJFZ0p  
谢文东嘿嘿一笑,盯住三眼:“三眼哥也不用吓唬我,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火拼起来我们也不一定输。只是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不是!”谢文东顿了顿,伏身打球。 FnQ_=b  
三眼不敢再看轻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心里直觉告诉他这人不简单。不论是头脑还是胆量都不比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老家伙弱。 +8vzkfr3It  
三眼从兜里拿出一盒‘红河’抽出两跟,递给谢文东。谢文东一笑说声‘谢谢’拿了一跟放在嘴里,旁边的李爽走过来把谢文东和三眼嘴里的烟点上。三眼看了看李爽对谢文东说:“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呢!”顿一下接着说“兄弟你的意思是想咋办吧?” uA/.4 b  
“我说合并,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都不吃亏。”谢文东吐出口眼圈。 /%q9hI   
“哈哈!合并?恩,是个好注意。是都有好处。”三眼搓着手里的球杆说:“不过嘛。。。。。” qxcBj  
三眼的意思谢文东哪能不知道,“三眼哥是说由谁来坐老大这个位置吧?”三眼不语,只是点点头,眯着眼睛看谢文东。“我本没有资格和三眼哥抢老大这个位置,不过要是空手让出去下面的兄弟也会说我没骨气,那么就一句话。。。。”三眼皱眉问道:“什么话?” wyA(}iSq  
“单挑!你和我,谁赢谁坐老大的位置。”谢文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T# _n-b>  
三眼一楞,不敢相信这说是他说的。再次上下打量谢文东。没有什么特别,勉强一米七的身高,而且还很瘦弱,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46?F+,Rzl  
“哈哈~~”三眼哈哈一笑“兄弟说话算数不?”“呵呵,说话不算数还出来立什么棍!” U!I_i*:U  
“那好,就这么办!你说哪天吧?”三眼信心十足说。 .8PO7#  
谢文东看了看四周说:“你这里不错,我有空的时间也不多。我看就现在吧!” -S3+ h$Y8  
“嘿嘿,好!” (yTz^o$t|  
谢文东把身上的上衣脱了,李爽和高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效果。李爽有些担心问:“东哥,真的要单挑啊?三眼打架可是远近闻名的!”谢文东把衣服甩给李爽小声说:“这是解决的最好办法。我们实力弱,和三眼拼不起!”转身向台球厅中央走去。李爽和高强同时摸摸腰上的刀想,一会老大要是有危险,自己就先劈了那混蛋。见对方都是相同的动作,俩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NQ)Po@z  
这时三眼叫手下小弟把中间的台球桌搬到一边去,然后打开屋里所有的灯。顿时屋内一片明亮。他自己也把上衣脱掉,衬衫的袖子往上提了提,做好准备。现在他都觉得很可笑,自己要和一个半大小子单挑,不知道穿出去会不会很丢人!? W*DIW;8p  
谢文东来到三眼面前站好,没有丝毫紧张,象是一切都在掌握一样。台球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站在场地中间的两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弥漫在空气中。 nh&<fnh  
见谢文东还没有动手的意思,三眼先说话了“兄弟,可以开始了吗?”谢文东点点头回答他。 Z a1|fB  
“小心了!”三眼不再客气,一拳向谢文东打去。他身体向后退一步算上躲开这一拳,但接着肚子上就挨了三眼一脚,谢文东被踢一个跟头。刚要起身,三眼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趴在地上的身体一直滑出两米远才停下。李爽再一边有点忍不住了,准备拔刀时让高强拦住,低声说:“再等等!”李爽气得一跺脚,汗水流出来。 kRXg."b(  
(看见述评里癫人说:‘大腿被捅了一刀居然还能走路。’汗,这个是我的失误,把‘扶’改成‘背’会好些。还有后面,至少前面应该加上时间~‘一个月后的一天’会更合理一些,在这里向大家说声对不起。还有老虎是我说:‘情节离奇???????黑社会要是这么好混(摇头,无语中..............)’这点我到是有些异议,现在的主角还没有达到黑社会的程度,只能说是在学校里混。象你所说:黑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就是本节出现的三眼也不属于黑社会,他们都没有定型的组织,也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人员的流动也很大。只能算是社会里一些无业青年,组在一起在社会上混。没有达到杀人不眨眼,卖毒走私,动不动就来个大火拼。呵呵~~就说这么多,再说就没完了。最后说句老话:喜欢就支持,不喜欢就骂,听到不同意见才能提高。感谢留言,让我不得不多帖出一节。看来明天又要忙了!汗~~水~~:))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板凳 发表于: 2008-06-13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四章 2#}IGZ`Yp/  
 看谢文东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三眼‘呵呵’一笑说:“兄弟,我赢了!?”转身从小弟手里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k<.O  
“我看未必。”不知道什么时候,谢文东站了起来,脸上没有痛苦,一双血红的双眼闪着寒光。“你。。。。”三眼知道刚才两脚的力量,那应该不是十五六岁少年能承受的起的。 EoW zHa  
luog_;{h+  
Bin&:%|9?  
“呵呵,看来我小看你了!”三眼大步向谢文东走去,抬起腿一脚踢到谢文东的脸上。退后一步,谢文东没有倒。接着又是一腿,谢文东退后三步,还是站在那里。鼻子嘴角都流出血来,两边的脸也肿起来。吐出一口血水,谢文东微微笑着。 jt?%03iuk  
Xb 1^Oj  
O'U,|A  
三眼自己都有些害怕了,虽然他是打人的人。“你给我倒吧!”大喊一声,三眼用尽浑身力气,一拳向谢文东打去。谢文东颤动的身体突然蹲下,三眼这一拳打空,身体向前冲去。谢文东摇摇欲坠的身体变得灵活起来,迅速抽出腰里别的片刀,刺进三眼的软肋处。刀尖刺进肌肉里就停下,谢文东抽回刀,用刀尖一指三眼说:“刚才你已经死了。” g c=|< (  
I3b-uEHev  
|q)Q <%VS'  
三眼摸摸软肋上的伤口,靠在墙上低头不遇。谢文东静静站在那里等着他的回话。李爽一脸兴奋,对旁边的高强小声说:“嘿嘿,东哥赢了!”高强点了点头,手放在腰里的刀把上,向场中间慢慢移动。三眼是输了,不代表他没有战斗力了。高强怕三眼输不起,偷袭谢文东。 io_64K+K  
X]%4QIeS  
!&%bl  
过了一会,三眼抬起头,看着谢文东说:“我有些不服。但是男人说话就得算话,我输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只要你一句话,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说完,恭敬鞠个躬。 Ll48)P{+}V  
c{ (%+  
P"<ad kr  
谢文东‘呵呵’笑了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三眼眼急手快,一把包住谢文东大喊:“都鸡巴给我出去拦车!”话没等说完,李爽已经蹦出去了找车了。。。。 T,@7giQg@  
(I g *iJ%2  
KJZY.7  
三眼等人把谢文东送到医院,被诊定为:多处软骨质损伤,还有少量内出血,轻微脑震荡。得住院治疗。李爽给谢文东家里打了电话,说他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里。谢文东父母听完后,问了哪家医院,就急急忙忙赶来。见面后李爽等人又是安慰又是解释,才让谢文东的父母安心。为了加大可信度,李爽一把抓住软肋刚帖上纱布的三眼说:“伯父伯母,就是他开车把东哥撞了的!”高强和身边的几个兄弟在一边猛点头,三眼老脸一红,挠挠头尴尬的傻笑。 L6qA=b~iz  
b~echOj  
-W vAmi  
半月后,谢文东以基本痊愈,医生说在调养一阵就没事了。这天,只有他的父母来接他出院。三眼等人已经事先打过招呼不来了。谢文东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见到这些人。 C.p*mO&N  
r${a S@F  
"<b84?V5  
回到家里,父母为他做了一顿大餐,庆祝他出院。看着满桌的饭菜,谢文东心里暗说惭愧,父母要是知道自己是因为和别人打架住进医院的,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现在的谢文东既觉得对不起父母,但同时又无法放弃现在的生活,在这段激情放纵的日子里,他感觉到什么才是快乐。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比受到别人尊重更快乐了!至少他现在是这样认为。 "$9ZkADO  
Zwl?*t\D  
] UTP~2N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对不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喜欢现在的生活,也许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坏坯子吧。谢文东暂时把烦恼抛在脑后,陪父母高高兴兴吃完桌上的饭菜。 ypVr"fWB  
Yb*}2  
e&nw&9vo  
第二天,谢文东拎着书包向学校走去。离老远就看见学校门口街道的对面站了不下五十人,谢文东的嘴角向上翘了起来。只见三眼和高强蹲在地上,手里拿着烟卷正在谈话。李爽肥胖的身体蹲不下,在旁边站着手舞足倒说些什么,大嗓门让离得挺远的谢文东都能听见。三人远远见谢文东走过来,把烟头一仍站起身。高爽撤着嗓子喊:“都站好,站好。东哥来了!” 2YQ$hL~  
YSmz)YfX9  
)I_I?e  
散乱的小弟儿们迅速站成两排,等谢文东走近后,齐声喊:“东哥好!”路过的学生们见了都很自觉的躲出很远,路上的行人纷纷回头,看这架势,心里想:黑社会啊这是!? PX'%)5:q;i  
B$j,:^  
un=)k;oh  
三眼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谢文东“东哥,上回真是对不起。多谢东哥那一刀没有刺进去,医生告诉我伤口的位置在肝脏附近。”谢文东‘哈哈’一笑说:“如果我真刺进去还能有你这个好兄弟了吗?”说完后把手伸向三眼。三眼眼中流过一丝感动,紧紧抓住谢文东的手。李爽和高强也过来把手放在上面,四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就象他们的命运一样,无法分割,交织成一团。四人都没有说话,希望让这一刻的激动永远留在心里。现在的谢文东,在下面小弟的心里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他们觉的只要东哥在,什么困难都难不倒自己。英雄不是用来说的,只能用行动来证明。 /8R1$7  
FT6cOMu  
~ME=!;<_  
良久,四人才把手分开。李爽从兜里拿出一个鼓鼓的纸袋交给谢文东说:“东哥,这是一周收上来的钱。可比以前多不少啊!”谢文东打开看了看,点点头还给李爽说:“用这钱晚上请大伙吃饭,也让大家聚聚互相认识认识。” g!UM8I-$  
n\4+xZr  
5+J/Qm8{bb  
李爽听了心里一喜,吃饭喝酒他最喜欢,眼睛眯成一条缝说:“谢谢东哥!”转头对周围的小弟喊:“晚上都到门口集合,东哥请大家吃饭!” #.RI9B  
+Oa1FvoEA  
@ ri. r1  
“YE~~~~~~!!万岁~!”大伙高兴大声喊叫。又惹得路上行人一阵皱眉。 q ^?{6}sy  
>v{m^|QqB  
I/l]Yv!  
白天无话,晚上谢文东先给家里打电话,说朋友过生日聚会,晚上晚点回去。然后和三眼,李爽,高强领着五十几号人来到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馆。进屋后小弟儿们大呼小叫,里面的客人不是被吓走就是被赶出去。三眼挑了一张干净的桌子把谢文东让到中间,然后安排大家都坐好。谢文东,三眼,高强李爽四人坐在一起。餐馆老板听服务员说来了一帮社会人,不下五十号。那老板以为自己惹上什么事了,赶忙从后面出来,见人就笑“哎呀!各位兄弟真是赏脸到我这个小破店儿里了,真是兄弟的荣幸啊!要什么尽管吃,这次兄弟我请!” V !$m{)Y  
RVe3@|9(G  
QX4I+x~oo\  
李爽一看说话这位,三十来岁,身上的肥肉不比自己少,正一脸堆笑白话呢。李爽一摆手说:“你是这里老板啊?” w_ m  
4^5s\ f B  
f]4gDmn^  
老板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年龄不大的胖子,不敢小瞧,走过来说:“呵呵,我是这里老板,不知小兄弟领这些人来是。。。。?” jZGmTtx  
<fxYTd<#D[  
| v+b?@  
“没有找茬的意思!”李爽指一下旁边的谢文东说:“这是我大哥,今天挑到你这请兄弟们吃顿饭。价格你最好给我公道些,要不兄弟们可不干!” = ~yh[@R)  
O_033&  
%<klz)!t  
老板听了暗松口气,在J市开饭馆都是一些明白人,知道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你看,兄弟你说得这是哪的话。大家来了是看得起我。交个朋友,这顿我请了!” !O\r[c  
lUrchLoDt  
t|/ /oEY  
谢文东摆摆手,“老板你也不用太客气,我们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吃顿饭。有什么拿手菜就尽管上,兄弟也不会让你陪钱的。” `CV a`%  
SWu=n1J.?H  
sXFD]cF  
老板呵呵一乐说“好!那我也不和兄弟们客气了。我去安排,大家吃好喝好!”谢文东点点头,老板想后面的厨房走去。 61]6N;kJ;  
X'5te0v`3  
tY7u\Y;^  
看他离开,李爽呲牙一笑:“这老板还行哈!”“草,也不是个一般人!”高强嘟囔说。三眼看看桌子觉得少点什么,一拍脑袋“就顾得听老板白话了。”然后大喊:“服务员,先给我上六箱啤酒!” =(o$1v/k  
{W-PYHZ;  
#2}S83 k  
服务员走过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生,红着脸怯声问:“先生要什么啤酒?”李爽见小女生长得不错,逗她问:“小姐,你这都有什么啤酒啊?说说我听听。” `VHm,g2  
:Qf^@TS}O  
>IRo]-,  
“有哈脾,十一度,佳凤,五星。” !nu#r$K(  
2 `#|;x^<  
-V9Cx_]y  
“还有没有别的了?”李爽盯着女生看。 3M^ /   
f6DPah#  
-wY6da*.W  
女生被看的脸更红了,小声说:“没有别的了。”“你在想想,好好想。。。。” y&iLhd!p  
Blu^\:?#z-  
_ yU e2Gd  
谢文东在李爽头上来个‘暴栗’,“就你话多。”转头对女生说:“服务员,就来佳凤吧!” Jg7IGU(dct  
b+{,c@1rd  
7%aB>uA  
女生点点头,飞快跑开了。高强‘哈哈’一笑,眨眨说:“老肥,你的长相太‘爱国’了,看把人家小姑娘吓的!”“妈的,我明天就减肥去。。。。。”周围传出一阵轰笑声。 #u#s'W  
1y 6H2  
@mW0EJ8bb  
酒上得很快,不一会,几个年轻人从外面搬了六箱‘佳凤’。三眼把酒倒好站起来说:“兄弟们,我们第一杯酒敬东哥。为了东哥出院干一杯。”大家一起站起来说:“敬东哥!” y1P?A]v  
w2 CgEJ %  
%uQ^mK  
谢文东站起来,含笑点头说:“谢谢大家,本来这杯酒是我应该先敬大家的,没想到让张哥(三眼)抢了先。不多说了,大家干!”众人齐喊:“干!”餐馆里响起一片撞杯声。 4/HyO\?z5  
:I1bGa&I  
lQoa[#q  
李爽又倒杯酒站起来,“这杯还是敬东哥,愿东哥带我们打下一坐自己的江山!”众人一听,都站起来说:“敬东哥,带我打江山!”谢文东刚喝完一杯,只好又倒一杯举起说:“以后还要靠大家努力,成就是靠大家创造出来的!干”“干!” l'c|I &Y]  
jo+T!CUM'  
O75ioO0  
众人你说一句,他说一句,菜还没上全,桌下已经‘卧倒’一片了。东北人喝酒讲究的不是一个过程,要的是痛快。这和东北人性格豪爽有直接关系。今天动手拼命的人,明天也许就是生死弟兄。直率,豪爽,不拘小节是东北人的天性,虽然很难被南方的朋友理解,但我认为这也正是他们可爱之处。 w!%Bc]  
C}wmoYikV  
h}.0Ne  
谢文东四人没有象其他小弟们那么狂喝,他们边喝边聊天。三眼用手摸着酒杯说:“东哥,我想咱们是不是应该成立一个组织。现在人越来越多,没有一个完整的组织不好控制啊!” P oC*>R8  
6D) vY  
2g|+*.*`  
李爽高强早有这个打算,点点头,高强说:“三眼哥说的对,我们要成气候就必须有我们自己的组织。”李爽接着说:“是啊,就象咱市斧头帮那样,多威风啊!”(J市斧头帮是本市的古老帮会,没有人知道它从何时兴起。公认的黑社会组织。) |7%M:7 Q  
2#ypM9  
izOtt^#DZt  
谢文东低头不语。他也想成立组织,可是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太难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说:“有组织我不反对,但那时人数会巨增,吃喝玩乐都要靠组织,你们说我们用什么养活他们?”三人一楞,谢文东一仰头把杯里酒喝静,接着说:“我们现在的钱都是靠从学生那里收‘保护费’得来的,一月下来最多超不过两万快。就靠这点钱我们怎么维持组织?就算现在勉强成立了,只会让我们很快散伙。” e~jp< 4  
b1E>LrL  
kC6J@t)  
高强问:“东哥,那你的意思是。。。。?”谢文东微微一笑,低头把玩手里的酒杯。李爽性子急,见谢文东不说话,大声问:“东哥你到是说话啊,我们都听你的!” q=Q5s?sQc  
nTp?  
