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7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58311
财富: 79777920 鼎币
威望: 50270 点
贡献值: 648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42356 点
在线时间: 179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8-09-22
楼主 发表于: 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7

第七章 ~^o=a?L`<  
L4974E?S  
    研一的学习任务不是很多,但也绝对不少,除了上课,查找文献,狂补和专业相关的英语,跟着课题组的学姐学长做实验,还要帮导师做一些杂活,自开学来,柏子仁已经适应这样的节奏,但近来不同了,无论忙与闲,生活中都多了一块不能用时间填补的空白。 }0eg{{g8  
     l:e9y$_)  
    在背英语单词途中偶然的停滞,沿操场慢跑时思绪飘得很远,逐渐偏离跑道,在实验室里,将一滴黑色素滴于洁净的玻片上,恍恍惚惚间,短暂地忘记下一步是什么。 a|x8=H  
     ;<6"JP>0  
    她有些清楚自己为何变成这样,找不到解决的办法,虽然手机里存有他的号码,但她找不到一个适合的理由打扰他,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他不属于她生活中日常。  ]6~k4  
     jPwef##~7  
    也许只是一时间的怅然,她试图恢复理智,不想被这样失控的情绪左右。 3z,2utH  
     }brr ) )  
    知易行难,她始终是被他影响了,一个人跑去图书馆的次数越来越多,基本一有空就去占位置,利用时间阅读他推荐的那本马拉默德的小说。 : ^(nj7D  
     gduxA/aT  
    “柏子仁?” A~y VYC6l  
     wixD\t59X  
    柏子仁抬头,不知什么时候对面坐了一个男生。 O)<r>vqe}  
     D0M!"c>\  
    “我没认错吧,滨木小学的学习委员。”他的语气笃定,“我是你隔壁三班的,当年向你请教过作业。” &t[|%c*D&  
     XARSGAuw  
    柏子仁一脸茫然,很想说你认错人了,偏偏对方说对了她的名字和学校。 vahf]2jEB  
     ]L]T>~X`  
    “看来你对我没什么印象了。”他干脆报上自己的名字,“周必然,还记得吗?” 9S"N4c>  
     jEE_D +K  
    “不记得了。”她实话实说。 f(.6|mPp  
     onh?/3l  
    “小学校友,不记得也正常。”他看着她的脸,慢慢地解释,“开学当天在大礼堂,点名时听到你的名字觉得耳熟,猜想会不会是你,后来好几次看见你走在校园里,知道自己没认错人。”: &Q+]t"OA!  
?1DUNZ6  
     >0M:&NMda  
    柏子仁没接话,说真的,她不觉得和这位印象模糊的老校友有什么回忆可谈,她本就不擅长这些,此刻也没法装出热络的模样,说些场面话。 cUV TRWV  
     'Aet{A=9  
    她的沉默让周必然无趣,依稀记得读小学那会她是不太爱说话,但还是愿意和他聊几句的,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对他没有半分印象,对他的主动相识也没有一点热情。 |@q9{h7  
     w*2^/zh  
    看来没必要自讨没趣,他也是有几分骄傲的人,想到这他站起身,低头扫了她一眼,没再说多余的话,站起身走了。 -g$O OJB6  
     rJp?d9B  
    没走几步,就有一个女生故作巧遇地上前:“周必然,你刚才在和美女搭讪?” !xJFr6G~8  
     $uTlbAuv  
    周必然看都不看她:“我和异性说话就是搭讪?你的脑洞未免太大了点。” gm}C\q9  
