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20章
llsyqmk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8540
精华: 11
发帖: 3368
财富: 191608 鼎币
威望: 13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8 点
在线时间: 272(时)
注册时间: 2015-07-29
最后登录: 2018-10-18
楼主 发表于: 09-30  
0
来源于 文学 分类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第20章

              《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20 .hjN*4RY  
                   作者:路遥 ?7"v~d]>  
    孙少平回家以后才知道,父亲是因为分家的事才写信让他回来的。  \wR\i^  
  比起他想象的其它灾祸,这件事看来并不特别严重。《红楼梦》里的风姐说,没有不散的筵席。弟兄分家,或者父子分家,在农村已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和其他人家相比,大哥和嫂子结婚几年都和他们一块过光景,这也就不容易了。现在他们要单另立家。不论从哪方面说都无可非议。  89{`GKWX  
  少平看出,大哥心里很难过。少平理解他的心情。  CSH*^nk':O  
  他去烧砖窑转的时候,大哥把他引到下面的沟道里,想和他单独说说话。  hxt;sQAo{  
  弟兄俩坐在东拉河边,一时都不知该从何说起。  {"*_++|  
  少平给少安抽出一根纸烟。少安说他抽不惯,仍然用纸片给自己卷了一支旱烟棒。  39d$B'"<1  
“大哥,分家的事,你也不要过多地想什么。爸爸的考虑是对的,你和我嫂现在应该单另过光景了……”少平先开口劝慰少安。 LYiIJAZ.  
  少安沉默了好长时间以后,才说:“那你们怎么办?一大家人,老的老,小的小……” `XM0Mm%  
“有我和爸爸两个人哩!家里实际上没几口人了!我和爸爸两个完全可以维持!”少平说。 RY1-Zjlb<  
  少安又沉思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看着弟弟,说:“那这样行不行?分开家后,你到烧砖窑来,咱两个一块经营,红利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9v1Snr  
“那还等于没分家!”少平笑了笑。“既然单另过光景,咱们就不要一块粘了。虽然是兄弟,便要分就分得汤清水利,这样往后就少些不必要的麻烦。分开家过光景,你的家就不是你一个人,还有我嫂子哩!” \Y`psSf+  
  少安惊讶地盯着弟弟的脸看了半天。他想不到少平已经变得这么大人气——这未免有点生硬。他说:“弟兄之间怎能分得这么清哩?” s<oT,SPt  
“分清了好。俗话说,好朋友清算帐。弟兄们一辈子要处理好关系,我认为首先是朋友,然后是弟兄才有可能。否则,说不定互相把关系弄得比两旁世人都要糟糕哩!” |XMWi/p  
  这“理论”少安无法接受,但他认识到,少平已不再是过去的少平。他奇怪:弟弟在什么时候学会了高谈阔论? P76gJ@#m  
  不过,少安感到多少日子来由于分家而给他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似乎减轻了一些。少平的这种态度刺激了他,使他不由自主地想:既然你后生口大气粗,已经这么能行了,那咱们倒也不防试试看。  ..w$p-1  
  他问弟弟:“那你准备怎么办?” q\<NW%KtX  
“我准备把户口迁到黄原城边的农村去。” m-#]v}0A  
“什么?”少安吃惊得几乎要跳起。“说了半天,你还是要屁股一拍远走高飞呀?怪不得你把分家说得这么自在!你走了老人怎么办?如果是这样,家就不能分!” .EvP%A m  
“哥,你先别躁。我迁到黄原,又不是自顾自图轻快去呀!我出去难道就会白白呆着?我不会劳动?我赚下的钱不会养活老人?再说,我在那里闹好了,说不定将来把父母亲也能搬迁过去哩!” y|NY,{:]  
“这真是说笑话哩!老人年纪那么大了,还跟你上天去呀!”少安已经生气地挖苦起了少平。 J(A+mYr{:  
  少平知道,少安无法理解他。他沉默了一会,说:“哥哥,不管怎样,咱还是按爸爸的意思来,先把家分开再说。你不要太为我们担心。我出去要是不行了。我就会很快回双水村的。往出办户口不容易,要是往回迁户口,双水村不会拒绝接受我吧?你叫我出去先闯一闯,头碰破了,那是我活该。你不是也在闯吗?你为什么不一心种庄稼,而开办个烧砖窑呢?还不是谋个大出展吗?我为什么就不能有我的一点打算呢?”少安倒被弟弟的这番话说得无言对答。 $ e.Bz `  
  他问少平:“那你和爸爸商量了没?” PnL?zae  
“还没哩。罢了我和他商量。你放心!如果爸爸不同意我出去,我就留在双水村种庄稼呀!” uo*lW2&U  