NgQ {'H[Y  
谢文东看看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三人,慢慢说:“现在你们嘛。。应该。。好好学习!” n*hHqZl  
<LH(>  
89?AcZ.D  
李爽高强傻了,脱口问道:“好好学习?” J_<ENs-  
H~Hh $-z  
yIOoVi\m  
“没错,你们现在应该好好学习。还有一个月中考,你们都给我上高中去。要是谁考不上。。。我谢文东觉不饶他。除非你不想跟我了!” g;D [XBp  
c"H*9u:  
#'_i6  
三眼也傻了,“那。。。那我呢?”谢文东‘嘿嘿’一笑:“你还是控制这里,并且要壮大,扩大势力,目标就是各个中校。黑社会势力看不上初中学校这种出小钱的地方,他们不要咱们要,多收学校和校外年纪不大的混子,那是我们的基础。” ;gP@d`s  
t9;yyZh  
VMe~aUd  
三眼点点头,“东哥,我明白了,象我们这样的小势力J市遍地都是。咱们连黑社会的边都没粘上呢,和人家斗不起。人家是黑社会,我们就来个灰社会,不黑不白对吧?” "at*G>+  
7?Q<kB=f  
]9pK^<  
谢文东赞赏的点点头,对李爽说:“小爽,强子,多和张哥学学吧,没有你坏处。”高强脸一红,但还是不明白“那我们上高中干什么?”谢文东站起来,眼睛异常的明亮“和我控制第一高中去!” *$0u A N  
0L9z[2sj  
@rB!47!  
李爽和高强下巴差点没掉了,“控。。控制第一高中?天啊!”李爽接着大笑说:“真是期待啊!恩!第一高中,这个全省出名的流氓高中。哈哈!!”转头问高强:“强哥,你知道每年全省的罪犯有多少从咱市第一中学里出来的吗?”高强摇头,这个他还真不知道,只是听说那里不是一般的乱。 )`, Bt  
)#%k/4(Y  
0Rz'#O32V  
见高强摇头,李爽摇头晃脑说:“嘿嘿!‘居不完全统计,全省有百分之八的犯罪分子处于J市第一中学。’哈哈!这下爽了!” 1Y'9|+y+  
2^'|[*$k1@  
vc0'x4  
三眼和高强一起看向谢文东,不可思议说:“东哥,这不能吧?” 5|._K(M  
^rO3B?_  
zUF%`CR  
谢文东眯着眼睛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小爽从哪听来的。但十有八九不可靠!” Ztu _UlGC  
-rb]<FrL^  
J5b>mTvb  
三眼高强对视一眼,带着恍然大悟大表情说:“哦!原来是某些人瞎编的啊!”李爽在一边着急说:“我说的是真的,相信我吧!” U bUl]  
tXDO@YH3S  
~<!b}Hv  
“切~~~~~~~”三眼和高强一起默契的伸出中指,转过头不理他了。满脸通红的高爽猛的站起身来大喊:“刘新宇在哪,给我滚出来,净他妈拿假话骗我!”不远处桌底伸出一只手,言语不清的声音传出:“谁?谁。。。谁喊我呢?”“。。。” +n_`*@SE  
2mg4*Ys  
<!gq9  
这一顿饭众人都吃得很尽兴,也可以说是喝得很尽兴。最后结帐时共花了一千多快,还是餐馆的老板把酒水钱免了。一千多快的饭菜众人根本就吃几口,因为菜上来时肚子里已经先被啤酒灌满了。(又是东北特点。。浪费。。。汗) x;w&JS1 V  
-b'93_ZTu:  
9)N/J\b  
谢文东虽没有喝多少,但没有酒性的他还是有些多了。神志虽然清醒,但身子却象是在飘一样。高强和三眼没少喝,但是都没醉,只有李爽醉得够戗。一会拉着谢文东的手,哭的一脸是泪,一会又拉着高强嘻嘻哈哈,一会又去亲三眼的脸。最后大家得出一个结论:以后不能再让李爽喝醉了,这人酒品不是太差。高强打的,把李爽送回家。三眼要送谢文东,被他婉言拒绝了。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地板 发表于: 2008-06-13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五章 x@EEMO1_"  
谢文东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晚上十点多,路上行人少见。夜风吹过,道旁的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时的城市异常的宁静,只是不时有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谢文东边走边踢路上的石子,心里想着心事。自己的未来会怎样?是做一辈子不黑不白的小混混,还是一鼓作气加入黑道。无论是哪种,这都不是自己想要的,陷的越深也越明白这两条路都是没有尽头的不归路。他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摇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体外。可是谢文东没有想到,多年后自己离这个想法只有一步之遥。 Umwd <o  
谢文东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人的命运有时候能靠自己做决定,而有的时候只有天注定了。 XO |U4 #ya  
5x/q\p-{/  
Vab+58s5  
以后的一个月里,可以说是李爽和高强以及下面学生小弟们最痛苦的一个月。没有自由,只有压迫。没有享乐,只有看书。在谢文东的高压下,这些被老师认为未来的社会渣滓们,成绩大幅度提高。让一各个老师大跌眼镜。心里都在想:难道自己的付出终于感动这些不良少年,让他们转性了?学校还为此开了会,表扬初三各班的班主任。他们这届学生要比以往那些届优秀得多,为了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各班班主任也纷纷表态,‘为了祖国的下一代,我们以后会更加努力工作,教好学生。。。。(以下省略尽千字)。’ ebF},Q(48  
V+A1O k )  
?&Y3Fr)%  
中考那一天终于到了。提前一天谢文东把所有要考试的兄弟都叫来,问他们复习得怎么样?大家都低头不语。心里都明白荒废了三年的学业那有那么容易追回来的!见大家都不吭声,谢文东摇摇头说:“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等明天考试的时候给我人手一抬BB机!” )9@I7QG?  
w}Q|*!?_  
Jt4T)c9  
李爽疑问:“东哥,带那玩意干什么啊?”高强先是一楞,但马上明白过来,打了李爽脑袋一下,“你是猪头啊,东哥传给我们传答案呗!” IQK__)  
p-U'5<n  
5utMZ>%w_#  
李爽‘一副我很了解’的样子,大声说:“滚吧你,当我不知道啊?”然后转头对旁边的小弟低声问:“用BB机传答案是怎么回事?”被问的小弟一脸无奈,强哥说的真对,确实是猪头。但他不敢这么说,详细的解释起来。 dy u brIG  
7`3he8@ze  
QsYc 9]:  
谢文东看大家都在一脸笑容的议论,大声说`:“谁借不到现在举手,我给你想办法!”(那时BB机在东北还属于新鲜玩意,没有想现在这样,手机都普及了。) k07JMS?  
;(3fr0cr:  
DvnK_Q!  
有几个小弟举手,李爽左右看看,脸一红,低下头把手举起来。高强在旁边一扒拉他,“我说老肥,你可别丢人了,你的那个我给帮你借。” Py 8o8*H  
%j=E}J<H5*  
m,e1:Nk<  
李爽头更低了,不好意思的小声说:“人家家贫嘛!”‘哈哈’周围的兄弟都笑起来。谢文东一笑说:“谁能借多借的尽量多借,先帮别的兄弟过了这一关,知道吗?”有几个家里有钱的大声说:“知道了,东哥!” 9;;1 "^4/  
#m9V) 1"wB  
/= P!9d {  
谢文东满意的点点头。李爽问道:“东哥,你是不是早想到这个办法帮我们过关了?” $Vp&Vc8  
9&}qie,  
F!{N4X>%T  
“唉!这叫未雨绸缪。你们肚里那点墨水够干什么的?” 9!V<=0b/  
Z.m.Uyz{7  
$y=sT({VVe  
“那东哥还逼我们看一个月的书干什么?”李爽也是帮大家说出心里的疑问。 451C2 %y  
s4SR6hBO  
' 7>}I{Lq  
谢文东面带严肃说:“因为我不想让你们象个棒槌一样上了高中。你们也要记住,以后没有文化,你在社会上屁也不是!不管你走到那里,都没有人能看得起你,就算以后你们混进黑社会里做了老大也是一样。”大家这才知道谢文东的用心,那是真正的为自己着想,心里都一阵感动,齐声说:“知道了,东哥!” }W<]fK  
J#@ "Yb  
]-{T-*h:  
第二天,第四小学门口挤满了学生家长。因为二中的考点就定在这里,家长们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加油鼓劲,已经在这里站了有一上午。 >~J_9'gX6  
 wb4 4  
R|NmkqTK~(  
三眼蹲在一边,烟抽一跟接一跟,看看手表,问一旁的小弟,“小华,你去看看电话厅是不是都占好了?”那叫小华‘恩’了一声向一旁跑去。“都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出来!”等着不耐烦的三眼小声呐道。 ?Pmj}f  
1aYO:ZPy  
uK(+WA  
“三眼哥,东哥是不是出不来了?”旁边的小弟问。三眼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8qBRO[  
!^q<)!9<EO  
hPFIf>%}  
过了五分钟,有人一拍三眼的肩膀,把他吓一跳,转身刚要大骂,一看是谢文东,张开的嘴马上又合上了,“东哥,你从哪出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呢!” aDza"Ln  
u# =N8  
>)N,V;j  
谢文东‘呵呵’一乐说:“门口有人把守出不来,我只好跳墙了。”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张纸交给三眼,“快点,一会时间不够了!” LZ&CGV"Z-  
w #(XiH*  
[+GQ3Z\  
“好哎,东哥放心吧,一个也漏不下!”三眼拿着纸看也没看带领着小弟跑开。 JpS:}yyJ>N  
qLYv=h$,  
wZrdr4j  
最后,中考的结果出来了。兄弟们全部过关,而谢文东的成绩在全市排第一,但就是这个中考状元却主动提出要去J市的三流高中第一中学,让老师们摸不着头脑,心里都暗叹可惜:一跟好苗子就这样毁了! jIdhmd* $z  
L4kYF~G:4  
:X`J1E]Rjd  
谢文东的父母更是反对,被逼得没办法的谢文东最后跟父母说:“爸妈,我已经长大了,就让我自己选择未来的道路吧!我向你们保证,三年后,我一定能考上大学。” JI\u -+BE  
:^iR&`2~  
\mc~w4B[)3  
谢文东的爸爸对他妈说:“唉,孩子是大了。他有自己的选择,我们能逼他一时,但不能逼他一世。”然后又对谢文东说:“文东啊,希望你能走好自己的路,以后不会再有后悔的机会了!” U?|s/U  
_5 y)m5I  
k, v.U8  
就这样,谢文东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进入到恶名远扬的第一中学,同时还带来一百多小弟。谢文东终于结束了使自己命运转变的初中生涯,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历程。 E) z g,7Y  
? # G_ &  
Ld`~^<B  
在升高中的假期里,谢文东没有闲着。自从和三眼打过一架后他知道在社会上想混出名堂光靠头脑和一颗狠心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强壮的身体。两个多月时间里,谢文东加入散打学习班,武术班,只要自己有空就不断的作身体锻炼。连三眼也很佩服他的恒心。接触这么长时间,他对谢文东性格的了解是:要不就不做,做了就做最好。一个月后,谢文东把三眼找到散打班。带上拳击手套和三眼单条,结果谁输谁蝇没人知道,但是俩人的下场都很惨,浑身是伤。 .Uih|h  
GB[W'QGiq  
xOu cZ+  
半个月后,谢文东又把三眼找来。这回李爽和高强也跟来了,但是被拘之门外,等眼睛肿个大包的三眼出来后,俩人追问结果,三眼只说句“东哥在运动方面很有天赋!”后就走开了。 ]Uxx_1$,  
'm/b+9?.  
