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3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73974
财富: 85903974 鼎币
威望: 49732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741388 点
在线时间: 19353(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9-02-23
楼主 发表于: 2018-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3

第三章 [pOg'  
5t:8.%<UK  
  《漠漠的河》的主人公何漠,在高三休学后的某天留给家人一张纸条,独自背包出门远行,游历山水,风餐露宿,前后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在路上,平安归家后将这段经历写成了一本书,书里有真实的陈述,也有虚构的情景。 > 6CV4 L  
MLVB^<qkeH  
  对当年只懂得闭门读书的柏子仁而言,何漠的游历更多的是一段猎奇,然而让她心有触动的是何漠和周围人之间的感情,真实质朴,没有任何矫饰,爱人是温柔又忧郁的,时近时远,飘忽不定,朋友是慷慨又义气的,漫漫长路,兼走一程,家人是坚定又永恒的,风风雨雨,常在身后。 +RZ~LA \+  
;1AG3P'  
  第十七页,何漠在离家三天内第一次打电话回家,在电话里求得父母的谅解,她保证会注意自身安全,定时和他们联系,父母虽然对她很失望,但也知道劝不回她,相比责难,更多的是忧心,她大哥何言提醒了一句,他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有什么问题及时联系。 D}mL7d1  
%"3 )TN4  
  第八十一页,何漠写道,每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第一件事是找到当地的银行,然后就发现家人的及时汇款,因此她从不为钱的事情犯愁。 BuQ|~V  
P8yIegPY  
  第一百十五页,何漠发短信给何言,说她想家了,何言回复,想家就回来,她说还不到时候,只是真的很想吃家乡的腐乳肉粽,何言问她要了地址,三天后,她在小旅馆收到一个包装很严实的小箱子,打开后发现除了她索要的,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haSM=;uPM  
&vUq}r%P  
  从头至尾,何言扮演的是一个默默支持的家人,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亲生妹妹快乐,远离烦恼。 !F4;_A`X  
o3Ot.9L  
  何漠谈及何言时,很庆幸地说了一句,她感谢爸爸妈妈先拥有了他,感谢他先来到这个世界摸底,再告诉她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9o6 W",  
qc-,+sn(  
  …… $< %B#axL  
t=wXTK5"  
  柏子仁合上书,放在一边。 I`B'1"{  
G$WOzY(  
   这几个晚上,她每每入睡前都会阅读几页,时隔多年再读此书,依旧会给她带来安宁和温暖,就像是何漠在大漠戈壁的冬季夜晚,在篝火边一边听大叔弹吉他,一 边持笔在本子上写下:“从一个可以向你娓娓道来的回忆,到此时此刻旷荡的黄沙,耳边有大风的歌唱,手边是静寂美丽的远方,我拥有的太多。” LgqGVh3\s  
{ShgJ ;! Q  
  “路过的都是风景,遇见的都是注定,拥有的都是幸运。” `^F: -  
n@>wwp  
  何漠是这样写的,柏子仁觉得如果自己是她,也会这样说。 y.a]r7  
rGwIcx(%  
  望着天花板,思绪一点点地被拉回现实,不免地又想起上周五在咖啡馆认识的男人,平生第一次,她愿意主动和一个陌生人说那些话,还要到了他的名字,得知他在哪里工作。 =]>%t]  
kyUl{Zj  
  事后总结,她根本就是借了一个读书交流会的幌子,搭讪了一个长得好看,眉目清朗,声音好听,谈吐有致的男人。 19u =W(  
4jwu'7 Q  
  只不过,和他好像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其余的显然遥不可及。 U@lV  
'imU `zeo  
  除了这如静水微澜的相遇,柏子仁的生活还是和往常一样,学校宿舍两点一线。 >.%4~\U  
F9o6V|v  
  阿迪男方正迟迟没收到回复后,选择在某个傍晚,诡异地出现在女生宿舍楼门口,等柏子仁来了,赶紧上前问她有没有看见他写的东西。 ;IP~Tb]&  
7Ua7A  
  “我看见了。”柏子仁直言,“不过,这个不行。” MWwJzVL8  
';YgG<u  
  “你不再多考虑一下吗?”方正盯着她的眼睛,“我是很真诚的。” .XH8YT42  
Wr%7~y*K  
  “但是你说对我一见钟情,但我对你并没有。” J\`^:tcG  
kn  Hv?#  
  “我不介意你是否对我一见钟情,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你只要相信我的感觉就好。”  &"S/Lt  
\HSicV#i  
  柏子仁摇头:“我们之前完全没有说过话,你根本不了解我,又怎么断定对我是一见钟情?” 3:`XG2'  
%v=!'?VT  
  “就是一种感觉,好像很早就认识你了,每次看见你坐在前排,目光就不自主地停留在你身上。”方正用力地表态,“你会分散我的注意力,我会常想你在做什么。” >)Dhi+D  
3'#%c>_  
  “如果是这样。”柏子仁看着他执着又紧张的眼神,直白地说,“我更确定自己对你没有这方面的意思,这样的感情不对等,对你也不公平,我想我们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4M`Xrfwm'[  
\+B?}P8N*l  
  方正愣怔,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结果,涌上头顶的热情被浇灭,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自尊心受损。 A~71i&  
(_8#YyW#  
  柏子仁回身上楼前,听到背后那不失埋怨的声音:“希望你别后悔,我的意思是,除了我基本没有人会对你有这样的感觉,你虽然长得不错,但人很怪,像是喜欢独自活在一个鱼缸里,一点意思都没有,很多人都在背后这样说。” hPO>,j^  
VXC4%  
  柏子仁停步:“可你偏偏对这样的人一见钟情了。” '`o[+.  