     k$?&]! <o  
    女生立刻道歉,一脸悻悻然。 jiOf')d5  
     8}J(c=4Gk  
    柏子仁在回教学楼的路上,才一点点地拼凑起周必然的轮廓。 w0\4Wa  
     ju r1!rg%  
    读小学时的确是有那样一个男同学跑来向她请教功课,他是转校生,以前就读的地方比较小,很多内容都不一样,需要补的很多,他很心急,至于怎么会找到她的,她不记得了,有印象的是,他教过她跳马,让她通过了考试,作为交换,她也答应帮他辅导功课。 p0?o<AA%O  
     )*+u\x_Hx  
    每当有人问为什么他不取名为周偶然,他都会冷冷地回答:“读过书吗?书上说,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偶然的,有的只是必然。” @b8X%0B7  
     8[f8k 3g  
    他还有个妹妹,那会正在读一年级,很天真地跑来问她和周必然是什么关系。 a?l_-Fi  
     #fJwC7  4  
    零零碎碎的回忆,差不多就是这样。 +0SW ?#%  
     PlF89-  
    对柏子仁来说,她的大脑记忆储存库容量有限,会优先记得有价值的事情,直接过滤没有价值的事情,尤其是老同学的交情,对她来说不是很重要,她也没有翻看校友录的习惯,一时想不起周必然很正常,不过当一个名字恰如其分地落入思绪中,确定曾经真实存在过,那么慢慢的,她总能一点点地找回与之相关的痕迹,毕竟她记忆力不错。 +q$xw}+PK  
     vRq=m8  
    两天后的公共课上,朱鸣文悄悄问柏子仁:“你认识周必然?有人看见你们说话。” w 5!ndu  
     Bd/} %4V\@  
    柏子仁如实承认:“嗯,认识。” Q>##hG:m  
     t@l(xnsV  
    “你们是朋友?” ;*n_N!v  
     cA2^5'$$  
    “目前不熟。”这也是实话。 ^mS.HT=X  
     F]/L!   
    “他算是我们这届的争议人物了,保研进来的,之前在省级的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当时的指导老师就是他现在的导师,估计是家里人早就给他铺好一条路了。” "``W6W-(  
     wpAw/-/  
    柏子仁听到争议人物四个字,若有所思。 *1 n;p)K  
     -[i40 1  
    不需要她刻意去问,朱鸣自动说下去:“有些人命就是好,明明成绩一般,实力中庸,但可以获得很多资源,甚者一出生就有锦绣前程。” a3b2nAIl  
     UIC\CP d  
    “我认为,幸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没有一个结果是完全归于运气。”  muK'h`  
     c+}!yH$  
    朱鸣文闭嘴,看着她好一会才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说到底我不过是在嫉妒这些出生好的人。” vLi/'|7  
     xl1L4R)6D  
    话毕叹了一口气,又对柏子仁说:“我发现你有时候说话还挺有哲理的。” J3]qg.B%z  
     uW\@x4  
    “哲理?”柏子仁讶异,随即很自然地想到某位教哲学的老师。 SH@  
     c,3'wnui  
    自从上一次和他见面到现在,仿佛过了很久。 v^ y}lT  
     !mpMa]G3  
    时间果真如流水,在学校的时候更能感受到这点。 J};u25:}  
     Z`SWZ<  
    气温骤减,柏子仁周六回家拿衣服,恰好碰上沐子北小朋友要去医院配药,他不愿坐爸爸的车,非要和姐姐一起去,还对她撒娇。 D[>XwL  
     CrRQPgl+u  
    刘欣语不允许:“别闹了,今天外面那么冷,让爸爸开车送你去。” \Y>#^b?  
     1)P<cNj  
    “不,爸爸身上超级臭,不能靠近程医生。” r?Zy-yQ  
     Zh@4_Z9n!  