L YH9P-5H  
又是半个月后,当谢文东再次找三眼时,眼睛还有微肿的三眼赖在地上说什么也不去了。。。。谢文东没办法,开始利诱“只要你去,晚上我请你吃饭,地方你随便挑。”三眼把眼一闭说:“就算说出个花来我也不去,命要是没了还能吃饭了吗?”李爽在旁受不了诱惑,主动提出和谢文东去单条。三眼用怜惜的目光看着走远了李爽一阵摇头,心里暗说:兄弟保重!。结果是晚上李爽和谢文东吃饭的时候吐出两颗槽牙。 i!czI8  
s` S<BX7  
r2&{R!Fj`  
从此以后,谢文东再找人去单条的时候,周围五米内绝无一人。三眼曾说过:“东哥以后不混的时候可以去跑百米。他的爆发力适合这项运动。”李爽听了身有体会的点点头。 [;.zl1S<  
)O7Mfr  
l_}c[bAUu  
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谢文东还是老样子,只是个头长高一点,给人的感觉还是很瘦弱。 fYCAwS{  
,g\.C+.S  
92} , A`=  
第一中学离谢文东的家比较远,他只好骑自行车上学了。到了学校门口,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面破门。门两侧的水泥柱上贴满了纸片,上前一看,“性病患者不用愁。。。。”晕倒,这样的广告都贴到学校没口了?谢文东摇摇头向学校里走去。见门口值班室坐个老头正看报纸,谢文东走过去问:“大爷,我是这里新来的学生,请问新生在哪报到啊?” V25u'.'v  
$!fz87-p>  
.+M4P i  
老头把报纸放下,看了看谢文东,大声说:“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大点声!”谢文东只好大声说:“我说,新生在哪报到?” v=X\@27= ?  
s'K0C8'U  
q+m&V#FT%  
“什么?你马上就要迟到!那你还不快点去上课和我说什么话?!”老头摇摇脑袋接着看报纸。 Ii,L6c  
h"<rW7z  
?.~@lE  
谢文东差点吐血,有这样的门卫这学校还有个不乱?不再理老头,推着车子向校内走去。没走几步,身后传来机车的轰鸣声。谢文东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向一边跳去,车子也摔在地上。一辆摩托车从他身边飞过,在前面不远处停下。骑车人一身牛仔装,把头盔摘下,一头乌黑的秀发飞舞的在空中,回头看着谢文东。‘好美’谢文东看清骑车人原来是个女生。瓜子脸上两条细细的弯眉,下面嵌着黑珍珠般明亮的美目,娇艳欲滴的红唇正在上下动着。 L:%h]-  
[(dAv7YbN  
~w!<J-z)  
“你瞎了?走路不长眼睛啊?” g4~{#P^i  
@h$7C<  
w1iQ#.4K_  
声音很动听,可说出的话让谢文东无心再去欣赏她的美丽,他一脸委屈道:“好象是你先骑车撞过来的吧!怎么倒怪起我来了。” p-Q1abl  
b9"Q.*c<Z^  
b)`<J @&{  
那女生上下打量谢文东,身材一般,相貌还算清秀,眼睛到是好特别啊!又细又长,还特别明亮。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VL-b8'A<  
o 0fsM;K  
= [:ruE  
见那女生盯着自己看,谢文东有些不好意思,“同学,我身上哪里不对吗?” n!f @JHL  
m@TU2  
U?.VY@  
谢文东的声音打断了女生的沉思,粉颊有些微红,下了摩托车向他走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学生?”谢文东点点头。感觉这个女生身材很好,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快和自己差不多。加上纤瘦的体形,谢文东终于明白了,亭亭玉立的含义。 FVHEb\Z  
/J5wwQ (:  
Knn$<!>  
“是新生就应该叫我学姐,不能叫同学。看你挺瘦弱的,以后有人欺负你就来找学姐,我帮你出头!”那女生边说边拍拍谢文东的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相貌清秀的男孩,心里总是想亲近他保护他,也许是他长的瘦弱引起自己的保护欲吧!那女生心里解释。谢文东有些哭笑不得,这女生还不是普通的‘大牌’啊。但还是很‘乖’的点点头:“是,多谢学姐。学弟记得了!” l$z-'  
Z(CzU{7c  
W${0#qq  
看谢文东明亮的眼睛正含着笑意看着自己,心里不觉一跳,摇摇头快走离开了。心里告诉自己她是走,不是在逃。谢文东在后面还大喊一声:“学姐再见!”其实他连那个女生是哪个班的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刚才被那女生吸引是直觉对美的欣赏。 ](3=7!!J  
"-\I?k  
lKwIlp  
见女生走远,谢文东才收回目光,低身把车子扶起来。这时后面传出男高音“东哥!等我一会!”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了,谢文东回头看着满头是汗的李爽,后面还有高强和六个陌生的面孔。 9'T nR[>  
i?||R|>;"'  
@7.Ews5Mke  
走到近前,李爽对那六人说:“这个就是东哥,你们的老大!”那六人看了一眼谢文东,弯腰齐道:“东哥好!” _sx]`3/86  
*<]ulR2  
8)'OXR0/  
见谢文东一脸迷惑,高强解释说:“这六个小弟也都是新生,三眼哥和我们找来得。打起架来也都是小老虎!” O*T(aM3r  
5_0Eh!sx  
ioz4kG!  
谢文东向六人一点头,对李爽和高强说:“一会等兄弟们都到了,你们看着点,先别惹事知道吗?”两人点头,李爽嘻嘻一笑说:“东哥,我跟你这么久了多少也学会一些了,你放心吧!” HZ )z^K?1  
K#tT \  
GK~uoz:^O  
谢文东转身摇头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推着车子向一边的停车棚走去。高强呵呵一乐,推车跟在谢文东后面。“你这家伙,除了幸灾乐祸还会什么?”李爽肥胖的身体从新骑上车子追上谢文东,六个新来的小弟满脸带笑跟了过来。 <V>]-bl/  
^#KkO3  
(gQP_Oa(  
谢文东等人来到车棚,正想往里进,被门口两个学生拦住。“哎~~哎~哎!都停下,干什么的就往里进,不知道这是老师停车的地方吗?” yxik`vmH  
:[kfWai#(  
xG/B$DLn  
李爽心里不爽,“我刚才还见有穿学生制服的把车子停进去了,为什么到我们就不行了?” P XKEqcQR  
+0_e a~{  
[0qe ?aI  
一个小眼睛的学生横了李爽一眼,“人家是人家,你是你。我说不行就不行!”和他一起的瘦子在旁边没说话,但脑袋抬的让人可以看见他鼻子里的鼻毛了。 &N:Iirg  
3K!(/,`  
Gh>&+UA'$1  
李爽把车子停好,上前理论。“咋地啊~就因为我是新生对不?我告诉你,马上给我让开。今天我还非把车子停这不可了。”谢文东也觉得这两人太过分,没有拦着李爽。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地下室 发表于: 2008-06-13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六章 =}vT>b  
‘小眼睛’一听,眼睛瞪得浑圆,大声说:“小子,你想找打是不。快点给我滚开,我没时间和你磨牙。” &'SD1m1P  
“你瞪你妈逼眼睛。再瞪也没有黄豆大!” )V\@N*L`ik  
U}LW8886  
.E<nQWz 8  
‘小眼睛’一听受不了了,平时他最烦别人说他眼睛小,今天一个新生当自己面说,火烧到脑门了。把袖子一拉就要动手。谢文东把手伸到他面前说:“这为兄弟算了吧,我朋友是新来的不懂事,我们把车子放到别处去。” 51SmoFbMz  
]3rVULU"K-  
q0iJy@?A  
‘小眼睛’压根就没把谢文东放在眼力,把他的手推开“咋?这么就想完了?没你事给我滚边站着去。草你妈的膀子,今天我就揍你了!” {%f{U"m  
$@>0;i ::  
r-<O'^C  
李爽听完炸了,他最狠别人骂谢文东,最讨厌不是朋友的人说他是胖子。这个‘小眼睛’很不兴,两点都占上了。李爽二话没说,来到他跟前。抡起手来一巴掌拍在‘小眼睛’脸上。‘小眼睛’被打得退出两步,眼前一片金星。 TaN{xpo  
Ax;=Zh<DAv  
iQ;p59wSzL  
“我草你妈你敢打我?!” p+;& Gg54  
Nc;O)K!FH  
|_V(^b}  
“打你?我还要让你知道花儿为啥这样红呢!”说罢一叫蹬在‘小眼睛’肚子上。‘小眼睛’站立不稳,坐到地上。李爽上前一步,不管是头还是身子,一顿猛踹。 Rff F:,b  
*yu}e)(0  
\84t\jKR  
和‘小眼睛’一起的瘦子见他被打了,刚要上,被高强拦住了。高强回头看眼谢文东,见东哥在笑,这下放心了。对新来的小弟说:“兄弟们过来热热身吧。” *\sPHz.  
j3gDGw;  
V!W.P  
这帮人没一个是好欺负的鸟,刚才老大不说话没敢上,现在听高强这一喊,六人一脸坏笑把‘瘦子’围住。其中一个说:“我来‘打样’!”抬脚踢在‘瘦子’腿上,‘瘦子’身子一阵摇晃。 ^[M{s(b  
LQ jbEYp  
Y%pab/Y  
“你给我撅着吧!”又过来一个人,一把把‘瘦子’的头发抓住,用力向下拉。‘瘦子’头皮吃痛,只好把腰弯下来。其他人一拥而上,这‘瘦子’的身上一顿拳头加皮鞋。 rtV`Q[E  
O>~,RI!  
Qp>leEs]+6  
这时车棚里进来个老师模样的男人,大家都是刚从初中毕业,对老师还是有一些惧怕,纷纷停手。那人象没有看见他们一样,进了车棚把车子锁好,转身快步离开了。 \|]mClj#  
c-a,__c?hx  
Dac)`/  
李爽一脸奇怪问高强:“这人是不是老师啊?怎么一句话都没说呢!”高强也不明白,摇头说:“鬼知道。这破鸡巴学校怪事还真多!”大家点头深有同感。 IH]9%d)  
3JCo!n0   
0MG>77  
谢文东看眼在地上蠕动的两人,对大家说:“差不多了,我们走!”众人跟着谢文东,又走出好远才看见有个比刚才那个大数倍的车棚。大家把车子锁好后来到操场上。这时操场已经站了不少人,李爽小声嘀咕:“看来这里的新生不少啊!” at: li  
X8 nos  
_BczR:D*  
操场上的人或三五成群,或七八一伙,打扮的千姿百态,手里没拿烟卷的都少(女生除外)。谢文东心想,可能全市的不良少年都集中在这了。看到这里,他的心情激动起来,他喜欢让人心血沸腾的挑战,他心里想的是~征服。 RB5SK#z  
C]`uC^6g  
3H,E8>Vd  
谢文东等人站在最前面,一起的兄弟们陆续到达。不一会,聚集了四十多号人。谢文东对李爽说:“小爽,你去看看还有没有兄弟没过来的?”李爽点头,站在原地没动,撤开嗓子喊:“找东哥的都到这里来~~”声音之大,全操场随处可闻。高强站在李爽旁边,只觉耳朵‘嗡’了一声,抬脚踢在李爽的屁股上,“草,东哥让你去找,谁让你喊了?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v^hzC  
bsIG1&n'T  
'xwCeZcg  
李爽呵呵一笑,自豪的说:“我这声音怎么样?杀伤力不一般吧!其实我自己感觉我比李娜更适合唱青藏高原。” AK:cDKBO  
PRKZg]?  