  兄弟俩实际上无法再把话谈下去了。  ~M1T @Mv  
  少安长叹了一口气,站起来。  R]RLy#j  
  少平也站起来。兄弟俩就这样沉默寡言地离开了东拉河畔,相跟着从草坡的小路上转上来。一块走到烧砖窑的土场上。少安抓起木模子打砖坯,少平把鞋袜扔在一边,裤管挽在半腿把上,赤脚片跳进泥里,抡着铁锨帮哥哥干起活来……两天以后,在孙玉厚的主持下,这个多年的大家庭就一分为二了。 =LEzcq>XO  
  分家其实很简单,只是宣布今后他们将在经济上实行“独立核算”,原来的家产少安什么也没要,只是秀莲到新修建起的地方另起炉灶过日月罢了。实际上,这个家永远不会象少平说的那样“汤清水利”。首先虎子就分不开。小家伙名义上分过去了。但他不会离开爷爷和奶奶;孙玉厚老两口也离不开这个宝贝孙子。 AP8J28I  
  家总算这样“分”开了。 T'9M  
  分家以后,少平立刻就和父亲谈他自己的出路。孙玉厚老汉豁达地对儿子说:“你走你的!这两年爸爸还康健,能种了这点庄稼。只要你能在外面闯出个世事来,爸爸不拉你的后腿!你出门爸爸放心着哩,不会闯出大乱子来……” Ns#L9T#  
“只要我能在黄原扎下根,将来就把你们都迁过去!”少平非常感激父亲如此慷慨放他出门。 t{`-G*^  
  玉厚老汉苦笑了一下,说:“先不要想那么远的事。再说,我和你妈一辈子就是这双水村的人了,不会把老骨头撂到外地去的。你只管闹你的世事去!你到了外面,可要你自己操心哩!爸爸盼你这辈子不要象爸爸一样,活得蜷胳膊曲腿的……” Z-M4J;J@}  
  少平心里陡然间生出一种悲壮的情绪来。他想,为了父母亲对他的热爱和希望,他也要好好活一辈子人!  n A%8 bZ+  
  在村里办好迁移手续后,他准备到罐子村和原西县高中分别看望姐姐和妹妹,然后就直接返回黄原。  \jS^+Xf?^  
  离开双水村的那天,父母亲和大哥大嫂一直把他送到村头。母亲哭出了声,惹得全家人都眼圈红了。是的,这次出门不比往常——这意味着他不再属于双水村,而将成为一个陌生地方的公民了! 3$BO=hI/-  
  少平顺路先到罐子村看望姐姐。兰花一见他,什么也没说,先哭了一鼻子。王满银几乎一年没回家来,姐姐一个人又种地,又带两个孩子,操磨到象个老太婆一样。酸楚和愤怒使少平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l E* .9T  
  他在姐姐家留了几天,帮她把一些主要的秋庄稼割倒在地里——不久爸爸和哥哥会来帮助背运和碾打的。 - s2Yhf  
  临走时,他给姐姐放下二十块钱,让她去量盐买油。  &(jt|?{  
  少平怀着极其痛苦的心情,从罐子村搭上了去原西县的长途公共汽车。  ;!OME*?m<  
  从原西县汽车站出来,走在那条熟悉的石板街上,闻着空气中亲切的炭烟味,一种怀旧的情绪立刻弥漫在他的心头。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记起了几句诗——在诗人贾冰的影响下,他后来也读过不少诗。 t+jdV  
  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往昔的回忆使我们激动,我们重新踏上旧日的路,一切过去日子的感情,又逐渐活在我们的心里;使我们再次心紧的是,曾经熟悉的震颤;为了回忆中的忧伤,真想吐出一声长叹……少平一边从街道上往过走,一边泪眼朦胧地寻找着过去涉足过的角角落落。 !\5)!B  
  一直到十字路口附近,他才使自己镇定下来。  ?+$EPaC2  
  他看见,现在的原西城似乎比往日要纷乱一些。十字街北侧已经立起一座三层楼房;县文化馆下面正在修建一个显然规模相当可观的影剧院,水泥板和砖瓦木料堆满了半道街。原西河上在修建大桥,河中央矗立起几座巨大的桥墩;拉建筑材料的汽车繁忙地奔过街道,城市上空笼罩着黄漠漠的灰尘。街道上,出现了许多私人货摊和卖吃喝的小贩,虽然没遇集,人群相当拥挤和嘈杂。  -qLNs_ _k  
  少平突然听见旁边有人喊他的名字。  A-eCc#I  
  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跛女子侯玉英!  ~dLe9-_9  
  侯玉英怀里抱着个孩子,一瘸一拐从一个白布帐遮盖的货摊上转出来,走到了他面前。  G B>T3l"  
“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侯玉英兴奋地笑着,对少平说。她比过去胖了许多,脸蛋象个圆面包似的。 g%D.sc)69  
“这是……?”少平指着她怀中的娃娃。 $]?M[sL\N7  
“我的!四个月了!云云,给叔叔笑一笑!”侯玉英用手指头在孩子的下巴上按了按,那孩子就咧开小嘴笑了。 .tK]-f2  
  少平把孩子从跛女子手里接过来,在这个胖小子的脸上亲了亲,又递给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u:,B&}j  
“前年国庆节……你看不上咱,咱没等头,就寻了男人……”侯玉英虽然大方地说了句玩笑话,但脸已经通红了。少平的脸也红了。他还没有遇见一个女的当面说这种话。“你爱人干啥着哩?”他问。 )Rj?\ZUR  