OgMI  
  方正涨红脸:“也许只是我的错觉,这段时间我太寂寞罢了。” &9P<qU^N)  
h}6_ybmZ  
  他丢下话后就走人。 Auac>')&Q  
\y~)jq:d"  
  等柏子仁回屋做了饭,然后开始做题,中途小歇的时候翻开手机,发现一个未读信息。 Lk nVqZ|k  
d]7*mzw^j  
  “这个周末回来吗?开学后你还没有回来过。” ~3 @*7B5Q  
R}k69-1vL  
  是妈妈发来的。 ,cQA*;6  
mQ,{=C=D  
  “这周准备待在图书馆,下周回去。” [=~!w_  
r$DZkMue  
  “知道了,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O!G:P  
U.Hdbmix  
  本来她是打算这周回去,只不过想到了一件事,鬼使神差地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EIUAG  
/Sj_y*x1e  
  没错,就是那个参与人数越来越少的读书交流会。 32y[  
)52#:27F  
  而这个周五的读书交流会真正称得上清冷至极,直到结束,柏子仁也没看见程静泊的人影。  2}!R T  
enPYj.*/0  
  在吧台买单的时候,她略有迟疑地问吧台的女服务生:“请问一下,你们店是不是有个兼职的哲学老师?他今天没有来吗?” .f%vDBJS  
*h])mqhB  
  女服务生基本不用分辨就知道她在说谁,轻快地回答:“你是说程老师吗?他不是兼职啦,他算是这里的管理者之一,不过这周大概是有事不过来了。” '\'7yN'  
$w`veP  
  “是这样。”柏子仁忽然明白了什么。 ir+8:./6  
un&>  
  “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情?方便的话,我可以帮你打电话过去。” Ej5^Y ?-6  
4K'|DO|dH  
  “哦,我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v C-[#]<  
M;PlSb  
  “嗯。”服务生保持友善的笑容,“欢迎下次光临。” CQ jV!d0j  
1"d\ mE  
  柏子仁离开后二十分钟,灯塔里咖啡馆的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服务生闻声转头,看见程静泊。 d(\1 } l  
5@iy3olP  
  “程老师?我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都这个时间点了。” CP@o,v-  
nE^wxtY  
  程静泊说:“学校里有事耽搁了。” P2|}*h5(  
O/nqNQ?<  
  “对了,刚才有个女生找你。” &!4( 0u  
C\J@fpH(t`  
  他不太经心地问:“谁?” Y0rf9  
A?\h|u<  
  “就是那个高高瘦瘦,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她连着几周都来参加读书交流会,只可惜现在就剩她一个人。” rdFs?hO  
+$'e4EwqV  
  程静泊回忆了一下,知道是谁,继续问:“她找我有什么事?” 2k%Bl+I  
s!bHS_\e|  
  “她对我保密呢。”服务生玩味地说,“我也特别想知道啊。” y+l<vJu  
HH+TjX/b  
  程静泊听到这里,目光浅淡地看了服务生一眼,后者立马收敛表情,心想差点忘记,他这个人一向来是和这些事情绝缘的,开他玩笑只会自讨没趣,让气氛变得尴尬,于是闭上嘴巴,当自己什么都没说过,而他也没作其他反应,拿过吧台上的简易账本,翻了翻后合上,走去楼上。 T3 =)F%  
/95FDk>  
  经过二楼,他看向这个空间的唯一光源,来自上周那个座位,椅背前的抱枕有些歪歪的倾斜,桌子上除了一个玻璃杯外没有其余东西,那感觉像是自家的客厅刚走了一位老朋友,剩下一盏温暖如桔的小灯,还有悄然蔓延的清茶味。 {E3;r7  
"MW55OWYU  
  他自然地想起来,那个穿黑色毛衣的女生和她喜欢读的那本书,她谈及那本书时认真,直率又带着欣赏的眼神,此外,她长得如何,具体说过的话他倒是没有很特别的印象。 X5|?/aR}  
<<i=+ed8eP  
  哦,不对,还有一样有印象的,就是她的名字,奇怪又特别,但诚如她所说,不容易忘记。 GcPB'`!M  
bBd*}"v^"  
  他走过去,关灯之前瞟见抱枕上头有一根纤细,乌黑的长发,他认真地拣起,放进角落的小垃圾箱,顺手扶正了抱枕,再按下灯。 rD_Ss.\^g  