O'y8q[2KE  
‘扑通’,后面卧倒一片。李爽的男高音还是有效果的,一些没找到谢文东的兄弟都先后跑过来。 Y G+|r  
ZN[<=w&(cB  
Q;h.}N8W  
但是周围还是传出一阵叫骂声“谁啊?喊你妈逼啊!”“刚才谁他妈狼嚎呢?象鬼叫似的!”李爽老脸一红,恼羞成怒喊:“儿子们,是你爷爷我喊的。有谁不服就给我滚过来!” =2Y;)wrF  
i?00!t  
|V9[a a*c  
谢文东想李爽周围的小弟一招手,大家都明白的让开,把李爽一人暴露在操场上。谢文东原本不想刚来就惹事,但是年轻骚动的心使他改变了想法。也想乘机先在新生面前立威,所以没有阻拦李爽。 hHs/Qtq  
>I5:@6 Z  
}X(&QZ7i`  
操场上有脾气火暴的少年,都向李爽围过来。一个穿蓝衣的学生最先发难,“草,刚才就是你喊得对不。”李爽上下看看他,一瞥嘴说:“你不是对手,一边撅着去!” Up9{aX  
bJ^JK  
U|^xr~q!f-  
蓝衣学生差点没气死,自己胖的象猪似的还说别人不行,他不再说话,抡拳向李爽打去。李爽脾气火暴,在谢文东下面是第一号干将,打架的经验也丰富。见对方拳头过来,一把抓住。另只手,抡起巴掌拍在蓝衣学生的脸上。这巴掌力道十足,学生被打得倒退几步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ua\t5M5  
@"@a70WHk  
60D36b(  
李爽环顾四周,大声喊:“下一个谁来?是男人的就别和我装孙子!继续!” ys_2?uv  
.l}Ap7@  
^X#y'odtbS  
李爽的话引起旁边的众怒,‘呼啦’上来七八号人把李爽围住。“嘿嘿,你们想群殴是吧?老子今天就陪你们玩!”李爽面孔有些狰狞,把这些人吓一跳。 e#Tv5O  
@d75X YKu  
K$E3RB_F  
七八个人见李爽只有一个,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压住心里的不安。一起向李爽打去,几人撕打成一团。一会几人脸上都挂采了。谢文东对高强点点头,高强一个箭步串上前,抓住一个学生的脖领子提起来,另只手在他肚子上狠打了一拳。那学生‘哎呀’一声,全身快缩成一团了。一用力,高强把学生仍出去,又抓起下一个。。。。 k,h602(  
j=\h|^gA  
WT *"V<Z  
李爽高强二人把几人打得哭爹喊娘,向外跑的被谢文东下面小弟拦住,不容分说,打倒就是一顿暴踢。见那七八个学生都倒地不起,谢文东让大家停手。李爽一擦嘴角的血,呲牙一笑,“真痛快啊!还有谁不服,都上吧!哈哈~” @W,jy$U  
m</m9h8  
XLh)$rZ  
旁边的新生把头都底下了,眼角扫过地上满脸血的七八个人,心里一阵发毛。李爽突然脸色一变,象起东哥说先不惹事的话,心里暗道:坏了。回头看看谢文东,见他满意的向自己点点头,李爽才把心放下。挺直了腰又放出高音“我知道你们还有些人不服,但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我身后的大哥就是二中的谢文东,想和我们作对就自己着量办!” m5Bf<E,c  
m/HT3<F  
Psb !Z(  
周围的新生听完一阵议论,他们也都听说过,二中出现个新霸王在学校及附近‘立棍’,名字叫谢文东。这时学校的大喇叭响起“所有新生速到操场集合。所有新生速到操场集合。现在开始分班。。。。。。”新生停止议论,都一个个站好,地上那几位也让同学.朋友扶起来,站到一边。 iL/c^(1  
%6K7uvTq  
PyeNu3Il4  
不一会,从教学楼里出来几个老师,为首一人是个有些秃顶,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手里拎个喇叭。来到操场前方一个一米高的小平台上站好。秃顶的中年人拿起喇叭,“喂。。。喂~~!”感觉声音还可以,咳了一声说:“各位同学大家好,这个,我是本学校的校长,啊。在这里代表全校的师生欢迎大家能加入本校这个大集体。那个那个,本校历史悠久。。。(省略万字)” `oRyw6Sko  
X>(1fra4  
8|&,JdT  
“下面,这个,让本校教导主任和大家说两句,恩,大家鼓掌欢迎!”校长终于说完了长篇大论,里面有六成是讲述学校历史,三成讲述加入本校的前途,还有一成是‘恩,啊,这个,那个’等间歇语。下面零星响起几下掌声,李爽站在那里身子不停的摇晃,和眼皮再做最后的决战。看李爽的样子,高强在他腿上掐了一下,吓得李爽一激灵,精神了不少。 qF)J#$4;6  
]8G 'R-8}  
O\}C`CiC  
教导主任接过喇叭,“喂~喂喂~~”倒,谢文东感觉自己头真的大了,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混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教导主任试了半分钟声,开始讲话,“各位同学,早上好!我是本校教导主任,鄙人姓马。大家以后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来找我。本校的历史刚才校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还想再补充几句。。。。。。!”下面陆续传出‘扑通’声。 lg%fjBY  
"Ih3  
ucCf%T\:  
李爽拉了拉谢文东衣服,低声说:“东哥,我怎么有要杀人的冲动啊?” "2%z;!U1  
IsXNAYj  
<JPN< Kv  
“。。。。。”谢文东无语,因为现在太正在把这个想法向下压。 pn"!wqg  
!z?   
5D s[?  
“(五千字省略)。。。所以,大家能来到这里应该感到荣幸。好了,现在开始分班!”教导主任终于说了一句大家最爱听的话,下面鼓起‘热烈’的掌声。教导主任把喇叭交给校长之前还不忘喊两声:“谢谢啊,谢谢大家!” r[9m-#)>  
Z[O hZ 9  
_kKG%U.gbK  
分班结束后,谢文东和李爽还有几个兄弟分在高一六班。高强被分到三班,一脸的不高兴。这届学生比较多,一共分出八个班,每班都有六十多人。谢文东带来的小弟被分散到各个班里。各班的班主任把自己的学生带回到教室,按大小个排坐。谢文东他们班的班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身材不高,带个眼睛。但是谢文东感觉这个人很邪气。 (Tx_`rO4VY  
t FU4%c7V  
@ f[-  
谢文东被被排在中间的部位,同桌是个外向型的女生。谢文东刚坐下来,女生就把手伸到他面前说:“你好,我叫刘婷。”谢文东一楞,但还是马上握住女生的小手说:“我叫谢文东,你好!”这时谢文东看清刘婷的外貌,长相很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眨眼的时候就象两个小扇子。 ^sv|m"  
y_PA9#v7  
5:PS74/  
“谢文东?这个名字我好象听谁说过呢!”李婷眼睛眨眨,就是想不起来,带着疑惑看着谢文东问:“你在十一中有认识人吗?”谢文东摇头,微笑不语。 ^[hAj>7_8$  
SQMl5d1d:  
U~ X  
李爽就坐在谢文东的前面,不时的回头看他,眼睛中带着羡慕和妒忌的火光。谢文东见了,拍拍李爽的脑袋问:“小爽,你总看我干什么?” wd:Yy  
ED0cnr\yG  
XtCIUC{r,  
李爽哭丧着脸,向自己旁边的女生撇撇嘴,握住谢文东的手,‘激动’的说:“东哥,我苦啊我!”李爽的奇怪表情把李婷逗了咯咯乐。 MqJTRBs%  
SIK:0>yK"  
9nY`rF8@  
谢文东看向李爽的同桌,正好那个女生听见后面有笑声,也回过头看。看清李爽同桌的面貌,谢文东终于知道兄弟的苦了。点点头,一脸严肃但眼睛含笑说:“我一直因为你是很‘爱国’的,没有想到你会遇到一个比你更‘爱国’的!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幸福。”李爽一楞,没有想到东哥也会开玩笑,嘴里自言自语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其实谢文东自从和李爽,高强,三眼先后接触,性格也开朗了不少,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而已。 &l6@C3N$  
iEn:Hh)  
w!lk&7Q7Z  
李婷拉拉谢文东的衣服好奇问:“什么叫‘爱国’啊!” "DN,1Q lCp  
RvG=GJJ9  
MkW=sD_  
谢文东呵呵一乐,压低声音不让前面的女生听见,“比如说抗日战争的时候,有一个人长的样子能把日本鬼子都吓死,你说他是不是很爱国啊!” AojL4H|  
si&du  
/? %V% n  
“扑通”,李婷晕迷中。。。。“你好坏啊!这么说人家女生!”“呵呵!只是开个小玩笑啦!”“咯咯~~你们说话真有意思!”听见后面的笑声,李爽‘心如刀割’一般,仰天长叹一声,‘唉,想我一表人才,只可惜。。。。’转头看眼身边的女生。‘只可惜我生不逢时啊!’ ^i@anbH  
l/3=o}8q  
*VsGa<V  
这时老师走到讲台上,敲敲讲台前的桌子,“都静静!静静!”教室里安静下来。老师对这种效果很满意,点点头接着说:“现在,我做个自我介绍!”然后拿起跟粉笔,在木制的黑板上‘唰唰’,龙飞凤舞写了三个字,然后用粉笔一点说:“这就是我的名字!” s.4+5rE  
a!R*O3  
:uo)-9_  
一个学生没看懂站起来问:“老师,你写的字我不认识。你念一遍吧!” BP..p ^EPN  
rC@VMe|0  
f?d5Ltg   
老师脸色一变,把手里的粉笔仍在那个学生的头上,“你是猪头啊!是不是初中毕业上来的,这都不认识!这届学生的素质怎么这么低?!”见那学生满脸通红,顿了顿说:“我告诉你!这三个字叫~梁永亮!你给我坐下。” RB4n>&Y  
HGAi2+&  
xJZaV!N|  
李爽回头对谢文东小声说:“我靠,这一中就是不一样,老师都骂人!奶奶的,长个欠扁的脑袋。” g}!{_z  
7:B/ ?E  
_-BP?'lN  
谢文东哼了一声说:“这种人到处都是,不只是在一中有!” U!uPf:p2  
* WV=Xp  
.Wt3|?\=nd  
“喂,你俩说什么呢?”老师瞪着眼睛看谢文东和李爽。李爽转过头看看他,忍住没说话。 Sm<*TH!\n_  
7j)ky2r#  
LxIGPC~  
老师拿起一张纸,然后大声说:“现在我点名,点到谁了谁就举手喊到。现在开始!陆涛。”“到!” w71YA#cg  
j4,y+ 9U  
"dP-e  
“。。。。。。。王薄远!”“到!”“李爽。”李爽把手举一下,有声无力的喊个到。老师瞪了他一眼,接着念:“谢文东。。。”念到这老师停了下来,呵呵一笑说:“好奇怪的名字,我记得东北没解放前就个土匪头子也叫谢文东!”李爽一听肺子差点没气炸了,刚要站起来被谢文东拉住。 ;N#}3lpLqg  
\dCGu~bT  
^'[QCwY~  
那老师完全无视下面十多道杀人的目光,接着说:“也不知道你父母怎么给你起的名字?!” pl%!AY'oE>  
Q>D//_TF  
y?a71b8m  
谢文东缓缓站起身来,“老师,侮辱别人的名字是很不礼貌的,不知道你父母没有教过你吗?”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5楼 发表于: 2008-06-13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七章 boEQI=!j\+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老师觉得自己的尊严别挑战了,恼羞成怒大声喊叫,手还中空中挥舞着。 7*uN[g#p  
谢文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中年人,烦躁的感觉由然而生,谢文东用手一指他:“你在我面前其实什么都不是!最好别惹我,不然你会知道后悔的苦涩。”说完后一提裤腿,坐在座位上。 ;Va(l$zD  
5(ZOm|3ix  
jKmjZz8L]%  
“你。。。”老师还想说什么,但一见谢文东那野兽一般的眼神,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不想承认自己被一个新来的学生吓倒,但发颤的双腿却出卖了他。 ybiTWM  
AuQ|CXG-\  
m@XX2l9:9  
心里暗暗记住谢文东的名字,嘿嘿一笑,接着往下点名。李爽回头问谢文东:“东哥,咱就这么忍了?”谢文东眯着眼睛,“以后会有机会的!”然后爬在桌子上准备睡觉了。 e-y$&[  
cEu_p2(7!B  
#aL.E(%  
最近一阵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感觉自己最近特别爱睡觉,以前自己一般四点半就能醒过来,现在睡到六点还不想起床。别人要是打断他的睡眠,心情会异常烦躁。 bK%F_v3'  
Ag9GYm  
39 }e }W"  
老师点完名,又选出班级干部。当然,谢文东成绩虽是最好的,但他给这位老师的印象太‘深刻’,结果什么也没有当上。只是老师不知道,谢文东对这种结果非常满意。最后班干部们很‘快乐’的搬新书去了。新书发好后,老师说:“现在放学,记住明天七点到学校,八点上课。谁都别给我迟到。”说完后向教室门口走去,心里想着怎么整刚才让自己很没面子的谢文东。 ):PN0.H8  
_MC',p&  
Pr} l y  
谢文东和李爽走出教室,和他们的在一个班的兄弟也跟了出来。见教室走廊里站了几个人,都是身穿一中校服的,看见谢文东和李爽,其中脸肿的象猪头一样的学生一指,对旁边人说:“虎哥,就是他们,哎呦~~”手指得太用力,身上一阵疼痛。 >I@&"&d  
dYISjk@  
DL V ny]  
谢文东定睛一看,原来是早上被李爽打的‘小眼’,心里挺佩服他,被李爽一顿暴打现在还能走路,可见生命力之‘顽强’。李爽也看清了,嘴一撇,“你怎么的,还是不服啊。” u_WUJ_  
}}k%.Qb  
NE#`ZUr3  
那被‘小眼’叫虎哥的学生走过来,打量一下高爽说:“兄弟你是新来的,一来就不给老生面子,把人打成这样我是不能不管了。”这叫虎哥的身高一米八以上,膀大腰圆,一抬眼睛,脑门上有三条抬头纹,还真和老虎有点象。 S Yi!%  
DtBvfYO8)>  
Z#u{th  
“那你说想怎么样?”高爽不敢小瞧这个虎哥,要是和他单挑自己还真没把握。 jX4$PfOhR  
$&.(7F^D  
iuWUr?`\  
虎哥点点头,“一会操场后面的小树林见,把事情解决好。”说完转身离开。‘小眼’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走时回过头看高爽:“小逼,你最好把担架准备好,谁要是不来谁是儿子!” .^A4w;jPU  
!j7mY9x+  
m#WXZr  
“我去妈的,找几个人来可把你给‘火’坏了!一会你好好等我。” 3. dSS  
h(kPf ]0  
? ;Sg,.J  
这时高强也来了,问谢文东:“东哥,怎么回事?” -,*m\Fe}  
"a;$uW@.6  
nnhI]#,a{  
谢文东还没说话,李爽接过来:“早晨在车棚打的那俩小逼找人来了,让我们去操场后面的小树林‘解决’。” nt_Cb*K<  
yD \Kn{  
MjQ>& fUK  
高强听后,嘿嘿一乐,搓搓手说:“东哥,咱们好久没有大干一场了,今天正好该好好‘活动’一下了。” |a])o  
Zt41fPQ  
+(Hp ".gU  
谢文东点点头,看来在这里立棍不打是不行了。毕竟这里是一中,不良少年的‘集中营’。“强着,你去把兄弟门都叫来,我有安排!”高强答应一声跑开了。 N4qBCBr(  
aW_Y  
a'HHUii=  
一中小树林不大,在操场后身,里面乱草杂生,垃圾到处都是。学校领导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这里成了学校混子们的集合场所,单挑,群殴,聚会一般都选在这里。地上干枯的血迹还能隐约可见。 eI`%J3BxR  
Jon3ywd1Y  
=_E$* }  
谢文东和李爽走进树林,后面还有十多个弟兄。老远就看见‘虎哥’领了一帮人在里面等着呢,手里都拿着‘方子’。两方人来到树林中央,互相打量。谢文东看着‘虎哥’先说话:“你是一中的几把手?” g@O?0,+1  
ZX-A}  
ci? \W6  
虎哥一笑:“你是谁?凭什么和我说话?” Q>X1 :Zn3  
 7a_u=\,  
 fZap\  
李爽给谢文东点个烟说:“这是东哥,我们老大!” [KGj70|~  
W4qT]m  
LD WYFOGQ  
虎哥看看谢文东,“东哥是吧!没听说过,我不管你是哪里蹦出来的鸟,一中是‘高老大’的地方,你既然来到这了,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想到这里称王,先得照照镜子。今天咱们就谈谈你们打我兄弟的事吧!” S h5m+>7K  
AVz907h8  
"kc%d'c(  
李爽自己点上烟说:“我不知道你说的‘高老大’是谁,他是什么东。。。”谢文东拦住李爽,没让他说下去。“人是我们打的,想怎么办你画出道来。在这里立不立棍是我们的事,这你还没有资格管。” Tsu\4 cL]  
Y*jkUQ  
w?fq%-6f*  
虎哥:“行,小子你有种。我们先不说这个,就说你把我兄弟打了,这个帐怎么算吧?” #Wl9[W/4  
btC<>(kl&  
FFVh~em{  
李爽大喝一声:“我算你妈了逼算。草你妈的,你是什么东西。脑袋上长了几道纹还真当自己是老虎了?” W`#E[g?]  
