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6
发帖: 57130
财富: 818364 鼎币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4 点
在线时间: 151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3-04
楼主 发表于: 02-28  

箔客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2-28)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dv-`)S&  
箔客 -#G>`T~  
分享到: v$JW7CKA  
来源:天津日报 | 李子胜  2016年08月19日00:00 YwZx{%f  
w@6y.v1I{  
S9nn^vsK  
Pf?&ys6  
天一黑下来,夜的幕布就一寸一寸往下滑,这幕布柔软宽广,大得无边,将方圆远远近近的海面、滩涂、海岸,都严严实实罩了起来,起伏、奔突、喘息了整整一天的海涛声,终于慢慢消退、远去。最后,老孙的睡梦里就只剩下一种声音,那是与窝铺紧紧挨着的高速公路上,连绵滚过的车轮的轰响。轰隆隆,来了;轰隆隆,远去。在这轰响声中,老孙被惊醒了,一连多天都是这样。他定定神,在海风与车轮混杂的声音里,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是身在渤海边的百里滩,老婆翠平的音容笑貌,即使在家乡也已无处寻觅了。 =|empv#  
`(P71T  
老孙伤感片刻,开始在枕边缓慢地摸索着,他摸到了手电筒,紧抓在手,推动按钮,光柱像一把突然撑开的花伞,一下子盛开在黑暗里,把满满一窝铺的黑暗惊吓得纷纷乱窜,夺路而逃。几只花脚蚊子被光亮瞬间点燃了一般,挥舞着闪光的翅膀,在光柱与灰尘中跌跌撞撞地飞,飞进黑暗,像沉入水底的火星儿一样不见了踪影。木板床宽大空旷,不像以前家里的土炕上,身边总是挤着翠萍软乎乎的身子。看着空荡的床面,老孙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也空荡荡的。他把腿探出蚊帐,用脚探索那双粘满鱼鳞,结着一层盐碱的塑料拖鞋。 UQYHR+  
<4@8T7  
弯腰钻出苇箔苫盖的窝铺时,老孙就像一头扎进了骚动的马蜂窝,窝铺外面的蚊子乱纷纷地横冲直撞,撞得老孙脸上一片麻麻酥酥。海风伴着星光黏糊糊地钻进鼻孔,自己身上的汗味也掺杂在腥咸的海风中,海风顿时就添了一股酸臭的涩味,呛人。 kSCpr0c  
9` VY)"rJ  
走在坑洼不平的堤埝上,老孙手里的光柱在地上扫把一样晃动,在手电筒的光照下,堤埝的坑洼不平被放大了,路面看起来陡峭崎岖,古怪凶险。就算道路艰险,老孙走惯了,也不怕摔跟头,一边稔熟地甩着步子,一边大声咳嗽,走到虾池的西南角,他把手电筒固定在潮湿的小木船上,穿好丢在船舱里的胶皮叉裤,叉裤密不透风,刚穿上身汗水就一下子冒出额头来了,汗珠子流进眼角,腥腥的涩涩的,蜇得眼珠子又痒又痛,就像活生生泡进了高浓度的卤水里。他赶忙趟下水,尽量将身体大部分泡进水里,水中要比岸上凉快得多。 |f1^&97=+  
9jx>&MnWs  
一手推动小船,另一手举着长柄捞拎,老孙哗啦哗啦走向了第一道箔。这道箔距离老孙虽不远,可趟水前行,水阻挡着身体,前行的动作不由得就放慢了。身体里蓄积的力气在一分一分地消耗,走了一半距离,老孙就觉得疲劳了。水面本来平如镜子,老孙身体周围荡漾出来的水波,一圈圈扩散,像老孙在摇晃一个又一个水做的呼啦圈一样。第一道箔是盘头箔。盘头箔就是网箔由堤埝插入水,插二三十米箔墙,在箔头盘两个女人发髻一样的形状,似牵牛花一样张开花瓣。一道盘头箔每天可以出虾几十斤。开春投虾苗时,虾苗密度会很大,用盘头箔出虾,等于在间苗。 '^7UcgugB  