    沐叔叔憨厚地挠了挠头,坦白认错:“就刚才抽了一根烟,已经漱口了。” 0x3 h8fs  
     R"9oMaY  
    沐子东则抱着足球坐在沙发上,嚷嚷:“爸爸别去,等会还要陪我踢球呢!” |2t7G9[n  
     {LMS~nx  
    刘欣语被两个宝贝闹得头疼,最终妥协,让柏子仁带沐子北去医院。 N>cp>&jV  
     8a":[Q[  
    坐车赶去的路上,沐子北嫌热,准备动手摘掉围巾,被柏子仁阻止:“不能摘围巾,今天气温很低。” 8vX*SrM  
     %(dV|,|v  
    沐子北挣扎无效,片刻不到又有要求:“我渴了,现在要喝水。” X,iuz/Q  
     )"i>R ~*  
    柏子仁打开包,取出保温壶,喂他喝水。 O_ s9  
     i$ fjr[$B  
    “咦?”沐子北目光敏锐,“我要吃你包里的巧克力。” $&n240(  
     &ESR1$)'P  
    柏子仁拆开巧克力,掰了一角给他。 0N3tsIm>  
     &ls!IN  
    沐子北嚼了嚼,很快皱起眉头不满:“瓜子仁,你的巧克力好苦。” KH@) +Rj  
     qhn&;{{  
    “因为它不是给小朋友准备的。” ,G!_ SZ  
     YiI:uG!|D  
    “那是给谁吃的?谁会喜欢吃和中药一样苦的巧克力?” p Yi=q  
     1,;qXMhK`;  
    柏子仁沉默,当然不选择告诉他。 &:cTo(C'  
     }v(H E%~}  
    沐子北伸出他黑乎乎的舌头,作势要吐。 5@%=LPV  
     \A~I>x  
    等到了程医生面前,沐子北又变成标准的乖乖牌,有问必答,言听必从。 R2H\;N  
     J 1y2Qw$G  
    “现在要入冬了,是哮喘的高发期,你要注意保暖,早睡早起,适当运动,饮食上也要注意,别吃辛辣的东西,随身携带喷雾剂,懂吗?”程医生细致地叮嘱,声音很温柔。 D^R! |K/  
     I;":O"ij\  
    沐子北一个劲地点头,小手托着圆脑袋,看程医生在药方上龙飞凤舞,试图看出什么但怎么也不能,好奇地问:“程医生,这个是什么药?” as!|8JE`  
     E<m"en&v  
    “款冬花,止咳的。” i7w}`vs  
     dE9aE#o  
    “有柏子仁吗?” )>A%FL9  
     u!EulAl  
    程医生笑了:“你也知道柏子仁?” t;a}p_>  
     NYV0<z@M2M  
    “再熟悉不过了,我姐姐就叫柏子仁啊。” @ :   
     BKjPmrZ|  
    “真的?你姓柏?”程医生笑着看向柏子仁。 WZO 0u  
     I8pxo7(-  
    “嗯。”柏子仁承认。 [?r\b  
     `9"jHw`D  
    “这么说来,你是沐子北的表姐?” &)'kX  
     P*^UU\x'4I  
    “不是。”沐子北摆手,详细地解释,“我和她是一个妈妈生的,但爸爸不同。” E":":AC#  
     PL B=%[  
    程医生闻言只是挑了挑眉,说了句原来如此。 $/(/v?3][e  
     ewlc ^`  
    因为周六病人少,没有其他小病患排在沐子北后面,程医生和沐子北聊了一会天,沐子北自然不放过这个表现机会,逐一陈述自己在学校的优异表现,自己数学考了满分,劳动课上做的望远镜是班上最好的,手绘的黑板报得了年级一等奖,还提到自己的业余生活。 D `3yv R  
     I3=Sc^zz&V  
    “去年爸爸带我和哥哥去了一个小镇,认识了那里的小伙伴,他们很穷,买不起文具,回来后我就一直寄铅笔本子和课外书给他们,最近还送去了冬天的衣服。” 7^}Z%c  
     eMMiSO!3  
    “你真的很有爱心。”程医生赞许,“我为你加油,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p.7p,CyB  
     t $ ~:C  
    “当然了,爸爸说过,献爱心活动贵在坚持,既然开始做了,一定要做好。” *} 4;1OVT  
     us *l+Jw,m  
    “真棒,我敬佩你。”程医生拍拍他肩膀,当他是小男子汉。 9Yne=R/]  
     97 X60<  
    “哪里哪里。”沐子北十分谦虚的姿态,“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5L`d}  
     9jFDBy+  
    柏子仁坐在一边,忽然想到一个事情,如果程医生看见沐子北拿石头丢她家人的画面,不知会作何想。 T{2//$T?  