^5!"[RB\  
_!Z}HCk  
“嘿嘿!”老虎冷笑道:“胖子,不用你现在嚣张,一会我让你满地找牙!” e9k$5ps  
N#Nc{WU 'B  
d_V7w4lK  
李爽把上衣解开,袖子提了提,“来吧,小逼!我看你怎么让我满地找牙的!?” F&+_z&n)  
LmROG-9  
Rh@UxNy\,  
谢文东把手臂一横,知道不打是过不了这一关,盯着虎哥说:“这仗是一定得打了,我本想能避就避,但今天到这份儿了我也没办法。”说着,没有一点预兆,直向虎哥冲过去,抬起腿,膝盖狠狠撞在对方的小肚上。虎哥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动手,冷不防肚子被重击,痛得他一弯腰。谢文东顺势按住虎哥低下的头,接着用膝盖猛‘垫’他面门。 Z2]\k|%<Fa  
sU^K5oo  
@, z4{B  
那虎哥也是打架老手,很快反映过来,用手臂挡住谢文东抬起的膝盖。谢文东见膝盖对他不起作用,改用胳膊肘狠击他露在自己下方的后背。人的肘部是人体最坚硬的地方,谢文东用尽全力一砸,虎哥受不了了,感觉后背象是被雷击一般,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虎哥一时的轻敌,还没有得到反手的机会就被打到在地。谢文东知道,对待敌人不能手软,既然动手了就得打到对方起不来。现在的他眼睛里放射出野兽般的光芒,已经不把倒在地上的虎哥当成人来看。抓住他的头发向地上猛撞,只一会虎哥已经满脸是血,神志模糊。 DQN"85AIZ  
kQ6YQsJ.*  
do< N+iK  
当谢文东向虎哥冲去的时候,李爽也没有楞着,大喊一声向虎哥带来的小弟冲去,后面的兄弟纷纷拿出别在后腰上的棍子跟了上来。冲在前面的李爽一眼看见‘小眼’了,大嘴一裂“小逼,你不是能玩吗,今天我就跟你好好玩!” kkT=g^D9j  
@G>&Gu;5  
y<8o!=Tb5  
‘小眼’站在人群后面,老远就看见李爽瞪着眼睛向自己跑来,吓得他‘妈呀’一声一瘸一拐向外跑。李爽哪给他机会,几步把他追上打到在地。上午打他还是留点情面,这回可一点没留情,用了全身的力气向小眼身上招呼。其他人也都是各找对手,打成一团。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三十几号人,手里拿着刚从椅子上拆下来的方子,二话不说加入战团。带头的是个高个,头发颜得花哨,衣服敞开,正是高强。 S }G3ha  
Pz'Z n  
@7Nc*-SM  
一时间小树林里叫喊连天,操场上学生对这早就司空见惯了,该聊天的聊天,该打球的打球,一片‘祥和’。而树林里却如同人间地狱一般,骨头被打断的学生倒在地上嚎叫,还能站着但满脸血的学生根本就听不见,现在他们眼前只有敌人。一中新来势力和以前原有势力的争斗就这样展开了! q+67Wc=  
#|cr\\2*  
]<o^Q[OL  
谢文东站起身,血迹颜红了双手,脸上还有点点血星,地上的虎哥已经昏死过去。把脸上的血一抹,弯腰抓住已经昏倒的虎哥头发,硬是把他拉起来。 GmN~e*x>p  
Ot!*,%sjQ  
Wl>$<D4mO[  
“都住手!”谢文东大喊一声。此时的音量不次于李爽。学生们听见叫声,纷纷停下来,向谢文东这边看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在他们眼中站在那里的不是人,而是魔鬼。只见谢文东脸上的血星在擦抹之后,在他的脸上散开,显的异常的狰狞,浑身是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手里抓着虎哥的头发,把他上半身提起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这样子简直和刚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没什么两样。 /5 R?(-  
rx(z::  
rgrsNr:1  
“妈啊~~~”“救命啊~~~~~!”虎哥有两个手下大叫一声,向树林外跑去,被谢文东早就在树林外面安排的十来个兄弟拦住,一顿暴踢。接着又给拖回来仍在地上。虎哥带来的手下全都傻了。 }zwHUf9q1  
nTXM/  
naW!Mga  
谢文东嘴角向上一翘,“今天这里的人谁都别想离开!”听完谢文东的话,有的人已经坐在地上哭起来,其他的也斗志全无。谢文东嘴角翘得更高了,对这样的效果很满意。其实只是吓唬吓唬他们。“你们一是象他一样!”谢文东把手里的虎哥身体提了提,“二是跟着我干!你们自己选吧!” fK9wr@1  
'ul~f$ V  
I/w=!Ih  
看了看不知死话的虎哥,再看看恶魔一样的谢文东和旁边数十号紧盯他们的谢文东小弟。有些人把手里的武器一仍,大声说:“东。。。东哥,我跟你混!”还有十多个对虎哥比较忠心的学生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kfa_d  
(Z};(Hn  
1ml{oqNj  
谢文东看了笑了笑,对他们一点头说:“恩,我不为难你们,把你们受伤的人都带走,还有这个。”把虎哥的身体往前一推,接着说:“你们回去告诉那个‘高老大’,人是我打的,事是我挑的,要是不服就找我,我的名字叫~谢文东!”见这些人都听清楚了,“你们现在可以走了,这次我饶了你们,下回再和我对上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KA5c<  
]bb`6 \h  
gJI(d6  
这些人看看谢文东,见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说声‘谢谢’,把受伤的人都抬走了。但是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今天谢文东的样子,这在他们一生都留下烙印。 # Q_ d  
[n;GP@A ]R  
G~Mxh,aD$>  
见他们都走远了,谢文东对手下的兄弟说:“你们把受伤的都送到医院,快点!强着,你跟着去吧!” SAw. 6<Wy-  
d<^o@  
ZA/:\6gm  
高强应了一声,和小弟们把受伤的人背起来走出树林。谢文东低头想了想又向高强说:“到医院后找三眼,他那有钱!” f^[:w1X$sM  
9zK5Y+!  
 } h0 )  
高声走出好远了,回头大声道:“东哥,我知道!”说完向学校门口赶去。 ~$3X>?Q  
WAt| J2  
*~%# =o  
李爽走过来,向谢文东哈哈一笑“东哥,这回打得真过瘾啊!我撩倒三个。不过还是没有你狠啊!老虎都快变死虎!” {:r8X  
?sBbe@OC?  
F( Iq8DV  
谢文东摇摇头,一看李爽,差点乐出来。李爽身上的衣服被撤出好几道大口子,上面也粘了不少血迹,一张大脸上汗水和泥土混在一起,活象个要饭的。谢文东从兜里拿出手绢递给李爽说:“先把脸擦擦吧!” R@)L@M)u;  
Tp0^dZM+  
hhVyz{u  
李爽不好意思的接过手绢,在脸上胡乱抹了两下。心里嘀咕:东哥的脸比我也干净不了多少。 g0BJj=  
Nn;p1n dN  
:7+E fu  
谢文东对刚才说跟自己的那些人说:“我知道你们跟我是被迫的,但既然跟了我我就把你们当成自己兄弟,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不然。。。下面的话我也不想说了。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选择,愿意留下的我欢迎,以后有我的就有你的,不愿意留的我也不强求,马上给我走人!” ,TAzJ  
^K K6 d  
1Goju ey  
这些人里有几个是被谢文东的那种狠劲儿征服的,也有一些人确实是迫于无奈。听刚才谢文东说的这番话,真有点左右为难。谢文东看在眼里,大声说:“以后你们跟了我就是我的人,谁要是敢动你们我不饶他。不管是谁!今天就是榜样,我谢文东说到做到!” s-He  
K;wd2/jmJ  
i YJzSVO  
听完这话,这些人心里再没有顾虑,一起对谢文东鞠躬:“我愿意跟随东哥,如有二心,天地不容!” Q'~2,%3<  
hK t c  
 {u}Lhv  
谢文东脸上挂笑,对自己原来的兄弟说:“大家都看清了,这些人以后就是自己的兄弟,大家互相多照顾!”很好笑,这些刚才还是拳脚相对的敌人,现在马上成了自己人,他们的命运被一个人串在了一起。 +h$) l/>:  
Gn*vVZ@`x  
6-@ X  
其中一个人对谢文东说:“东哥,我自己你很有实力,但‘高老大’不是一般人。你把我们。。不,是他们打了,高老大不会轻易完事的!” K)AJx"  
gt1W_C\  
tp,e:4\ 8Q  
谢文东看看这人问:“你叫什么名字?”“东哥,我叫张研江。是高二二班的。” uV:;q>XM'%  
I3A@0'Vm;L  
6Y|jK< n?H  
谢文东点点头,问他:“你和我说说一中都有那些情况?挑些主要点的。” 5 ap~;t  
8jE6zS }m  
HY,+;tf2r  
张研江想了一下说:“一中在你没来之前有两个势力,一个是‘高老大’带领的,还有一个是刘景龙建的黑龙兄弟会。。。”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问:“刘景龙是谁?黑龙兄弟会又是怎么回事?” 'L w4jq  
fXPD^}?Ux4  
EPQ~V  
张研江说:“刘景龙是高三的学生,大家都叫他龙哥。也是现在最早在一中立棍的人物,高三的学生有很多都是他的人。但过了不久,高老大来了,还拉来附近的一些混子,很快建立自己的势力。两方不知道打了多少架,最厉害一次是在一中校内二百来人大火拼,死了三人,受伤的不记其数。。。。”说到这里张研江还有点后怕。 ==[a7|q  
>4A~?=  
&J)q_Z8  
谢文东说:“那学校就不管吗?” vxxa,KR/y  
KB$s7S"=  
%=:*yf>}  
张研江冷笑一声:“管?学校哪会管这事。校长说:这些人都是社会渣滓,死了一个少一个。” O'~c;vBI  
edh?I1/  
P&@:''  
李爽大声问:“那学校死人可不是小事,校长就算不判刑也得撤职啊?”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企业市场www.bztdxxl.cn
级别: 钻石会员
UID: 7119
精华: 27
发帖: 43471
财富: 1093398 鼎币
威望: 262 点
贡献值: 11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5210 点
在线时间: 3089(时)
注册时间: 2009-08-03
最后登录: 2018-11-28
6楼 发表于: 2008-06-13  
不错!
中企互动—科技时代
天天给您惊喜!快来体验科学的快感吧!
http://www.bztdxxl.com/phpwind/index_bak.php?cateid=355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7楼 发表于: 2008-06-16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八章 3H^0v$S  
张研江说:“校长上面有门子,教委和市局都有人。他在一中这里就是土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听说学校里年轻点的女老师大部分都让他玩过。” ko-3`hX`  
李爽眨眨眼,有点傻了。这叫什么狗屁学校啊? KjWF;VN*[3  
_ MsO2A  
RB\ Hl  
谢文东面带邪笑,“校长怎么样我不管,只要别惹我他还做他的土皇帝。我想知道现在高老大和黑龙兄弟会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Do+=Gr$t@  
i2+r#Hw#5R  
>-&B#Z^,  
张研江说:“也是时有摩擦,两天不打三天早早的。不过规模都不大,就是下面一些学生互相吵架斗殴。”喘口气接着说:“听说好象是因为刘景龙喜欢上高老大了!” K20,aWBq;3  
^_4e^D]P"  
f-.dL  
谢文东一楞,李爽抢着问:“高老大是女的啊?” v 9,<2  
o*k.je1  
%`EyG  
张研江点点头,“是啊!别看是女的,狠着呢!一般男生上来三五个都不是她对手,好象还和青帮有关系。听说是青帮老大的马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59G6o  
=,B Dd$e  
AX%N:)_$|  
李爽听得有些迷糊,拍拍脑袋:“晕了,这一中也有点太复杂了。东哥想办法就行了,这事我是不行啊。” { 4 n  
eS`ZC!W   
QkFB \v  
张研江一笑,对谢文东说:“东哥,虎哥是高老大手下第一号干将,没想到被你几下就打倒了,但是这事高老大知道觉不会这么算了的,东哥得小心点了。” <~ Dq8If  
'^n,)oA/G  
xA'RO-a}h  
谢文东低头不语,想着心事。李爽听了心里不爽:“怕毛啊?兵来将挡,水来我挡!我就不信一个女生能厉害到那去!” K/YXLR +  
G$^u2wz.  
<e?1&56  
张研江枯涩一笑,“兄弟以为我们愿意在一个女生手下做小弟吗?都是被逼的!怎么说呢?一句话,高老大不是一般人。等和她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然后仰起头,又象是对李爽说又象是对自己说:“她是一朵妖艳美丽,但是却带毒的黑玫瑰!” )krBj F.$  
zv-9z  
>vR7l&"  
李爽见他的表情一楞,扒拉一下张研江说:“哎!兄弟,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高老大了?” zH13 ~\  
cq`!17"k  
SIZ&0V  
张研江摇摇头,“象她这样的人不是我们能随便喜欢的。” OcE,E6LD  
S"cim\9xP  
]IclA6  
李爽听了一头雾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这小子脑袋八成是坏掉了。 $qR<_6j  
kz"QS.${  
-l~+cI\2  
谢文东突然说句莫名其妙的话:“真想让见面的时间快点来临啊!我期待那一天!”谢文东知道高老大和青帮有关系后,体内的血也沸腾起来。青帮是J市地下三大帮会之一,和斧头帮,兄弟盟合称为J市的地下皇帝,远近皆知的黑势力三巨头。有机会能和它们之一的青帮对上,心里虽然没底,但是谢文东不甘寂寞的心却是在燃烧,冲动的青春向往着极端的挑战。 <^w4+5sT/  
RhWW61!"  