8WpNlB+:{  
老孙他们这些微山湖畔的渔民,来到百里滩插箔做箔客,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他们就是百里滩养虾池边的候鸟,每年五月背起简单的行李,从微山湖畔来到百里滩,打开堤埝上孤零零的满是尘土的窝铺门,整理箔网,先是帮虾池老板撒虾苗、喂饵料、查看虾池,再就是间苗、捞箔、卖虾,一直忙到十一月,虾池子见底儿,北风吹寒残破的池水的时候,他们就算是忙完了这一年的营生,可以离开百里滩返回微山湖畔去和家人团聚。虾池老板给他们的报酬,是与虾的产量捆绑在一起的,每出一斤虾,给箔客一块钱。正常年份,刨去吃喝,老孙一个养虾季可以挣两到三万元。 :M`~9MCRf  
Y$)y:.2#  
第一道箔里,寸把长的海虾把捞拎的网兜压得鼓鼓囊囊的。捞拎的惊扰,让困在箔里的小海虾们拼命弹着身子,嗖嗖地在水面弹射着,有些身强体壮的虾,直接弹出了箔网,砸在箔网外面的水面上,疾速游走,又自由欢快地继续生长去了,它们这一逃出去也许就算幸福了,又可以享受美味的饵料,又可以进入青春期,邂逅自己的初恋,谈情说爱,享受海虾的短暂幸福的一生。老孙看到这些逃兵一样的小海虾,心里会感慨它们的好命运。那些能生长到深秋,长成近一两重量的大海虾,像精灵们一样都是命好的。 (G$Q\>  
lZ2g CZ  
浓稠的夜色无边无际,手电光环很微弱,就像只剩下一盏昏暗射灯的剧场,舞台上的主角被光柱点亮,显得孤零零的。在这浩渺的夜色包围下,老孙不由得想念起留在家乡的妻子来,可怜的人啊,只能在土地里听蛐蛐叫了。抬头远望微山湖方向,此刻的家乡被夜色遮住,虚渺辽远,在水波晃动中,他只能在心里回想老婆模糊的样子。 'gD./|Z0  
ux6)K= ]  
他和老婆是高中同学,婚后的日子也算是平顺的,打鱼种田,转眼十年过去了,微山湖畔搞起了旅游业,村干部把湖畔都承包给亲戚了,整片湖畔被庄园农家院包围了,城里的人都涌来了,老孙打鱼的湖面飘满了现代化的垃圾,还有绿油油的水葫芦,他只能在这些水面杂物间的缝隙里下网,每天捕获到的鱼少得可怜。迫于生计,他误打误撞,闯进了水箔密布的百里滩。 [0kZyjCq@  
60e{]}Z  
在微山湖边插箔捕鱼时,他就听人说渤海边的养虾人都发财了,那时承包虾池,一年赚几十万元的不在少数。说也奇怪,海边养虾人自己插的箔,就是圈不住太多的鱼虾,他们只能四处高价寻找插箔高手。 \'('HFr,  
M _cm,|FF  
微山湖畔有几个渔民被请到百里滩,当起了箔客。最初,他们敢和虾农对半分成,因为他们捕鱼捞虾的技术实在高超。大汪子里混合养殖的海虾有个习性,早晨,它们围着汪子边环游,寻找吃的,吃饱了才会游回汪子深水处,所以不论汪子多大,岸边插的箔都能把虾的找食路径掐断。微山湖的箔客,还懂得看天气下箔,而插箔的位置、形状,随着天气风向变化,他们插的箔,可以将一望无际的大汪子里的鱼虾置干净。 r9b(d]  
l>BM}hS  
一个养虾季结束,那些带头出去做箔客的渔民,用沉甸甸的蛇皮口袋把钱背回家,转年就翻盖起了青砖红瓦的新房子,还买了突突作响神气活现的电驴子,他们骑着电驴子在湖边飞驰而过时,好多人看着电驴子屁股门喷出的蓝烟咽口水。 4"iI3y~Gw  
T-7( 3#&  
微山湖畔的插箔高手们,转年就蜂拥去了渤海边。他们当年都赚钱发财的消息,吹遍微山湖多年后,老孙与翠萍居住的老房子上的衰草,越来越让他们的孩子们感到羞耻,老孙才下决心和翠萍分开,去百里滩闯荡。老孙到来时,百里滩的东方虾正病害严重,很多虾农一年可以赔光家底儿,他们再不可能大手大脚和箔客们对半分钱了,老孙忙活一个养虾季,收入却不高,两个儿子对他不满意,说他握着金饭碗,要来的都是狗食。 *&h]PhY  