>6n@\n  
  一切陷入黑暗的静默,在结束了一天的紧密课程,加之为一**外来学生解答各种奇形怪状的问题到傍晚,此刻的他身心处于一个矛盾的状态,是疲倦又放松的,很快来到三楼的办公室,陷入沙发,第一时间关上手机,闭上眼睛,微微小憩。 3xc:Y> *`  
7MR:X#2v>  
  隔天是周六,即使不是读书日,柏子仁也没有赖床的坏习惯,她五点多就醒了,换了一身运动服,背着包去慢跑,跑到和思微路交接的小马路口,在一个小吃摊前停下,买了饭团和热豆浆,一边吃一边往思微路走。 A;K{&x  
T9aTEsA[U  
  不知不觉走到思微路的尽头,路过灯塔里咖啡馆,她的鼻尖嗅到一股比热豆浆浓郁百倍的咖啡味,等听到清晨的开门声,她望过去,看见程静泊手拿着一杯咖啡,就站在咖啡馆门口的石阶上。 %w;1*~bH  
<!$j9)~x  
  她和他面对面。 rjq -ZrC%  
rCV$N&rK  
  当四周的一切尚笼罩在静谧的薄雾中,眼前颀长笔挺的男人像是一道清亮的光,犀利地划开这个初醒的朦胧世界。 qg/Y;tGSx  
RXIH(WiK  
  “你好。”当他看清楚是她,主动打了招呼,“你过来买早餐吗?” QSlf=VK*y  
N9~'P-V  
  柏子仁点了点头,看着精神不错的他,顺手抬了抬自己买的那包豆浆。 e!O &~#'h}  
Py(wT%w  
  “饭团和豆浆?营养搭配得不错。” 9 &?tQ"@x  
IFHgD}kp%#  
  “你……昨晚就睡在咖啡馆里?”她猜测这一大清早他从咖啡馆里出来的原因。 FuRn%)DA5  
G5C#i7cpm  
  “嗯,对。”他坦诚,“昨天待到太晚,索性就睡在这里。” PDa06(t7  
GcU(:V2o  
  “昨天的读书会我也来了,但没看见你。” * S+7BdP  
#==[RNM%ap  
  “我来的迟了。”他看着她,口吻很自然,“听说你有事找我。” |G5=>W  
p)AvG;  
  “啊?”柏子仁语塞,一会后艰难地想到一个借口,“哦,就是上一次你提的那本书,我在图书馆和学校附近的书店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B%?|br  
U7f#Z  
  “那本游记?它不属于流行书,的确比较难买。”他微微低着头,目光始终礼貌地对着她,清浅如晨光,“正好楼上有一本,我去拿给你,你等一等。” )xXrs^  
6'X.[0M  
  他说完回身进了咖啡馆,隔着镶着长玻璃的木门,她看见他将手里的咖啡放在吧台上,走上楼,等过了几分钟,他拿着书下来,走出门来到她面前,把书递给她。 rSzXa4m(  
s;=J'x)~%  
  但显然,她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握着半个饭团,没有第三只手。 =h1 QN  
IT{.^rP  
  她当即转了个身,背对着他:“可以麻烦你帮忙把书放进我包里吗?” }tg:DG  
Qc)RrqYNGF  
  “不麻烦。”他耐心地拉开她背包的拉链,把书放进她包里。 =Am*$wGI  
1+y6W1m^R  
  “谢谢。”她转过身,再次和他面对面,“我看完就还给你,你下周五在这里吗?” A/W7 ;D  
=iQ`F$M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会在,你不用急,慢慢看完再还,我不在的话就交给吧台的小纪。” /R+]}Lt~%*  
I'wk/  
  柏子仁说了声好。 -n$rKEC4  
L M<=j  
  “那再见了。”他利落地告别。 Z~.]ZWj -  
pOe`*2[  
  “再见。” wh[:wE]eX  
Z6 |'k:R8  
  两秒钟后。 q?'gwH37  
@):NNbtA  
  “等等,我想到一件事……”她有点不放心地出声。 5In8VE !P  
.TrQ +k>  
  “什么?”他回过头,等她说完。 r:\5/0(  
>[3,qP]E  
  “我突然想起下周要回家,不太方便过来,那么下下个周五,你还会在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聊聊书。” 38.J:?Q  
EG:WE^4  
  听出她语言里的好学精神,他略感意外,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下,然后答应她:“可以,那我和你约好了,下下周五晚上,我会在这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