Zet80|q  
张研江被谢文东的话弄得一楞。天空中有几束阳光射进树林里,谢文东脸上闪动的光辉,心不知觉的被他吸引,张研江心里暗叹一声: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啊!以后跟随他也许真的能带来一段人生的不同旅程。 _]zH4o<p  
-uN M_|MO  
uqM=/T^A  
张研江现在对谢文东才真正产生了好奇。也从这时起,这个后来在文东集团首屈一指的人物彻底被征服。同样不甘寂寞的心终于找到值得他用一生去追求的归属。 z.~jqxA9  
)!lx'>0>  
goOw.~dZ'  
张研江对谢文东说:“高老大很厉害,如果和他硬碰,就算赢了也会损失很大。不如。。。”说到这里,张研江停下来,心想毕竟自己是新跟谢文东的,而且还是叛变过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自己的意见。 vawS5b;  
[NK&s:wMk  
#]h&GX  
见谢文东示意让他接着说下去,才舔舔嘴唇道:“如果能让高老大和刘景龙矛盾激化,我们或许能得到不少好处,至少可以不必担心有两个敌人了!” t 2,?+q$x  
)~CNh5z 6Y  
2Z-QVwa*U  
谢文东听了一阵点头,觉得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学生真的很有头脑,这个人自己算了拉对了,现在自己缺少的就是这样的人。想罢向张研江一笑问道:“你不是说刘景龙可能喜欢上高老大了吗?怎么能让他们的矛盾激化?” t pa<)\7KJ  
y"|gC!V}  
Js&.p9S2  
张研江微微一笑,自信道:“我在一中时间快有两年了,对刘景龙的性格也是有一些了解。这人极讲义气,要不就凭他的头脑在一中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个规模。就因为他本人好交朋友,也能为朋友两肋叉刀,才有一群死党一直跟着他。其中有几个最和他要好的朋友,如果我们能把这几人打进医院,而让他感觉是高老大干的。。。。。”张研江顿了一下看见谢文东正认真的听着,喘口气接着说:“以他的性格,就算是再喜欢高老大也能和她拼命!” >uxAti\  
 L+CPT  
Wjli(sT#-  
谢文东无语,低头想了近五分钟。 NFPWh3),f  
M6j~`KSE  
w3&L 6|,  
连李爽这样四肢比大脑发达人也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拉着张研江不挺的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很‘大牌’的说:“恩,兄弟果然有一套!” +(Jh$b_  
V}ls|B$Y  
}/4),W@<  
张研江也对这性格豪爽的胖子很有好感,谦虚说:“这都是我自己瞎想的,没什么大不了。” p || mR  
FQ0PXYh  
rN,T}M= 2  
聪明人未必会喜欢和自己一样聪明的人,但是和头脑简单的人在一起他们一般不会排斥。因为他们聪明! YRCOh:W*  
qC B{dp/  
1--Ka& H  
谢文东听了张研江的话,感觉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谢文东缓缓说:“就算这个主意真的成功了,让刘景龙和高老大两败俱伤,但是这样青帮就会加入近来。。。其实刘景龙和高老大的势力我根本不放在眼力,真正能让我在乎的是青帮,这个主意对青帮一点伤害没有,只会让他们倾全力来对付我们。。。。”谢文东不想打击张研江,拍拍他的肩膀说:“其实你的主意也是不错的,但以后要把目光放远一些。不要被眼前利益所迷惑!要看清什么才是自己的重敌!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fX2OH)6U  
x.sC015Id  
m;0ZV%c*j  
听完谢文东的话,张研江背后都被汗水殷透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和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自己就象个孩子。张研江恭恭敬敬对谢文东鞠躬说:“多谢东哥的这一番话,让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以后我会加倍努力的,觉不让您失望!” G_M8? G0  
P26"z))~d  
{q^UWv?1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其实你看聪明。我很需要象你这样的人才,希望你以后能真心对我。。。。。。” <`?%Cz AO  
ay#f\P!1  
fYW9Zbov-  
张研江大声说:“东哥,你是唯一一个能让我佩服的人,我这一生跟定你了!” Ko)f:=Qo  
'<>?gE0Cd  
sLWVgD  
谢文东亲密的拉住张研江的手说:“好兄弟,以后我们一起闯天下。哈哈~~” [NV/*>"j&  
 n}- _fx  
>s )L(DHa"  
“恩!”张研江重重的点下头,眼睛有些湿润。觉得上天对自己不薄,让他在少年时就遇到一个这样了不起的男人。 5#y_EpL"  
Ug384RzHN  
>x6)AH.  
谢文东松开手,走到树林外,仰天说:“你们知道吗?我不崇拜无限的权利,不喜欢花不完的金钱,也不在乎以后会有什么样的霸业,我只要一种过程。一种能体会到争霸时令人心跳的过程。这才是我最想得到的东西。那种感觉也许就象鸟儿在广阔的天空中飞翔,没有什么能约束它们的翅膀,低头可以俯视身下的一切!” ]]e>Jym  
saDu'SmYV  
[KCR@__  
谢文东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升起的太阳就在他的身后,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人不敢直视。大家不知道现在的感觉是什么,只是觉得谢文东的身材是那样的高大,和太阳是这样的接近,那是自己永远也攀登不上的高度。 p 16+(m  
dn:\V?9  
KzJJ@D*4M]  
“东哥,你说得话好奇怪啊!我怎么听不懂啦?”李爽摸摸头发,打破了宁静。谢文东笑了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看来自己真的在一天天改变,和这样一群热血青年在一起,自己的性格和以前有天地之阁,但是他的心里不抗拒这种变化,因为他现在的生活很快乐。也很珍惜眼前这些年轻人对自己的情义。 KUpj.[5 qo  
3sW!ya-VZ  
,gM:s}l!dJ  
谢文东说:“小爽,你知道吗?你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C)97E  
+1@'2w{  
nyxoa/  
李爽一脸惊讶问:“东哥,我说什么了?什么话很对?”  ;]bW  
}8s&~f H  
$My~sN8  
谢文东大笑道:“不管在什么时候,兵来将挡,水来我挡!”说罢转身向校外走去,远处传来‘哈哈’的笑声。大家看着谢文东在远处的背影,互相看了看,一起‘哈哈’大笑,压住心里的那丝感动,向心目中的英雄追去。留下满脸糊涂的李爽,“今天都怎么了,大家脑袋不会是都锈斗了吧。。。。。喂,你们等等我啊!我胖,跑得慢,你们慢点。。。。。”“一群没有同情心的家伙!。。。。”谢文东走出校门的时候,听见后面有李爽的男高音传来。 URt+MTU[  
Wyow MFp  
/5Vv5d/Z4!  
下午,谢文东和李爽去医院看看受伤的兄弟,三眼和高强都在,了解一下,知道住院的有五人,但都不是很严重。谢文东这才安心。三眼提议四人没什么事去打台球,谢文东虽对台球没什么兴趣,但不忍扫大家的兴,还是点点头。三眼马上接着说:“我可不和东哥一伙,这可得先说好了。”“。。。。。。。。”“。。。。”“。。”谢文东三人无语。 _%23L|  
TB=_r(:l+  
G]{^.5  
三眼第一回和谢文东见面的时候,记得东哥好象一个球也没打进,往事历历在目啊。。。。。。。。。 7\ZSXQy1W  
gvD*^  
!w@i,zqu  
医院的走廊里传去李爽不满的声音:“喂!为什么让我和东哥一伙啊?” fVVD}GM=  
iq^;csyKb  
<M}O&?N 8x  
三眼和高强的声音同时传出:“因为我们当中你台球玩得最好啊!” uBn35%  
lN0u1)'2  
|sl^4'Ghc  
“恩!这到也是!。。。喂喂喂!我好象从来没有赢过你们俩啊!”“。。。。。。”“。。。”走廊寂静下来。 r. (}  
]0[ot$Da6  
,V^$Meh  
第二天,谢文东放弃了骑自行车,跑步到学校。我感觉到自己要应付的人越来越厉害,没有坚强的体魄是不行的。他家到一中能有两公里,就这样谢文东边跑边向空中打拳,累了就走几步歇一小会。等到了学校已经是一身是汗。今天他心情很好,到了学校门口特意和门卫的老大爷打声招呼。 ZU;jz[}  
wZW\r!Us  
)qOcx I  
老大爷向他挥挥手,“小伙子,怎么一身是汗啊,快进屋去别着凉了!” rkR~%U6V  
):}A Quy]  
WwWCN N~}  
谢文东点点头一笑,向教学楼里跑去。没跑几步,身后传来机车声。‘不会吧!’谢文东反射得向道边一跳。一辆摩托车在他身边停下。“喂,怎么又是你啊?!你是不是有在道路中间走的习惯啊?” %DA`.Z9 #  
#};Zgixo$  
UI%4d3   
谢文东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骑车的正是昨天差点撞到自己,很漂亮的大牌‘学姐’。谢文东一点头,笑了笑:“学姐好!” a2kAZCQ  
b!`Ze~V  
xU}J6 Tv  
机车女孩脸微红,‘咯咯’笑了“你记性还挺好嘛!” IN;9p w  
+Ar4X-A{y  
 -T-yt2h(  
谢文东故意上下打量这个女孩,在他灼人的目光下,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娇蛮说:“喂,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吗?” IiE^HgM  
25 :vc0  
/=A@O !l  
谢文东‘委屈’说:“正因为学姐很漂亮,才能让人无法忘记嘛!并不是我记性好。”其实这也是他的心里话,象这样漂亮的女孩真的让人很难忘记。 E AKW^'D  
G;ZN>8NB  
C8)Paop$  
女孩脸一红,心里象突然进来个小兔子。这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自己会不消一顾,可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自己还不知道他名字的男孩嘴里说出,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但是她每次看见这个男孩心就砰砰跳的厉害,她不知道这种感受是什么,她决定逃避。 H\N} 0^ea  
`P-d. M6Oa  
m}zXy\  
女孩从新骑上车子,说声‘拜拜’,没等谢文东说话,就向前开去了。走了十多米,女孩回头大声说:“我叫高慧玉!” lA;^c)  
p9mGiK4!  
[7[Qw]J  
女孩的声音回响在谢文东的耳边,“高慧玉,好美的名字!”看着女孩飒爽的背影,心里一阵激动。一个想法从他心里冒出来:这个女孩不会就是高老大吧?谢文东摇摇头,把这种想法甩掉,心里说,天下姓高的女孩多得是,不会这么巧吧!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心里很不希望这个女孩会是高老大。 }J92TV  
)  LTV+?  
8ph1xQ'  
谢文东走进教室,里面一片嘈杂。李爽到是自来熟,和旁边的几个男生手舞足蹈不知道说什么呢!谢文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刘婷看见他问道:“同桌!你知道吗,昨天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有人打架,今天好几个学生住院不能来上课了!” !dcvG9JZ  
JP {`^c  
I,,SR"  
谢文东一笑,摇摇头说:“我不太清楚。”然后问刘婷:“学校说要处理这见事了吗?” $=^}J 6  
zxx9)I@?A  
!8W0XUqh+  
刘婷摇头:“这到没听说过,不过这么大的事校方不能不管吧?” nA.U'=`  
R[fQ$` M  
G{Ju2HY  
谢文东说:“这到未必!别忘了这里是一中,全市没有比这更乱的中学了。对了,你为什么到一中来上学?”谢文东感觉刘婷应该是很聪明的女生,成绩能不错,不应到这里上学。 R%)F9P$o  
{TMng&  
Nlwt}7  
刘婷哭丧脸说:“我平时太贪玩,中考的时候成绩不理想,只好到这里了!” b].U/=Hs  
TeR bW  
P *PJ  
谢文东好奇的问:“你平时都玩什么啊?女生能玩的好象不多啊!”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8楼 发表于: 2008-06-16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九章 决斗 [w+1<ou;j  
'S#^ 70kt  
 一提到玩刘婷可乐了,和刚才进来时看到的李爽一样,手舞足蹈说:“在家的时候看电视了,听歌了。出去就滑旱冰,游泳,蹦迪,看电影,卡拉OK什么的,反正。。。” Ak O-PL  
谢文东看看她一笑:“反正就是不爱看书,是吧?” <l+hcYam  
Sm|TDH  
sY]pszjT  
刘婷脸一红,轻掐下谢文东的胳膊说:“讨厌了你!”看着刘婷娇蛮的样子,惹得谢文东哈哈大笑,‘好可爱的女生啊!’但是谢文东又很快的把笑声收回来了,因为他看见李爽喷火的目光正在盯着他,里面包含着‘委屈’。谢文东面容严肃的拍拍李爽的肩膀:“兄弟,你真是受苦了。但是一定要忍受住,做一年爱国者吧!” mFd|JbW  
~!%G2E!  
{e., $'#  
教室里传出李爽的咬牙声:‘东哥!这一点都不好笑,我。。。。我委屈。。。’还有刘婷咯咯的笑声。 _,p/2m-Pj  
<0jM07\<  
XuU>.T$]c  
中午张研江来找谢文东,小心说:“高老大知道昨天的事后非常生气。但是她不会马上和你动手的,还要再观察你一阵。东哥,你得小心一点了!” swLNNA.  
W3R43>$  
q)YHhH\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昨天被我打的虎哥怎么样了?有多少人受伤?” rDc$#  
ZA'0 q  
PevT`\>  
张研江回头向走廊里看了看,然后低语:“听说虎哥的伤很严重,一时半会是好不了。这也是高老大生气的原因,认为你太过份了,下手太恨。其他受伤的有十多个吧!” 7sVO?:bj}  
x Y}.mP  
dw| VH1fS  
谢文东一笑:“既然是敌人,动起手来我就绝不会留情。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Kzwe36O;?  
7--E$ !9O,  
T[J8zL O  
张研江说:“我现在虽然跟东哥了,但是我还有朋友在高老大那里做小弟。是他对我说的!” ykxAm\O  
~P*{%=a  
w3ZO CWJS  
谢文东了解的点点头,轻问:“这个人可靠吗?他给的消息能信得过?” }0OQm?xh  
TEC#owz  
e :@PI(P!  