\S?-[v*{  
最初来到百里滩,老孙就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亲切,没人唠叨他,抢白他,挖苦他,他感觉心里舒畅,喘气都匀了。窝铺南边,走路不到一根烟工夫,有座水泥碉堡似的水门立在海垱旁,是二号扬水站,海水涨潮时被拉进纳潮沟,再引入养虾池,一个个养虾池就是一片片微缩的大海,海水肥美,淤泥滋养,鱼虾贝蟹逃避了潮汐的折腾,变得异常肥美。老孙的到来,让窝铺里多了袅袅鱼香,他在纳潮沟里下地笼、甩钩捉海鲇鱼;拉水时,再用小搬罾搬梭鱼羔;赶上好的潮水,老孙还要在落潮的海滩上掏八带鱼。自从老孙来到这里,窝铺里就是不缺鱼吃。 >lek@euqw  
f8f3[O!x  
看水门的扬水工,上夜班时,都喜欢拎着散装白酒到老孙的窝铺边喝两口儿。窝铺边被老孙架起了遮阳网,海风随意穿过,皮肤的汗水也被飕干,很舒坦。他们酒喝多了,就开始白话这辈子的艳遇,老孙只是憨憨地听着,他们喜欢笑话老孙,说老孙啊,你这辈子人活的,连第二个女人都没尝过,你是一个灶火眼烧一辈子啊,赶紧换换吧。 :iQJ9Hdz  
/Zx"BSu  
在老孙眼里,他们都是比自己有本事的人,他们比自己活得热闹。老孙的世界太安静、太冷清了。 ajM\\a?  
M9~'dS'XI  
老孙和妻子翠萍上学时都很刻苦努力,在村子里成绩很好,高考落榜后,他们还互相鼓励着坚持看看课本,他总握着手电筒夹着书去翠萍家后面的麦秸垛里等翠萍,翠萍来了,年轻的身子挤在一起,两人呼吸急促,都没心思看书了,干脆丢开书本,实实在在地搂抱着彼此,贪婪地品咂着湿漉漉、甜津津的爱情味道。 ^)|tf\4  
4[%_Bnv#AJ  
婚姻就是块巨大的炭火,开始时是最热烈的,然后被鸡零狗碎的日子不断泼冷水,慢慢降温,等两个双胞胎儿子都结婚成家,他和翠萍如今只有残存的余温,蹿不出啥火苗了。 el<[Ng[  
UxMei  
两个儿子是在湖面上野大的。本来他想让孩子们争口气考上大学,可是湖畔的孩子自小就成天在泥水里泡着,浑身只有腥味土味,唯独沾不上油墨味,读书读得一塌糊涂,刚十七八岁,抽烟喝酒的毛病就都学会了,还都早早搞上了对象,刚够结婚岁数,女孩子家长先后找上门来,摔了几个茶碗,说他们的闺女肚子大了,咋办?老孙急急忙忙给两个儿子操办了婚事。老孙更加辛苦地去赚钱,贴补儿子、儿媳游手好闲的日子。 XGYsTquSe  
"dYT>w  
年轻人别的本事没有,生孩子的能力很好。转年,两房儿媳妇儿就为他生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翠萍成了家庭保姆,他成了没有退休年限的长工,学生时代在心里发芽的人生梦想,早就被沉重的日子碾得粉碎了。 W>b\O">  
/%{CJ0Y  
那年,翠萍去城里打工,给一家有钱人家做保姆,工钱很好,干了一年多,翠萍肤色白了,脸上的皱纹都变淡了,人也好看多了。老孙去城里看翠萍,每次见到翠萍,他心里都痒痒着,恨不能冲上去搂住翠萍狠狠亲几口。第二年的春节,主人家吃炸鱼,翠萍用了上次炸鱼剩下的油,被女主人尝出来了,女主人瞪着眼睛质问翠萍是不是用了二手油,翠萍毫不犹豫就点头说是,说,俺们乡下,炸鱼的油不知要反复用多少回呢,没事,没事。啪!女主人扬起手就给了翠萍一个大嘴巴,指着鼻子骂,不是告诉你了吗,炸鱼的油用一次就倒掉,你这个老呔儿、土鳖,二手油致癌,你懂吗。我们家人要是得了癌症,你赔得起吗!赶紧给我收拾衣服滚蛋! [3tU0BU"  
]'>jw#|h  