     k5<0M'  
    在大厅等待拿药的途中,柏子仁低头看书,沐子北则晃着腿,有些不耐地环顾四周。 \FX3=WW  
     3gXUfv2ID  
    过了一会,沐子北跳了起来:“啊,是我大哥。” 6h"? 3w  
     ,tc]E45  
    柏子仁抬头的时候,发现沐子北已经跑到很远,赶紧去追他。 9GOyVKUv  
     : .eS|  
    离收费台越来越近,柏子仁看清了沐子北追上的是谁,直到仅剩几米的距离,他清雅隽然的侧脸轮廓在柔光下逐渐清晰,像是用镜头一点点拉近,连他低垂的睫毛都分毫可见。 BU .G~0  
     TV2:5@33  
    程静泊低下头,看着表演戏剧化的沐子北说:“你很冷吗?一直抱着我的腿。” hIHO a  
     Yhdt8[ 2  
    沐子北不松手,仰着圆脑袋反复说:“我请你吃饭,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让你走。” :~(^b;yhZ  
     g9`ytWmM  
    柏子仁过来的时候,他正好抬起头,墨色的瞳孔还余留一点无奈的情绪,在见到她的一刻,眼里没有诧异,倒像是镇静下来,仿佛一切在预料中。 SQRz8,sqkw  
     .h } D%Qa  
    “如果是上次的事情,吃饭不必了,你姐姐已经替你道歉了。”他看着她说道。 $a]dxRkz  
     cE#Y,-f  
    沐子北狐疑地看向柏子仁,双手没有松开:“真的假的?你已经请他吃过饭了?” m)2U-3*iX  
     `fHiY.-  
    柏子仁的思绪在短短几秒中内飞速变化,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g9Ll>d)tE3  
     -4a&R=%p  
    “那就不是真情实意。”沐子北整个人赖在程静泊的长腿上,好像很难得地找到一块适合自己的宝地一般,卖乖道,“爸爸告诉我,感情都是在饭局上培养的。” au v\fR :  
     rJxT)bR  
    “先让我付费。”程静泊示意快轮到他了。 L*38T\  
     ]+S QS^4  
    沐子北不情愿地松开手,依旧警惕地守在一边,等程静泊付了费,第一时间扑上去,稳稳地附着在他腿上,表情万分舒坦。 EORAx  
     we? #)9Q<  
    在一个公共场合,一个圆乎乎的孩子缠着一个高个的单身男人,这画面实在是诡异了一点。 yLX\pkAt4  
     YEj U3^@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沐子北忽然抬脸哀求:“我想尿尿了,你再不答应,我要在这里尿出来了,真的,我不骗你。” f# + h_1#  
     ^6n]@4P  
    柏子仁赶紧上前扒开他,谁知怎么也扒不开,只好对程静泊说:“他很执着的,如果你今天不答应他,以后一定要小心避开他,否则等下次他看见你就会飞扑过来。” YG|T;/-  
     /J:j'6  
    程静泊安静地斟酌,似乎是已经联想到某个不怎么雅观的画面,最终妥协地拍了拍沐子北的肩膀:“好了,你准备请我吃什么?” YKk%;U*  
     BcWReyO<M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个煮沸的大锅,进门就可以闻到香味,你想吃什么就取什么,一串串的什么都有,无限供应,还可以洒各种香料,比满汉全席都丰盛华丽,保证你流连忘返,做梦想到都会流口水,相信我,这是世间最梦幻的东西,你猜是什么。” Wov_jVdN\  
     K} @:>;* 9  
    程静泊故作深思:“我猜你所谓的世间至尊不会是麻辣烫吧?” R& A.F+Zgt  
     :|TBsd|/x  
    “宾果!” \~>#<@h  
     <Th.}=  
    “麻辣烫不行。”柏子仁表示,“你忘了医生的叮嘱吗?你不能这种辛辣的东西。” AnQRSB (  
     !k) ?H* ^@  
    沐子北一脸失望:“我差点忘记了,程医生说不能辣的,那怎么办?” n_j[hA  
     e$Ej7_.#;  
    程静泊淡定地微笑:“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推荐你一家店。” Q]C1m<x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5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