张研江点头道:“这个东哥你放心,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他什么事都听我的。我和他说我跟你的事,本来他是想跟我一起来东哥这里,但我没让,我觉得暂时让他在高老大那里对我们能有帮助!” \+C0Rv^^  
t\n'Kuk`  
]tmMk7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说:“这事你做的对,有了你的朋友在,我们就可以随时了解高老大的情况了。”顿了一下,谢文东突然问道:“你们高老大长什么样?” Lu4>C2{  
mdcsL~R  
L#!m|_Mz  
张研江一楞,接着说:“她是一个很美的女生,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身高有一米七了,很苗条。。。。。”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问:“是不是经常穿着牛仔服,骑一辆摩托车?” k#8E9/ t@  
'GLpSWL+*  
7(<r4{1?  
张研江惊讶的看着谢文东说:“东哥,你怎么知道的?你们见过面?” <s'0<e!./t  
?&VKZSo  
nrbP3sf*  
谢文东叹口气,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有想到那个女孩真是高老大。但是她的样子那么纯洁,不象是做别人情妇的人啊。谢文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用手指轻翘桌面。  gq} c  
[Y^h)k{-$  
D|'[[=  
见谢文东脸色不好,张研江知趣离开。心里猜想东哥和高老大可能有一段不寻常的关系。 A5sz[k  
9H+Q/Q*-a  
bP4}a!t+n  
三天后,午休时,谢文东自己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里要了一碗面条。这两天他一直没有再遇过那个女孩,心里充满了疑问。谢文东还没有吃几口,外面跑进来一个学生。进屋后眼光一扫,看见正吃面的谢文东,快步走过去大声说:“东哥,不好了,爽哥和强哥还有一些兄弟被一帮人打了!” 9d!mGnl  
8wn{W_5a  
x_wWe>0  
“什么?”谢文东站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兄弟,脸上挂有血迹。心里暗道:这个高老大好快啊!“走,带我去看看。”仍在桌子上两元钱,和那人一起跑进学校。 ;f)AM}~^Q  
3h}i="i   
\=o0MR  
那人带谢文东进到教室里,里面一片狼疾,破碎的桌椅到处都是。还有受伤的兄弟倒在地上呻吟。见谢文东回来,一个人跌跌撞撞跑过来,带着哭腔说:“东哥!爽哥和强哥都被高老大的人抓走了。让你一个人去三楼绘画室领人!他们说要是你不去就让我们准备收尸。” S7~HBgS<  
4I*'(6 ,!  
r Cb#E}  
谢文东面无表情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向外走。衣服却被说话的兄弟拉住。“东哥,你不能一个去,太危险了!我先去把三眼哥找来商量一下吧!” D/hq~- g  
/NxuNi;5  
V~do6[(  
谢文东拍拍拉住自己衣服的手说:“来不及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底,没事的!先不用找三眼,来了更添乱。” ^$[iLX  
WADEDl&,'  
)mjGHq 2  
那人看谢文东说得这么有底,木然把手松开。这时从门外又进来二十多个人,张研江也在其中,大声说:“东哥,你不能去,我听说高老大这回下了狠心,你要是去就不打算让你站着出来。而且消息封的很死,下面小弟也不知道今天的行动,我也是刚得到消息!” Zx7aae_{  
<-,y0Y'  
U=5~]0g  
谢文东摇摇头,双手插在兜里说:“李爽和高强被他们抓了,我要是不去他俩怎么办?该来的一定会来,躲也没有用,正好我也想会会高老大呢!” z";(0%  
 2IGU{&s  
4vCUVo r  
“可是就你一个人去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啊?不行,太危险了!”张研江还在坚持。 xC}'"``s  
@jrxbo;5  
[a?bv7Kz  
“不要说了,我晚去一分钟,李爽他俩就多一分危险。我心里有数,相信我吧兄弟!”谢文东说完向教室外走去。见所有兄弟都跟出来,站住把手一横说:“你们都给我待在教室里,谁要是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见谢文东这么说,大家不敢再跟出来,虽然担心,也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了。张研江把众人叫到一起,压低声音嘀咕着,众人频频点头。 m;L 3c(r.  
NQqNBI?cr  
E[4 vUnm-  
谢文东心急如焚,三步并两步,自己一人向三楼的绘画室走去。李爽和高强是最先跟谢文东的,他们的感情也最深。当听见俩人被抓走,谢文东心里象刀搅一般,知道高老大手下不会让他俩好过。心里暗暗发誓,要是李爽和高强有什么危险,自己就是拼命也和高老大一拼到底。 u! dx+vd  
Ex skd}  
{dn:1IcN  
上了三楼,不用打听,见走廊最里面站着四五个学生,手里拎棍棒,谢文东知道那一定就是绘画室了。大步走过去,心里在慢慢平静下来。 S\!vDtD@  
bW=3X-)  
=K}T; c  
“哎!小子,你干什么的?”一个梳小平头的学生歪着头看谢文东。 T8Q_JQ  
1}+b4 "7]  
lcgG5/82  
谢文东一脸平静,“去和你们老大说,就说我谢文东来了!”‘小平头’仔细看看谢文东,和旁边的人低语几句,旁边的人点点头,打开身后的门走进去。‘小平头’转身对谢文东说:“你等会吧!” {3kz\FS  
:R>RCR2g)  
_6'@#DN  
谢文东双手插在裤兜里,半转身面向墙壁,低头不语。但是他的大脑却在快速转动,思考自己怎样才能安全得把李爽和高强救出虎口,还有高老大如果真是那个‘大牌’学姐,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对她下狠手。想了一会,谢文东自己都有些心烦。暗叹道:算了,随即应变,听天由命吧! [x]~G  
~t ZB1+%)  
?/-WH?1I  
过了五分钟,门终于打开了,刚才进去的学生对谢文东说:“大姐让你进去!” k GYsjhL\d  
XXA]ukj;r  
LsaX HI/?b  
谢文东没有犹豫,走进绘画室,里面一片昏暗,窗帘都被拉上,只是用两个灯泡来照明。进来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大,这里能有平常教室的三倍,摆了数十张桌椅仍显得空旷。数十人站在屋里,中间放了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女人,只可惜是背对着谢文东,无法看清她的面容。但是看她的背影还是让谢文东感觉到一丝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还是飘然的黑色长发,一身牛仔服饰,但是他总感觉她和自己碰到的女孩不太一样了。 $)BPtGMGo  
dQ9W40g1  
GIn%yB'  
“你就是谢文东吗?”女生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谢文东的沉思。 lNtxM"G&  
%Lb cwh(9  
pl)?4[`LUc  
把心情稳了一下,谢文东答道:“对!你是高老大吧?” UUb0[oy  
9yWf*s<  
dqo-.,=  
女生还是背对着谢文东,说道:“你很聪明,但是你也很嚣张啊!刚来一中就让我损失一名好兄弟。” @!O(%0 =  
"@/pQoLy  
[{Q$$aV1  
谢文东冷漠说:“我本不想惹这事,但事情找上我了我也不会躲避。” pV_zePyOn  
( ^@i(XQ  
MI^$df  
高老大冷笑说:“男孩,你几岁了?”谢文东没想到对方突然会问自己的年龄,犹豫一下说:“十六!” hvNK"^\p  
x?0K'  
}4H}*P>+  
“恩,比我小两岁啊!真是可惜。。。”高老大一叹。 #7}M\\$M  
s/s&d pT*  
hsS&|7Pt  
谢文东问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高老大站了起来,但仍没有转身:“我没有打算让你活着出去!你只有十六岁,你说可惜不可惜!” " zD9R4\X.  
kR^h@@'F"  
->.9[|lIg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象是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也象是没有把在场的几十号人放在眼里。“我能不能活着出去你控制不了,我只想知道我朋友怎么样了?” SE@TY32T  
>c<xy>N  
Rk#'^ }  
“你果然很狂啊!他们嘛。。。。。还能怎么样,我下面的兄弟正在好好的‘接待’他们呢!” jaKW[@<  
oe 6-F)+  
E&y)`>Nq{  
谢文东那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既然来了,就当高老大是个讲信誉的人。如果你连这点也做不到,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4* >j:1  
. <z7$lz\  
2z;3NUL$n  
高老大‘哧’了一声:“你连自己都管不了了,还管别人。不过你确实讲信誉,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说完对一旁的人说:“去把那两个小子放了!” z+6PVQ  
UWV%  y P  
l9a81NF{s  
那人听后答应一声离开。高老大终于转过身来盯着谢文东,眼里闪过一丝惊奇。好特别的一双眼睛啊! _",(!(  
pInEB6L.P  
jmaw-Rx  
谢文东也看清了高老大的面容,心里暗松口气,因为她不是那个机车女孩高慧玉,虽然很象,但谢文东肯定她俩不是一个人。这女生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浓重的弯眉直逼发梢,一双美目不时闪烁流光,只是可惜是寒光。娇悄的鼻子下有两片红唇,整个人身上带有一股不让须眉的英气,而高慧玉身上却是一种娇蛮可人的气息。看到这里,谢文东心里也不得不感叹,这个高老大能有今天,手下带那么多兄弟不是出于偶然,她本身就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F1Ht  
{x,)OgK!{  
ut560,h~  
“你看够了吗?”在谢文东灼热的目光下,高老大感觉浑身不舒服。 mR@d4(:J?  
Y]0c%Fd  
(P-^ PNz&  
谢文东有些不好意思,盯着人家女生看是有些不太礼貌。见谢文东不语,高老大来到他面前说:“你跟我想象中的太不一样!” AmDOv4  
ROQ]sQpk  
a7ZufB/  
谢文东‘哦’了一声,看着高老大的眼睛,等她说下去。高老大抬起手,手指在谢文东脸上轻轻滑动,悠悠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是个有些清秀和害羞的男孩。。。。。” V^[&4  
H OWpTu(  
<af# C2`B  
高老大说话中吐出的幽香气息喷在谢文东的脸上,一股又香又甜的的热气吸入鼻中,让他不觉心中一荡。但马上冷静下来,对于高老大脑海里闪过四个字:人间尤物!其实谢文东的思想是个很守旧的人,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也一直影响着他,他一般在学校里很少主动和女生说话,不是因为性格腼腆,只是他自己觉得那样不好。 bs ~P  
2 >O[Y1  
FD 8Lk  
谢文东满脸通红,把头低得更深了,这是他从小到大和女生最接近的一次,当然他的妈妈除外。小腹下有股热气不受他的控制在上升,谢文东只能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冷静!冷静!。。。。。 T&pCLvkz  
GyQFR?  
m6BUKX\m  
高老大看着眼前这个能把老虎打得没有一点反击之力,手下兄弟众多的男孩,竟然如此的腼腆,一脸红色的低下头。看着他的样子就是不自觉得想逗逗他。高老大的粉颊离谢文东的脸越来越进,红唇差点就贴到他的脸上,阵阵湿热的幽香味让谢文东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他放在裤兜里的手已经满是汗水。就在这时,谢文东突然冷静下来,因为他摸到兜里的刀,一把改变自己的命运的装潢刀。 0:[A4S`X  
MjC<N[WO>N  
~"`e9Im  
长吸了口气,谢文东轻轻把高老大推开,脸上没有害羞的神色,眼睛也没有了刚才的迷离。眼里一丝冰冷的寒光闪过让站在他对面,投入其中的高老大也迅速冷静下来。脸色一红,高老大心想:自己刚才怎么了,不是逗逗他吗,为什么自己却快要无法自拔了?高老大环顾一下四周,只见周围的人都傻了,他们还沉迷在刚才那个时刻,高老大娇艳诱人的样子还在他们脑中定格。 T=42]h  
F=e;[uK\  
f]%S FQ+  
唉!高老大暗叹口气,看着谢文东的眼睛说:“你是个人才!如果你能跟我,我可以不难为你,而且还会重用你。你是聪明人,别的就不多说了。你考虑一下!” cK]n"6N[  
|wuTw|  
.cs x"JC  
谢文东摇头道:“我是一个男人。要我在一个女生的手下做事没有这个可能,也没有考虑的必要。”谢文东的话象个巨锤,不只砸在高老大的心里,也砸在屋里每个人的心里。高老大的手下脸一红,纷纷把头低下。 w@,p`  
%4!^AA%  
 ]aF;  
高老大承认自己心里有些喜欢眼前这个男孩,不忍心伤害他,要是他加入自己,不为难他对兄弟们也算是有个交代。只是没想到对方一点也没给自己台阶,把话封的死死的。同时谢文东的话也伤害了她的自尊心,从小到大没有人这样对过她。看看手下们的样子,高老大心中涌出一股怒气,红着脸大声说:“谢文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我给你机会你不要,可就别怪我了!” Q}B]b-c+E  
hizM}d-"C  
Y2l;NSWU  
然后对手下中的一个人说:“疯子,你去试试他。看他有没有猖狂的真正本钱!”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飞刀不出则已,出则一击毙命!!!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3
精华: 1
发帖: 245
财富: 3263 鼎币
威望: 10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35 点
在线时间: 67(时)
注册时间: 2008-06-04
最后登录: 2011-01-04
9楼 发表于: 2008-06-16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章 销魂 VFZyWX@#u  
“好的,大姐!”说话人是个长发披肩的男生,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穿着学生装,身高和谢文东相差无机。答应了高老大一声向谢文东走过来,双手掰了掰,骨骼发出‘嘎,嘎’声。 1WqCezI  
谢文东早已做好准备,知道今天一仗是难免了。站在原地看着‘疯子’走过来,暗中积聚力量。心想对方人多,要打就得快,一击得让对方起不来。 3C!|!N1Hn  
ul N1z  
V+1c<LwT  
两人的距离随着‘疯子’的靠近,越来越进。屋里鸦雀无声,都在盯着场中的俩人。高老大眼睛没有离开过谢文东,一是心里有些担心他,二是她很好奇,不知道这个瘦弱的男孩是怎么把老虎打倒的。 cu5}(  
rN#9p+t$  
)Rb t0   
双方的距离都到了攻击范围之内,‘疯子’先动了,缓慢的身子突然射向谢文东,身子前倾,单腿提起,猛掂谢文东的小腹。谢文东脸上露出笑容,这招是他自己常用的,打倒老虎他最开始用的就是这个。谢文东身子微微一侧,躲过‘疯子’的膝盖,伸出手掌,用手掌下侧狠劈他的颈部。‘疯子’见谢文东躲开自己的一击就知道不好,见对方手掌劈来,尽力向下一压身子。虽然他反映很快,谢文东的一掌没有打到他颈部要害,却打在他的嘴部。 e^~dx}X  
Ag:/iB ]  
4IW90"uc  
疯子哎呀了一声,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地上还有三颗洁白的牙齿。疯子把头发向后一甩,瞪着双眼,满嘴是血的盯着谢文东。谢文东也暗叫可惜,对方反映太快,没有让自己全力的一击打中要害。 DC>?e[oOz  
%jj-\Gz!  