从城里失魂落魄地回来不久,翠萍像阳光下的蔬菜,眼看着失去了水灵的气色,很快干了,蔫了。干家务时,总是突然停下来失神地发呆,不爱说话,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就坐起来默默流泪。这么神情恍惚地拖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一天病倒了,这病来得像寒潮一样猛,翠萍先是咯血,没完没了地咳嗽,到了医院,做了全身的检查后,医生悄悄地对他说,赶紧筹钱,准备手术。花了五六万元医疗费,翠萍也没见好转,俩儿媳脸色愈发难看,没等翠萍咽气就急着要分家产。再也掏不出钱的老孙向医生哭诉。医生说,回去吧,该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没有半年,活生生的翠萍就葬在了村东头,他们小时候上学路过的树林边。老孙后悔,为什么没早点出去闯荡,好给翠萍一段甜丝丝的日子。自己算什么男人啊,让心爱的女人独自去城里当保姆,低三下四,胆战心惊地过日子。 c@j3L23B  
1NrNTBI@  
没有了翠萍,再来到百里滩后,老孙喜欢上了深夜里堤埝上孤独的海风,他喜欢竖着耳朵默默地聆听海风,在海风呼啸中寻找翠萍数落他的声音,有时候他把翠萍的遗像摆在堤埝上,让从没见过大海的翠萍也听听隆隆的海涛声。 ?fc<3q"  
p"*xye x  
今年开春,雨水很稀,只在清明落了几滴,虾池的水蒸发得快,池水的咸度增高,虾苗们没有淡水刺激不得蜕皮,虾长得慢,每次捞虾查看长势,约完秤,老孙心里都会做一番盘算。在捞第六道箔时,老孙觉得困意已经消散了,东边的海面上,初日的光芒正沿着海平面隐隐萌发。 ;xai JJK{  
Dv^M/z2&[  
蚊虫越来越密集,拧成一疙瘩一疙瘩,噼里啪啦地飞舞着,撞得老孙头昏眼花,他只得眯着眼睛忙活。承包虾池的大老板海东也从他的窝铺里钻出来了,他的窝铺在汪子的对角,远远看过去,像一座孤零零的坟冢。他挺着大肚子,冲老孙粗声喊着什么。老孙知道,他这是问捞箔的情况。老孙举举手,意思是,还可以。 G%}k_vi&q  
{9Q**U`w  
老孙的窝铺边,已经有几辆小卡车趴在那里了,都是虾贩子的车。等湿漉漉的老孙爬上岸,虾贩子们主动过来,帮老孙过秤。今天捞了二百多斤虾,跟预想的差不多。海东记好了账本,老孙心里也记下了今天的产量。 V9>$M=  
gS|6,A9  
早晨的活儿忙活完了,海东让老孙把分拣出来的小海鲇鱼都熬了,他又动手煮了点间苗的小虾,说中午喊看水门的哥儿俩过来喝点,等下午涨潮,得给汪子里再拉点水。 jF#Dc[*  
Y%zWaH  
盐水煮熟的虾浑身鲜艳红亮,吃在嘴里甜津津的,透着鲜美;加上老孙熬的鱼,不多时,几个人就有了醉意。两个扬水工喝完酒,就晃晃悠悠地去开闸了。海水滚滚涌进纳潮沟,老孙把小搬罾下到了闸口。梭鱼羔喜欢顶流,提起搬罾,它们就白花花地在网底跳跃了。 yhnPS4DC  
>Wd_?NaI  
搬罾时,老孙不时眺望远处架在空中的沿海高速公路,那里又堵车了。平时从这里望过去,只能看到汽车的上半截身子在护栏里穿行,在海风中传出轰鸣。汽车像池塘里露出脊背的鱼,凭借那探出的一点身形,老孙能判断出这是旅行大巴车,那是集装箱卡车。堵车时,这些汽车大鱼的脊背更加清晰,傻呆呆的,茫然无助地趴在那里。 6mxzE3?G  
DW)81*~g  
老孙想到了老王。也许此刻老王就在这高速上堵着车呢,也许一会儿,老王就会从高速公路上钻出来,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老王借给他的那五千块钱,这次会不会还回来?想起老王借钱这事,老孙心里总是揪揪着,平展不开。老王是在一次深夜堵车时,摸下高速公路,寻到老孙住的窝铺来的。 G) 37?A)  