  侯玉英扭过头朝那个白布帐下指了指。  lH"VLO2l  
  少平看见,一位头发留得很长的青年,正在殷勤地为顾客拿东西,找钱。  Yof ]  
“他也是个待业青年!去年,我爸为我们办了个营业执照,我们就干上了这营生……生意还不错……哎,下午到我家里去吃一顿饭!两年多没见你,还以为你死了!我么……一直还忘不了你……”侯玉英竟然羞得低下了头。 (&/~q:a>   
  少平已经很不自在了——跛女子站在大街上说这种话!他只好客气地说:“我还要到中学去找我妹妹,以后我到城里再去你们家……你快忙你的,我走了……”少平慌忙给侯玉英打了招呼,就告辞走了。 &@qB6!^  
  他紧张地穿过街道,尽量使自己淹没在稠人广众之中。一直到通往中学的石坡路上时,他的心跳才恢复了正常频率。  Ihl]"76q/  
  和侯玉英这次意外的邂逅,使孙少平感慨万端。唉,时过境迁,他们这一茬人已经开始各自寻找自己的归宿。同学之中,有的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儿女,安安稳稳过起了光景日月。少年!少年!那是永远地逝去了……可是,你现在还不准备这样安排自己的生活。至于你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你现在还难以断定……少平在中学见到妹妹后,很快就换了另一种心情。他高兴地看见,妹妹已经长成了大姑娘,身材高挑而挺拨,乌黑的头发剪得齐齐整整。少平心里骄傲地想,妹妹就是到黄原城,也是最漂亮的姑娘! _G%kEt_4  
  他给兰香带来了在黄原买的那身时新衣裳和两条天蓝色*拉毛围巾——其中一条是送给金秀的。 3:b5#c?R-  
  兰香和金秀在学校大灶上给他买了白馍和两份甲菜。兄妹三个在她们的宿舍吃了下午饭。吃饭时,金秀不断询问她哥和她爸的情况。  / 6DW+!  
  第二天,兰香撵到汽车站送他。等车的时候,她忍不住哭了。  =':B  
  少平劝慰妹妹说:“别哭!我知道你为分家的事伤心。你不要怕,有二哥哩!你好好念书,有什么困难,就给我写信,寄到你金波哥那里,我保准能收到。你千万不敢影响学习,你快要考大学了!二哥这辈子恐怕再不能进大学门,但我特别希望你能考上大学。咱家里就看你争这口气了!”兰香把脸上的泪水揩掉,一边听少平说,一边给他点头。中午,少平上了公共汽车,直奔黄原城。 G52z5-=v  
  在黄原汽车站下车后,他身上只剩了五毛钱;他除过留够一张车票的费用,把所有的钱都分给了爸爸、姐姐和妹妹。  *C^TCyBK;  
  现在,他等于赤手空拳返回到这个严厉的城市。现在正是城里下晚班的时候,自行车如同洪水一般从他面前流过。  ;]2d%Qt  
  他又一次惆怅地立在候车室外面,思谋自己该怎么办。  #jw%0H;l]  
  他应该马上找到活干,否则五毛钱只能勉强在小摊上吃一顿饭。  /qd~|[Kx:  
  当然,今晚上他也可以到金波或者陽沟曹书记那里凑合一下。但明天呢?后天呢?不行!先得有个立脚之地,有饭吃,能赚点钱,然后才可以考虑其它事。  0'R}'  
  这样想的时候,他的两条腿已经开始自觉地向东关大桥头移动了。  3[%n@i4H|  
  当他混入大桥头的“劳力市场”时,太陽就快要坠入麻雀山的背后。一些失去信心的揽工汉已经开始退出这个地方。 ` )~CT  
  少平焦灼地立在砖墙边,绝望之中带着一丝侥幸,等待看有没有包工头来“招工”。 a!;K+wL >  
  他的愿望随着黄昏的降临而渐渐破灭了。  IZxr;\dq6  
  他突然想:他能不能再到他原来干活的工地上去碰碰运气呢?他知道那工程还没完,只是一般说,他中间辞工的空缺,很快就会有人补上的。  PB@jh}  
  尽管毫无把握,少平还是过了黄原河大桥,向物资局的工地走去。  uecjR8\e  
  他拿着剩下的五毛钱所买的那盒用作交际的纸烟,在工地上转了几圈,才找到了工头。  gq+#=!(2  
  由于他现在穿了一身新衣服,工头几乎认不出他来了。他把那盒纸烟大方地塞到工头的衣袋里,说:“我是孙少平。我又来了。现在我没活干,能不能再上你的工?”工头看来记起了这个干活不要命的小工。他想了想,说:“本来人手满了,但一个人嘛……你来吧!” !:1BuiL  
  少平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他先到工地的灶上扒了两碗干米饭;然后就一路小跑着,到东关金波那里去取他的那卷破烂行李。
TZ PUVOtL_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llsyqmk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8540
精华: 11
发帖: 3368
财富: 191608 鼎币
威望: 13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8 点
在线时间: 272(时)
注册时间: 2015-07-29
最后登录: 2018-10-18
沙发 发表于: 09-30  
恭祝我们的中国繁荣昌盛,祝福各位老师国庆节愉快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