VWdTnu  
疯子不敢在轻敌,嘴里的痛苦使他真的变成真疯子。大喊一声抡拳打向对方。谢文东用手掌硬接住这拳,只觉虎口一痛,但来不急细想,顺势用手掌死死抓住他的腕子,在疯子一楞之际谢文东另只手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着一拳把疯子打得一蹦,摔到在地上。刚要起身,却被谢文东用膝盖压住前胸。谢文东半蹲下来,双拳象雨点一样打在疯子的脸上。刚开始疯子还能反抗挣扎,但随着谢文东一记重拳击在他下颚,神志突然变得模糊,没有再挣扎的力量。谢文东没有停手的意思,每一拳打在疯子的脸上,他的嘴里都会有血星喷出,溅了谢文东一脸。 ?$A)lWk(  
rLD1Cpeb,w  
/-lW$.+{?  
屋里没有见过谢文东的人都楞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心想:他是人吗?在小树林里见过谢文东的人又回想起当时的一幕,腿不停的抖动。 !}P^O(oY  
EqD@o  
F\;l)  
高老大也被现在的谢文东吓了一跳,大声喊道:“谢文东你住手!” ~a7@O^q 4  
w(+ L&IBC  
gP8}d*W%b  
谢文东停下挥舞的拳头,站起来,带着微笑向高老大看去。“这个不行,不是对手!”他下垂的手里满是血,顺在手指滴在地上。 \[]BB5)8  
7Y.yl F:  
w"M!**bP  
看着谢文东的笑容,高老大不服输的性格把身上的火都点起来,从后腰上抽出一把长一尺,一面是刀刃一面是锯齿的德国开山刀,向谢文东大声说:“我和你打!你敢不敢?” <uoVGV5N  
mDwuJf8}  
\mb@-kM)  
谢文东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WXFjn  
qixnaiZ  
9XS>;<"2  
高老大冷笑一声:“哼!你很有自信嘛!你以为你一定会赢吗?” +m}D.u*cp  
ZW;Re5?DJ  
{}Afah  
谢文东又问:“如果你输了呢?” ,HE{&p2y  
ZLP0SCkuR  
n*AN/LBp  
高老大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输了,你走!” KxJDAP  
_!vuDv%  
6lr<{k7Nw  
谢文东嘿嘿一乐道:“如果我输了呢?” qvh8~[  
yi-)4#YN  
+WxD=|p;  
“你烦不烦,如果你输了我就杀了你!” UY\E uA9  
&xC5Mecb*  
Q`=d5Uvw  
“那这可有点不公平吧?我输赢对你好象都没有影响,不是吗?” VB+_ kR6Zv  
>T14 J'\  
}mk z_P(Z  
在谢文东紧盯下,高老大感觉自己大脑一阵茫然,楞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0)vX  
Lp{uA4:=K  
eN  TKX  
谢文东盯着高老大含笑说:“我输了,我的命给你,随你处置,就算是让我做你小弟也行。但要是你输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管是一件什么事!” l n09_Lr  
I<&) P#"  
sdQ "[`~2R  
一件事?他不会是要和我。。。。高老大想着脸一红,点头说:“好,我答应你!” UtB~joaR  
Is  ( Ji  
N/B-u)?\:  
谢文东收起笑容,点点头说声:“高老大,那开始吧!”他可不敢小看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生。 cEPqcy *  
#/>OW2Ny  
?ieC>cr  
两人向场地中慢慢接近,最后都站住盯着对方,谁都不敢先贸然出击。两人站在场地中一动不动,但头顶都已经见了汗水。谢文东额头一滴汗水向下滑落,滴进他的眼睛里,但他不敢去擦,眼前这个女生给他的压力不允许他动一下。时间好象停止了一般,从两人身上传出的压力让屋里高老大的小弟们也都一脸是汗,大气不敢喘。 Z~g7^,-t  
J}VG4}L  
*b(nX,e  
“我的名字叫高慧美!”‘啊?’高老大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谢文东一楞,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高老大一刀刺向谢文东的小腹。等他反映过来想躲已经来不急,本能的用双手抓住高老大握刀的腕子,随着冲劲身体不停的向后退。一直到身后被一张桌子顶住。 &UX:KW`=  
E$5A 1  
ShU1RQk  
高老大双手握刀,用力向前刺。谢文东双手抓住她的手腕,不敢有丝毫松懈。两人僵持在一起。谢文东咬咬牙说:“你好阴。。。”高老大身子前倾说:“彼此彼此!” OGnuBK  
rn-CQ2{?  
EUuk%<q7C(  
谢文东大喝一声,凭着一股爆发力,把高老大的手腕向前用力一推,身子顺势滚到一边。高老大力量都用在手腕上,收势不稳,一刀刺进谢文东身后的桌子上。力量之大,刀身刺进去半寸深,硬是把桌子刺穿。谢文东暗叫好险。不给高老大拔刀的机会,向她一脚踢去。 `mDCX  
/V E|FTs  
1xb1?/n1#  
高老大无奈,只好放弃拔刀,闪在一旁。身子还有站稳,谢文东已经冲过来,一把把高老大的小蛮腰抱住,用力向上一提,然后摔在地上,力量不小,把高老大摔的闷哼一声,浑身的骨头象散架了一样。现在谢文东也管不了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了,扑在高老大的身上,把她刚要爬起的身子压倒。高老大哪被男人如此粗鲁的压过,但手脚都被谢文东压住动不得,气得满脸通红,小嘴一张,一口咬在谢文东的肩膀上。这一口深可及骨,把谢文东痛得差点叫出声来,一咬牙忍住,用一只手抓住高老大的两个手腕,另只手把她的头按在地上。看着高老大满嘴是血的向自己笑,谢文东气得青筋蹦起好高。 Jw -3G3h  
39Tlt~Psz  
qbD[<T  
谢文东不再犹豫,蹲在地上,把高老大柔软的人体放在自己腿上,一手抓稳她的双碗,抡起另一只手‘劈啪’打在高老大的屁股上。高老大何时受过这样委屈,用尽浑身力量挣扎着。但是毕竟是个女生,年纪虽比谢文东大两岁,但是在体质上还是无法与男人相抗衡。高老大感觉身上的力气一点点的消失,但谢文东的手可没有停下来,也只好认命了。‘这个家伙竟然当这么多人的面打自己屁股。。。。。。。。’这位高老大想到这,‘哇~~~~~~’象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M:.0]'[s5  
!s[[X5  
e6I7N?j  
这哭声惊天地,泣鬼神。就连谢文东听着也感觉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把手停下来,喘着粗气大声说:“要是你以后还敢用刀刺我,我还打你屁股!” yz^Rm2$f9  
LZ1)zoJ  
ECvTmU'=  
一听这话,高老大的哭声更大了,哭得谢文东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好,一会挠头,一会抓脸。高老大手下的兄弟也傻了,心里嘀咕:这人还是高老大吗? PI$K+}E  
wp>L}!  
:#Nrypsu  
这时谢文东一点办法也没有了,高老大要是来硬的他不怕,来软的他也能挺得住。就是这一哭把他哭迷糊了。都说女人最厉害的武器是泪水,这句话一点都不假。至少现在的谢文东这么认为,而且还深有体会。他蹲在原地一动不动,高老大爬在他的腿上哭声没有一点要停止的预兆。 R b=q #  
yuq2)  
Q-y`IPtA<  
谢文东长叹一声:“唉!别哭了。是我错了行不,要不你也把我打哭算了!”说着,谢文东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他觉得自己更委屈。高老大的哭声又大了,翻过身坐在谢文东的腿上,把他的脖子搂住,面颊靠在他肩上。“呜~~呜~~!!”谢文东感觉自己的肩膀湿了,转头一看,一阵头晕,高老大的眼泪鼻涕都抹在他肩膀衣服上了。 ^_G@a,  
_.^`DP >  
VqnM>||  
最后,谢文东被逼的没办法了,大声说:“大姐,你别哭了。算我输了还不行吗?要杀要刮我随你便了!” v8 pOA<s  
@ 3,:G$,  
*apkw5B}C  
高老大也哭累了,抽噎说:“是我输了。但我不是输不起的人,你要我做什么就说吧!” =&roL7ps  
&r1]A&  
-Rbv#Y  
谢文东感觉现在的头很大,叹口气说:“我要你做的事就是不要再哭了!” z^\-x9vL  
J1@skj4#\~  
V$3`y=8  
高老大感觉靠在谢文东的肩膀上很舒服,除了一股男人的气息外,还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安全感。‘怎么湿湿的?’一看谢文东的衣服被自己哭湿了,把头抬起来换到另一边肩膀上,幽声道:“你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nG0R1<  
c]R27r E  
1;eWnb(  
谢文东点点头:“是的。我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你停止眼泪,它是我见过的最致命的武器!” 'C) v?!19  
% !Ih=DZ  
QVo>Uit   
高老大一笑说:“你好坏啊!”谢文东一脸不解心说:我坏什么了?拍拍在自己肩膀上靠得很舒服的高老大说:“我说大姐,你是不是可以起来了,有很多人在看我们表演呢!” Tb}op XYK  
5Kw?#  
2ae"Sd!-2  
高老大一听,反射的站了起来。环顾一下四周,大家都是一脸傻象看着她呢?满脸的红润,高老大低头说:“对。。。对不起啊!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 Ky)Co  
)Bu#ln"  
3? F~ H  
谢文东动了动被高老大压得发麻的双腿,站起来说:“这没什么,只要你不哭了把衣服送给你也行啊!” %a']TX  
k5)a|  
WaSZw0U}y  
听了他的话,高老大心里一甜,眼睛眯起来看谢文东。谢文东把衣服上灰拍了拍,问道:“大姐,你真叫高慧美啊?”高慧美点点头说:“是的。这是我真名,你以后就叫我小美吧!” m~-O}i~)  
lcK4 Uq\q  
L}rYh`bUP[  
谢文东心想:高老大叫高慧美,那个机车女孩叫高慧玉,她们是。。。。。 Z{x)v5yh2V  
D~n-;T  
%F\.1\&eE  
高慧美见谢文东低头不语,拉拉他的袖子说:“你想什么呢?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我的名字很奇怪啊?” '3?-o|v@D  
Wg,7k9I  
~BMUea(  
谢文东马上摇头道:“没有,是很美的名字!你现在不恨我了?” c#TV2@   
qiH)J- ~GZ  
!*S,S{T8  
高慧美娇声道:“人家从来就没。。。。”下面的话没说下去,低头玩弄自己的衣角。高慧美害羞的样子差点没让手下小弟的眼珠掉下来。互相看看,眼睛里都写着:今天是不是天下大乱了?要不就是世界末日了!可怕啊! d:"7Tw2v+  
9sI&d  
mZO-^ct4  
谢文东说:“不过我还有一件事得说。一山不容二虎,我们早晚要有个人得推出一中的舞台。” 3aU5rbi|B  
.5);W;`X  
(,KzyR=*'  
这句话让高慧美一震,也冷静下来,“你的意思是我们俩谁退出呢?” 9WI5\`*"  
;YSe:m*  
q"EW*k+ )  
谢文东自信说:“我有能力也有实力留下来。黑龙兄弟会我没有放在眼中,你的势力我也。。。。。。” ZMLN ;.{Na  
{{?MO{Mh*  
)O5@R  
高慧美打断他的话道:“你也没有放在眼中是吧!”谢文东笑了笑,点下头没有说话。 Y% JE})  
}ice*3'3  
]=9 d'WL  
高慧美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很久才说道:“我不是轻易言败的人,但我也是聪明人,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可不能就凭你的一句话让我散伙吧!” g rCQ#3K*?  
]#W7-Q;]  
D+BiclJ  
谢文东点点头说:“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半月内我让黑龙兄弟会解散!做不到我就散伙。”“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那我二话不说,也散伙!”刘景龙的实力没有人能比高慧美更清楚了,毕竟他们斗了那么久。她认为谢文东还是年轻,太狂妄,在刘景龙的手里一定吃亏。 #%F-Xsk  
yYSmmgrX0  
p(nO~I2E  
“好,一言为定!”谢文东把手伸到高慧美面前,高慧美用力打了他手一下道:“一言为定!” @3$I  
*rbgDaQ  
_>n)HG  
谢文东对高慧美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我得去看看我的两位兄弟。高大姐再见!” ,|A6l?iV  
x2a ?ugQ  
KC"&3  
高慧美点点头,小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说话。谢文东挥挥手,转身走出绘画室。出来后长吸口气,想着刚才和高慧美打架的一幕真是。。。。销魂!摇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高慧美和自己不在同一个社会,而且她是青帮老大的女人,自己现在只是个小混混而已。 !L|l(<C  
60]VOQku  
kZo# Ny  
高慧美看着谢文东离开的背影良久,良久。。。。在心里做了决定,自己一定要征服这个男人,不,是男孩! _'1 7C /  
QlV(D<  
bcjh3WP  
谢文东刚从三楼楼梯下了一半,下面呼啦上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是三眼,还有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李爽和高强。一见谢文东,大家明显是松了口气。李爽大声问:“东哥,你。。。你没事吧?” V=p"1!(  
1*G&ZI  
R9^vAS4t[O  
现在谢文东一脸血迹,肩膀红了一大片。 2O@ON/  
gK;dfrU.8Y  
JP0a Nu  
谢文东一扫众人,呵呵一笑道:“我没事。张哥怎么也来了!”三眼仔细看看了谢文东,确认他没事后,笑说:“你新收有个叫张研江的兄弟找人让我来得,东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得通知我一声,你要是有个意外。。。。唉!下回不能这样了!”
把每一次的挫折当做成功的积累。。。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1/3     Go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72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