LMp^]*)t  
当时老王在窝铺外低声哀求,窝铺里有人吗,给俺口水喝吧!这声音混合在海风喘息声和汽车的轰鸣声中,一起一伏地回旋在窝铺门口。起初老孙没在意,老王重复几遍后,浓重的山东乡音让老孙惊喜,这是乡亲啊。亮了灯,老孙惊呆了,他看到了一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枯瘦,眼袋上皱纹皲裂,花白的胡子茬野草一样地刺向四周,老头衫、大裤衩子、满是泥垢的塑料拖鞋。 _@_EQ!=  
|`AJP  
老孙迷糊中,好像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老孙让老王进门,揭开锅盖,把吃食端上桌子。半锅馇鱼,两个大馒头,一瓢凉水,老王风卷残云。吃完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笑了,刺猬毛刺一般的胡子茬上,粘上了馒头碎屑。老王随后又摸回到高速路上,抱回来一捆大葱。 S.U#lAn(  
v++&%  
以后的时间里,老王总是在某一个夏夜,不论堵车与否,把车停在附近的服务区里,自己溜下高速,来到老孙的窝铺。两个人咂摸着咸鱼,推杯换盏地喝一顿酒。老孙捞箔时,老王就独自睡下,天亮了才离开。慢慢地,老王的故事,在每一个破碎的夏夜,在老孙心里拼凑完整了。老孙做蔬菜水果贩运多年,每年赚的钱都给赌徒儿子还债了。儿子赌博欠下巨额债务后跑了,儿媳妇儿也撇下五岁的儿子不知去向。老王就和老伴儿抚养孙子,与债主们周旋的日子浸满了心酸,只有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时,他心情才会稍微好一点。他乡遇故知,老王说,见了老孙就像遇到了小时候走失的亲兄弟。老孙也向老王述说了自己的经历,说到翠萍的死,老王竟然流了眼泪。以后,老王每次来,都要给老孙带着打蔫的蔬菜和被冰雹砸伤的没有卖相的苹果。临走时,老孙会给老王带一蛇皮袋晒干的咸鱼。去年秋天,老王怯生生地开口说借五千块钱,转年就还。老孙毫不犹豫地就从床板上的蒲苇垫子里,掏出一沓钱,老王数出五千元,其余塞还给老孙。 y (%y'xBP  
wS|hc+1  
钱借出去几个月,再没有了老王的音信。喝酒时,老孙与扬水工说起此事,他们听了,哈哈大笑,都笑话老孙,人家用一捆大葱、一堆烂蔬菜和水果,就骗去五千元,是人家高明啊,还是你笨啊。老孙听了,有点茫然、惶惑、惴惴不安,开始有意无意地向着高速路方向眺望,每次都盼望看到他熟悉的那个身影。他的眺望延伸了一个秋天和转年的暮春再到初夏,看到的只是来往的车影和车灯。 fUq #mkq}  
m,rkKhXP  
当年的春节,老孙没敢在家里过年,他受不了儿媳们的冷脸,他把赚来的钱自己带上五百元,就冒着大雪离开了家,到了一家春节连市的餐馆,帮人家后厨收拾鱼。老王借走的那五千元钱,就像给老孙的生活挖了个大坑,需要老孙一锨土一锨土地去填平。 I 6L3M\+-  
aZq7(pen  
三伏天的虾池,是一个随时会被轻易惊醒的美梦。老孙除了每天捞箔,还要在虾池边巡视,他就像钟表那勤快的秒针一样,围着虾池子转悠,仔细观察池子里卤虫的浓度。别小瞧了这铁锈红的小虫子,它们摇摆着小尾巴,活跃在卤水里,每天早晨就会有好多卤虫籽漂浮在虾池的角落,这可是对虾们的美食。要是落雨,雨水会冲淡虾池的水,卤虫就会减少,虾的食物就少了。 gA]3h8%w  
rX?%{M,xFw  
已经快二十天滴雨未下了,这个溽热的夏天有点闷。天色总是让人看不清楚,像总是对不准焦距一样地模糊。老孙听说,这叫雾霾天。虾池的水在慢慢变色,从土黄色变得油绿,看着油腻腻的水波,老孙心里变得沉重。 3/,}&SX  
wEU=R>j.  
周围的虾池子不断传来死虾的信息,远处的几个窝铺,都被气急败坏的虾池老板点着了火,火苗消失处,只剩下一堆焦黑,老孙和几个养虾的股东吓得肝儿颤。大老板海东一跺脚,让老孙插了六道飞机箔。飞机箔两翼张开,就像巨大的飞机翅膀,这样出虾的量更大了。但是,到了插完飞机箔的第五天,老孙在箔里,一捞拎捞到了十几个身体发红的死虾,放在鼻子底下闻闻,一股臭味熏脑浆子。他脑袋嗡了一下,他知道,今年的虾要玩完了。 }E&:  
;O<-4$  
这是八月初啊,眼看着立秋后,暑热退去,天气转凉,虾就要踏实生长了,但是现在,虾竟然害病了。从半夜就开始捞箔,一直忙活到天黑,顾不得许多了,海东命令老孙,玩命也要多出虾。最后,一捞拎下去,只剩下哗哗地露出网眼的咸水。一片一片的红皮死虾被水浪推到了虾池子一角,臭气熏天,虾池子像多了一块一块的粉红的伤疤。 L=I;0Ip9y  
$qR@;=  
海东在一天早上偷偷锁了窝铺,跑了。扬水工告诉老孙,海东今年承包虾池的钱还没赚上来呢。老孙给海东打电话,对方总是忙音,发了上百条短信,最后,海东只回了一条:老哥,实在对不住了,虾池子底儿归你了,工钱实在没有。一个人突然陷入彻底的绝望时,心里反而变得安静踏实了。拔掉了虾池里的箔网,老孙开始每天在纳潮沟边忙活起来。 CSBDSz  
Z4sS;k]}  
那天下午,一个女人来到百里滩,找到老孙的窝铺时,老孙正在纳潮沟下搬罾,他把搬上来的小海鲇鱼都投入了虾池。这种海鲇鱼吃食儿很狼虎,活食儿、腐食儿通通狼吞虎咽地吃下去,这鱼生长很快,一年能长一尺长,到了冬天,七八两一条时,肉质变软变嫩,甚至像豆腐脑一样鲜嫩,价格也就高上去了。 ,}l|_GGj  
|z0% q2(  
女人怯生生地和老孙搭讪,老孙打量这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大眼睛有点倦怠,几缕头发黏在汗津津的脸颊上,身上的藏蓝色衣服好像是上个世纪的,肩上背一个沉甸甸的人造革提包,是那种爱掉牙齿的老式金属拉链的提包。 6$H`wDh#(&  
RW<4",  
让老孙诧异的是,女人竟然喊出了他的名字。他放下搬罾的抓手,把湿漉漉的大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抬腿跨上了堤埝。当女人确定眼前冒着卤气的苍老男人,就是她要找的人时,她肩上的提包一下子滑落下来,噗地砸在地上,她也一屁股坐在了扬起灰土的堤埝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老孙吓了一跳,女人告诉老孙,她是老王的老婆。 -U|Z9sia  
7ab'q&Y[  
在窝铺边的遮阳网下,女人狼吞虎咽地吃着冷米饭就馇鱼,一口气吃下了十几条,酥烂的鱼刺也被她嚼了,咽了。 I [n|#N  
` ^;J<l  
大哥咋样了,他还在跑车?老孙小心地问。 E *782>  
?[)V  
女人说,老王死了,去年年底,开车时突发心脏病,死在了高速公路上。他犯病时,小心地把车开进了服务区,然后一头趴在方向盘上,口吐白沫,再也没有醒过来。 #JN4K>_4  
``>z8t[ks  
女人说,老王念叨过好几次,说自己认识了一个好兄弟,在百里滩做箔客的孙老弟,他向孙老弟借钱,给儿子还高利贷,孙老弟毫不迟疑地就把钱给了他,这钱必须尽快还上。 lcVG<*gf-  
wZ=@0al  
老孙扭过了头,又向着高速路上张望,好像老王大哥的车正在那车流里匆匆驶过。 |+qsO ;  
Ve<f}  
女人从大提包里掏出很多花生、山芋干、大红枣,还有几摞煎饼、几棵大葱。估计这女人一路上就是吃着煎饼卷大葱,寻到了百里滩。女人背过身子,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手绢,打开来,里面有一沓钱,钱都卷毛边儿了,女人羞红着脸小声说,大哥,这是一千二百一十块钱,先还你这么多吧,这是今年卖麦子得的,就这么多。你给我找个事做吧,剩下的钱,我挣了还你。  %\~U>3Q  
Oc5f8uv  
女人留下了。当晚,老孙让出了窝铺,他把窝铺边的箔网摊开,自己像一条挂在网上的大鱼,睡在了窝铺门口。虾没了,也不用半夜起来捞箔,他就在海风中挥手驱赶着蚊虫,瞪着眼瞅了一夜的星星。 #+$ PD`j  
+x<OyjY5?]  
扬水工帮老孙搭起了一个新窝铺,老窝铺枯黄黯淡,新窝铺富有生机,两个窝铺一前一后,像一头老牛领着孩子卧在那里休息。 m[BpV.s  
Z/ L%?zH  
每天老孙搬罾时,女人就帮他把活蹦乱跳的鱼放进虾池,女人很聪明,她买来了很多方便面,高速路堵车时,她就钻进高速路,提着两个大暖壶,把桶面卖掉,又给老孙买来新鲜蔬菜,老孙因为长期吃鱼长的满嘴口疮也都好了。除了搬罾,老孙把箔网全插在了纳潮沟里,每天,上百斤的大小不一的海鲇鱼,被老孙和女人麻利地投放到了养虾的大汪子里,女人手脚利索,很快成了老孙得力的助手。女人还担负起了窝铺的做饭吃菜的任务,连扬水工们都夸这女人能干,饭菜好吃。没多久,女人馇的鱼,不比老孙的手艺差。女人把老孙和扬水工们的脏衣服都承包了,在水门院里的自来水旁洗干净,晾在了拴在两个窝铺间的铁丝上,老孙站在虾池里,回头看到那些被阳光包裹的衣服,像彩旗一样在风里飘,顿时觉得心头甜滋滋的,就像心里也灌满了阳光。 8/;@4^Ux  
t. DnF[  
深秋季节,老孙在虾池里下了一道箔,他想看看鱼的长势。第一次捞箔,他的心怦怦狂跳着,沉甸甸的捞拎端出水面时,老孙傻眼了,里面不仅有肥硕的海鲇鱼,还有十几只一拃长的大虾。老孙寻思,也许是海鲇鱼吃掉了腐败的死虾,清理干净了虾池,有些虾竟然侥幸活了下来。 i`?yi-R&  
!/X>k{  
老孙给女人煮了几只大虾,女人执意与扬水工们分享。他看着女人吃第一只虾时满足的表情,心里像浸满了蜂蜜一样甜。 n(C M)(ozU  
?8;WP&  
天气一天天凉了,老孙插上了更多的箔网。这次,他插的是勾手箔,他告诉女人,这样的箔,像一排人手拉着手,从堤埝这边延伸到堤埝那头儿,这样的勾手箔才可以把汪子里的虾全部置上来,天气再冷一点,虾就潜入水底不爱动弹了,进入冬天,虾就会扎进泥里,死在里面。捞箔时,老孙把捞到的鱼全部扔回汪子,让它们继续憋肥憋粗。 fUZCP*7>  
3sDyB-\&  
十月底的时候,老孙大概卖了一千多斤大虾。捞拎里再也见不到一只虾时,呼啸的西北风光顾了百里滩。 ;Zn&Nc7  
</R@)_'  
捞箔的活儿还远没有结束。每次捞箔,初冬的寒风让老孙哆嗦成了风雨中的芦苇花。捞完两道箔,他就哆嗦着爬上堤埝,点燃一堆干枯的碱蓬。堤埝上那几堆碱蓬,是女人早为他堆好的。火舌钻出蓬松的碱蓬,哗啦啦傻笑的时候,他周围立刻变温暖了,尽管这温暖如此微弱,还是把他周身的寒冷驱赶跑了。 D%6}x^`Qk  
GB,ub*|  
老孙围着火堆将身体不停地转动,前面、后面、侧面,直到暖烘烘的气息让全身由僵硬变灵动。与此同时,他不断向火堆里续加枯草,火堆开始变得膨大,碱蓬燃烧的火苗被北风鼓动,像一张温暖的大手,热烈地爱抚着这寒冷的世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在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8
发帖: 104675
财富: 189913817 鼎币
威望: 81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705 点
在线时间: 11721(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9-03-26
沙发 发表于: 03-17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eZ(o_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206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